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三十六章 蛹道(一)

    王旭心里疑窦顿生,恐怕秘宗也并不像外人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他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感受着上面精巧的花纹。

    纪轻柔体内的净血原本就十分精纯,再加上后期法门的习练,恐怕跟傅青叶都不遑多让,差的只是技巧上的运用而已。

    这么小的年纪,以灭师来看,已经可以算是天赋异禀了,以后进入到秘宗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

    但是如果去习练内功的话,岂不是自毁前程,自绝于秘宗门外。

    虽然他不知道傅青叶是什么打算,但是就像他说的,他不会去害纪轻柔。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恐怕秘宗也不是一个善地。

    “傅伯,你放心。”

    王旭果断的答应道。

    傅青叶既然如此吩咐了,想必跟纪仲岳夫妇早就打过招呼,不然也不会找他来辅导纪轻柔习练内功。

    所以他也没必要往这方面多想,尽管答应就是。

    之后傅青叶似乎没有了说话的兴致,神色有些不对。

    王旭便默默起身,先行告辞。

    既然诸事已定,他也就没有必要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如今应该能空出大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完成莫家刀诀的修行了。

    他走到山谷口,接过守卫递过来的马绳,翻身便策马向着滨阳城的方向驶去。

    如今已经将要入春,道路旁边都长起了杂草,虽然只是些不起眼的小草,但是看起来也碧绿透亮,很是喜人。

    王旭策马走到道路分叉口的时候,并没有向着滨阳城而去,而是选了另外一个方向。

    虽然滨阳城也还算是安全,但是知道他住处的人太多了。

    而他早已经备好了一个安全之所,这一点他还是跟费常斌学的,狡兔都还知道三窟,更何况人乎。

    很快,王旭便已经策马到了一处偏僻的山脚下,然后他翻身下马,随手在马身上打了一掌。

    只见黑马长嘶了一声,用比刚才还要快上两三成的速度向着前方极速奔去,很快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灵府的马,有没有人做手脚还真不好说,虽说他自认为在灵府中没有树敌,但是有些时候,真的不好说,所以还是安全为上。

    他看着马奔走之后,这才几个纵跃向着远方而去,直到一个隐蔽的小山谷处才慢慢停下。

    王旭眼神闪了闪,默运寒雾刀诀,在淡淡的雾气遮掩下极为快速的向着山谷中的村落飘去。

    这里是凌源选择驻扎的地方,里面驻扎着四五十个骑兵以及一些普通的村民,安置了部分村民是为了遮掩一二。

    而这间山谷下面有一个小型溶洞,里面他派人探过,只有两个出口,一个就在这处山谷,另外一个则通往一道暗河,再和附近的一条大河相连通,是一处绝佳的藏身之所。

    他几个闪身便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进入到了溶洞中,然后他反手施展了一记小型的‘冰霜绝域’把入口彻底的冻结了起来。

    哪怕是有敌人进来,也能拖延点时间。

    这一系列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他对这个山谷知之甚详的结果。

    如果换一个人,哪怕跟他的武学修为差不多,恐怕想要像这样进来也极为不容易。

    只见不大的溶洞中应有尽有,各种物资一应俱全。

    这些是存下的应急物资,平常用的都是山谷上面仓库的东西。

    溶洞原本是怪石淋漓,但是经过修整之后,已经是一个空洞一样的大空间。

    物资堆在一边,而另外一边则布置了一个静室。

    王旭默默坐在静室上的蒲团上,闭目凝思,调整着自己的精气神,准备当这三者都达到最巅峰的时候,便开始莫家刀诀的修行。

    渐渐地,还有细微呼吸声的空洞又重新恢复到了沉寂当中。

    王旭面色庄肃的端坐在蒲团上,双手默默环扣,一缕缕蓝色的寒雾向着四周弥漫着,将一些感知迟钝的小虫直接冻成一团,泯去了全部的生机。

    不知过了多久。

    王旭默默睁开双眼,一抹深沉的蓝意绽放了出来,久久都难以散去。

    “呼——”

    一股冰寒的气息向着周围吹拂而去。

    朦胧的白色雾气在整个空洞中盘旋着,让一切都看不真切。

    “银!”

    王旭心里默念道。

    银色的半透明边框很快便出现在了他眼前。

    并且就像是知道他心意一般,仅仅浮现出了一个细小的边框,里面漂浮着一行小字。

    ‘莫家刀诀——

    境界:凡,下一层妖(可推演修行)。’

    王旭平静的注视了几秒,然后便不再犹豫,下了决心。

    一瞬间,他体内所有的存在之力都消耗一空,空荡荡的感觉让其极为难受,可是还没等王旭松口气。

    他体内几乎要溢出的寒雾刀力也快速的流逝着,很快便消失一空,然后就连散发到空洞当中的白色雾气也被重新吸回体内。

    当王旭体内任何力量都荡然无存的时候,轰然炸响。

    从他胸腹当中涌现出一股极为稀薄的黑色雾气,很快便弥漫到了他全身上下,就连他的视野都被染成了黑色。

    熊熊燃烧的火焰遮天蔽日。

    股股黑烟汇聚在一起,把鲜红的火焰染成了黑色。

    恶臭味几乎成了这里的常态,因为到处都是腐烂的残尸,呆滞的面孔,以及冰冷的刀兵。

    人间地狱莫过如是,相较之下,哪怕是边疆的劳营都像是天堂一样。

    幽幽的风吹着,却驱散不了任何东西。

    两具模糊不清的身影静静的伫立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站在天堂,俯视着脚下的地狱,漠然无语。

    “忧,你什么时候对食粮感兴趣了。”

    其中一具身影仅仅看了几眼后,便挪开了视线。

    哪怕是食粮,也分为好看与不好看的,美味与不美味的。

    他也是有挑选要求的,脚下的这堆垃圾连食粮都不配,只是一堆肥料而已。

    也只有这个罪恶的世界才会选择吞噬,毕竟它是如此的来者不拒。

    名为忧的身影依然静静地看着,默默无言。

    “忧?你不会想起为人时的记忆了吧。”

    似乎极爱说话的身影扭曲了起来,一股股黑色的波动向着周围快速闪去,很快,下方的一堆堆呆滞的面孔便消失不见。

    “果然,连味道都没有,真是让人倒胃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