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昆昆仑

    <content>

    叶石锦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酒,这酒度数很高,口味极辣,不过叶石锦不在意,现在算让他喝毒药,估计也没有任何问题。()!

    有点苦恼地揉着太阳穴,脑海始终像是隔了一层薄膜,是让他想不起一些东西。

    接着,叶石锦又听到几个宗门的名字,这些他倒是记得,都是原一带的大型修真宗门,不过听着感觉有点衰败了。

    还有不少宗门的名字他完全没有印象,可能是后来立宗的修真派别。

    天黑了,进来吃饭的修真者越来越多,叶石锦看着相当惊讶,来的修真者实在太多了,不过高手几乎没有,最厉害的也是金丹期,其大部分都是练气期和筑基期,他们才是主力。

    之前听到的消息已经说明了,各大宗门的高手还没有到达。

    算到达了,那些人也不会来这种酒楼吃饭,高手基本都辟谷了,还愿意吃凡人食物的毕竟是少数。

    大堂很快坐满了人,而叶石锦的桌子很醒目了,一人独占一张八人的大桌,由于他并不是真的为了吃东西,而是想要听听各方面的消息,所以一桌子的菜吃得极慢,很悠闲的样子。

    不少修真者在偷看叶石锦,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人是一个修真者,只是什么修为却没有任何人看得明白,也多了一分神秘,一分震慑。

    加叶石锦神情清冷,倒是没有哪个修真者敢来拼桌。

    原本嘈杂的大堂渐渐安静下来,这种无形的气场,算叶石锦竭力压制也没有用,太过突出的外形,让他显得非常特别。

    一壶酒已经喝尽,叶石锦懒散的声音响起:“伙计,再一壶酒!”

    店伙计早发现叶石锦不同寻常,所以更加小心了,陪着笑叫道:“玉壶春……好酒一壶!”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两人,顿时大堂变得更安静了,很显然这两人应该有点地位。

    一老一少,老者佝偻着腰,手里还拄着拐杖,这是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而他身边的少年竟然是一个金丹期高手,很明显这少年人非同一般,叶石锦可以看出,这人的年龄不会超过十五岁。

    这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修真者,前途不可限量。

    老者看到叶石锦,原本低垂的眼皮突然抬起,眼爆出一丝精芒,他发现了叶石锦的不凡,只是吃不准叶石锦的修为,颇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了。

    老者堵在元婴大圆满境界已经很久了,一步踏不出去,将他死死按在大圆满境界,若是再不突破,他的寿元要结束了。

    为此,他对朝仙宗的遗迹充满了期待,希望能够有所发现,有所突破,所以带着宗门最有潜力的弟子来到罗星城,为了寻找一份自己的机缘。

    少年看了一圈,说道:“师伯,没有位置坐了……”

    老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有的,有的!不着急!”

    很显然,少年是第一次出门,似乎对什么都有兴趣,修为虽然高,可看去还是一个孩子。

    叶石锦突然说道:“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拼桌。”

    老者原本注意到了叶石锦,见他说话,立即笑道:“好,谢了啊。”

    然后,他和少年人来到叶石锦这一桌,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老者非常客气,拱手道:“请问你是……”

    叶石锦回答的很简单:“叶锦!”

    他故意去掉了间的字,因为实在不好意思再提以前的名字。

    老者说道:“我是昆仑的孟田,这是赵方渊。”

    赵方渊施礼道:“有礼了!”

    叶石锦道:“坐吧,资质不错,那么小已经结丹了,根基打得也很牢。”他可是标准老前辈的口吻。

    赵方渊盯着叶石锦看,半晌,他说道:“你好像也不大吧,是头发白了……”

    他实在看不出叶石锦哪里特别,也看不出叶石锦的修为,反而感觉像是一个凡人。

    叶石锦呵呵了一声,小孩子还是出门少了,什么话都敢说。

    孟田道:“不好意思,他第一次出门。”

    叶石锦笑道:“都有第一次。”

    其实他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也闯过很多祸,有几次差点被人打死,所以对于赵方渊,倒是没有什么厌恶的感觉。

    赵方渊心里不明白,他的确是太小了,在宗门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很少和人接触,好在他不是骄傲自大的性格,只是好心较重。

    见叶石锦不回答,赵方渊回头问:“师伯,他看去不大啊,我大一点而已……”

    孟田有点无奈道:“别他啊他的,他是前辈,有点礼貌!听着,叫前辈。”

    赵方渊顿时不敢继续质疑了,孟田在宗门的威信很高,所以小家伙有点怕他,有点委屈道:“前辈!”

    周围的人,全都竖着耳朵听三人对话,当叶石锦说到赵方渊那么小结丹时,顿时让很多人震惊不已。

    这里大部分是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修真者,金丹期的都没有几个,然后他们明白了,孟田和叶石锦最少都是元婴期的大高手。

    孟田也没有想到,随便进一座酒楼能遇高手,而且还是他看不懂的高手,心里其实相当警惕,说话特别的客气。

    到了他这种境界层次的高手,行事反而更是谨慎,修炼到现在,他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叶石锦说道:“孟老弟是第一次来罗星城?”

    叫一声孟老弟,绝对是他的客气话了,以孟田的修为和年龄,给他孙子辈身份都不配。

    孟田还没有说话,赵方渊有点火了,少年人脾气大,心里有话藏不住,他觉得叶石锦这一句孟老弟,简直是岂有此理,这是占师伯的便宜,也是占他的便宜!

    猛地站起,赵方渊大声道:“你该叫一声师兄!你太自大了!没礼貌!”

    孟田脸都青了,带一个愣头青出来真心累,这孩子什么都搞不清楚,还以为天老大,师伯老二,他老三。

    叶石锦也很无奈,修真者都是有尊严的,这孩子总是不懂事乱来,他也没有说话,是抬起眼皮盯着他,瞬间,眼银芒闪动。

    赵方渊惨了,他仿佛突然掉入寒潭,好像有无数冰冷的针扎在身,一股恐惧之极的寒意从心底升起,不由自主的,他开始哆嗦起来。

    站都站不住,一屁股跌坐回椅子,那椅子嘎吱乱响,赵方渊不但脸色煞白,而且感觉自己都动不了了。

    孟田要好点,毕竟他是元婴大圆满境界的修真者,可算他实力强,一样也忍不住发寒,瞬间明白了,叶石锦的修为他高太多了。

    “前辈,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当孟田喊出前辈两个字,赵方渊更是吓傻了,这人竟然师伯还要厉害?他心里畏惧到了极点,想要说话却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来。

    叶石锦也是瞪了一眼,然后垂下眼皮,按照他的实力,一根指甲可以弹死这孩子。

    当然,他还不至于因为小孩子说句话杀人,但是得让这孩子知道尊敬长辈,这是必须要做到的,不然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孟田连连拱手,怒喝道:“赵方渊!赶紧道歉!”

    赵方渊哆嗦道:“对……对不起……前……前辈……对不起……”

    没法谈下去了,原本叶石锦还打算探听点消息,现在彻底被小家伙毁掉,他起身扔了一锭银子,摆手道:“算了,以后有缘再会吧。”</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