第76章一切才刚刚开始

    <content>

    这样的沈曼歌,让他怎么能不怜惜不心疼?他恨不得把世间所有最美好的都捧到她面前。

    他伸手把她抱进怀里,低声道:“曼曼,我们回家。”

    至于这套房子里的东西,陆子安直接叫了个搬家公司,挑出沈曼歌的东西让人搬去了他家。

    很好分辨的,段家人的审美与沈叔他们的审美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

    “那,陆先生,剩下的这些……”搬家公司人员有些迟疑。

    “不用管。”陆子安神情淡漠。

    抱着沈曼歌回到她,她在睡梦依然眉头紧锁,喃喃叫着爸爸妈妈。

    他知道,她叫的是沈叔他们。

    她会时不时惊醒,醒来时需要第一时间看到她的那个箱子,最后陆子安没有办法,只能把箱子擦干净给她放到了床边。

    更多的时候,她只是睁着无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

    陆子安除了陪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在她哭泣的时候,他只能安静地拥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一遍一遍地告诉她,他还在。

    无关友情,无关爱情,无关信念,无关信仰。

    他只是想告诉她,他在这里,她不是一个人。

    时间一晃是整整两天,这两天里,张律师根据沈曼歌的想法,把那套房子卖掉了。

    张律师直接将段光伟和刘桂花告了法庭,以遗弃以及非法侵占的罪名。

    窝里横的段家人吓得半死,一直想来找沈曼歌,却苦于根本联系不到,跟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蹿。

    后来甚至还跑去找学校的老师,可惜他们连沈曼歌在哪所高都不知道,最后跑去找了沈曼歌初部的老师,电话打到陆子安这边来了。

    陆子安烦了,直接找人把大概的事情经过打印了些传单,发到了段家人住的小区里。

    不是喜欢闹吗?不是不要脸面吗?那让世人看看你们的嘴脸吧。

    段家人的嚣张迅速萎了,世界顿时清净了,后续的事情陆子安直接交给了张律师,这些事情他处理起来更有经验,相信他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他把这些事情都跟沈曼歌说了,温柔地道:“所以快点好起来吧,他们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你别太难过了。”

    第三天早晨,他依然起得很早,洗漱完正准备下楼买早餐,听得沈曼歌房间的门打开了。

    沈曼歌虽然面容难掩疲惫,但是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前两天的颓然,她朝他微微一笑:“子安哥,早。”

    “早。”陆子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能挺过来好。

    两人都没有再提段家的事情,仿佛这件事情这样过去了一样。

    只在吃完早餐的时候,沈曼歌很认真地道:“子安哥,我想学服装设计。”

    服装设计?陆子安疑惑地看着她。

    “我妈妈是服装设计师,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造型艺术服装设计师,可惜她没有等到那一天,我想为她完成这个梦想。”沈曼歌神色坚定。

    “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呢?”陆子安温和地道:“这是你的人生,你应该为自己而活。”

    沈曼歌点点头:“我知道的,离高考还有时间,我会好好想清楚的。”

    “嗯,好好考虑清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要轻易做决定。”

    “好。”沈曼歌沉思片刻,用最灿烂的笑容表达了她最深切的谢意:“谢谢你,子安。”

    谢谢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放开我的手。

    陆子安顿了顿,才摸摸她的头:“傻话。”

    确定沈曼歌已经恢复了以后,陆子安也终于有时间将自己的重心放到雕刻了。

    因为那个视频的缘故,这两天有不少记者想采访他,也有几个节目想邀请他去做节目,但是他都拒绝了。

    他现在一心只想做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敦煌展览会在下个月,他该做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够达到自己的目标?

    主办方送来的是一块品质佳的黄花梨,木色金黄而温润,虽然及不紫油梨,但一米长的大料着实少见,足见他们的诚意。

    陆子安并没有急着动手,他在想,在现有的基础,如果技艺要再提升一个层次,他应该怎么做?

    飞天是佛教造型艺术。

    飞天的职能有三:一是礼拜供奉;二为散花施香;三为歌舞伎乐。

    古代匠师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加入许多现实世界的因素,将其对佛的崇敬与供养表现得琳漓尽致。

    他次的木雕反弹琵琶,只有其形而无其神,既然是做大件的木雕,必须考虑到这件作品的艺术境界。

    他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查了很多资料,画了无数线稿,修修改改,每个朝代的飞天的优劣都分析了一遍,最终决定将飞天的造型定在隋朝。

    据史籍记载,隋炀帝特别喜爱飞天,他在宫曾让匠人为其创造“活动飞天”。

    其实很简单,是在大门挂帷幕锦幔,装饰木雕飞天,经过机械传导,飞天可下升腾俯仰,卷动锦幔升,但在当时已经是很难得的技艺创新了。

    而陆子安却想更进一层楼,让那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技艺重现,让世人为之而惊叹而动容。

    他确定好思路,便开始着手做准备。

    隋代敦煌飞天不仅绘制精美,而且色彩斑斓,所以陆子安决定使用荃州漆线雕的工艺,赋予木雕以鲜艳的色彩。

    漆线雕为纯手工制作,相当繁复,首先便需要准备各种原料,如漆线泥的原料包括沥粉、大漆、熟桐油等,还有粉底原料白土、牛骨胶、桐油,以及安金填彩的原料等等。

    在取得他的同意之后,邹凯也带着东西住到了他们的客厅里,二十四小时跟拍。

    直播间则交给了瞿哚哚管理,所以她也住了过来,住在沈曼歌的房间。

    当然,第一道工序是做底胎。

    陆子安打开系统界面,倾尽这些天积累的功勋值,再次兑换了一柄玄光平刀,和镂雕刀交互使用,他的速度顿时提了来。

    飞天基本为原式女性造型,或面相清瘦,身材修长;或丰肌丽质,婀娜多姿,眉宇含情。

    陆子安手的刀所到之处,木料层层分离,以莲花火焰摩尼宝珠为心,一群飞天在天花流云穿行,姿态潇洒不拘于形式。

    或持花,或演奏横笛和笙、或拍鼓,更有反弹琵琶与反弹箜篌穿插在一众手持乐器的伎乐飞天,体态婀娜秀丽,富有韵律感。

    【为什么感觉这次做的很粗糙?大师好像都没做仙女们的衣服。】

    【对,我去过敦煌,里面的壁画都是非常丰韵的,怎么大师的这么瘦。】

    【感觉失真了。】

    【有些的脸还是很还原的,身体嘛,可能大师另有后招?】

    花费了整整五天的时间,陆子安终于将这块大料凿成了粗坯。

    然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