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捌壹·朦胧降气结叁朱英

    等谭芷檬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众人都知道了其的缘由,对她自然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品書網 苏郡格颇有些难为情,可到底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人。飞醋白吃了,她也要认倒霉。

    齐昱在桌下握住苏郡格手,却被别扭的用力甩开。苏郡格面色微微一红,林承看在眼里,是忧是喜,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林承默默地站起身来,伸手去摸口袋里的烟盒,然后悄悄开门出去,在走廊站着,看着窗外的风景。飞檐斗拱,雕梁画栋里窝着白雪,一派的古香古色还透着灵秀和温婉。

    只是这样的美景,林承一眼都看不下去,想想里面围坐一桌的人,而今都是核心人物。至于核心话题,自始至终都围绕在而今的这场战争。

    他当然也想参与这个话题,可先现在他的整个心思都围在苏郡格的身,对当下局势丝毫没有心情。

    出现在北平也不是什么凑巧的事情,得知苏郡格回国,他想来看看,可是战事吃紧,到处都是打仗的攻防设施,

    铁路线也断了好几条。兜兜转转,也是等苏郡格都从山东回来了,林承这才赶到北平。

    幸好提前把夏小翠安排到了北平,一直跟在苏郡格的身边,要不然,谢景居一定会得逞的。

    齐昱说是对苏郡格放手,可转眼把谭芷檬给拉来跟苏郡格解释他们假结婚的事情,而且没有想到的是谭芷檬竟然在预期与结婚之前

    已经剃发。

    这真是大感意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看那个样子跟乔隽瑾差不多,都跟长不大似的小孩一样。

    除了顶着一个谭家大小姐的名号,毫无亮点,能这么舍身取义的帮齐昱和苏郡格,用叹为观止四个字应该也是不过分了。

    一根烟在林承的手里来来回回,下下的敲了很久,本不该心存侥幸,

    认为一别两宽,各自为安,可是一看到她身不由己,忍不住这份心,才是关键。

    齐昱告诉他,要将苏郡格托付给他来照顾的时候,他内心里竟然那样的激动,后来才觉得这算不算是施舍?

    那个被林嫣形容眼睛长在头顶的哥哥,而今需要别人的主动让路,自己才能有这样的机会位。

    只要齐昱在一天,林承没有任何的机会,说他没有记恨过齐昱,他自己都不承认。

    可是他又不是谢景居那样的人,得不到的要毁灭。

    苏郡格……她太好了,舍不得让自己下这样的狠手,除非自己也一同殒灭。

    林承自认为他算得大大咧咧的星河,很多事会去太计较,自己也不怎么放心,可是这回他却真的计较了。

    真的觉得有点被齐昱坑了的感觉,心里不舒服,毛躁得让自己坐立不安,连烟都不想好好抽一颗了。

    说白了,他失望了,觉得苏郡格这回又要回到齐昱的身边,他又被剔除在外,心里空落落的,现在是身体发冷,站着都觉得腿软,乏累。

    “邓松,定明天的火车票,回海。”

    突然听到林承开口说话,邓松可被吓了一跳,他正愁着看林承脸色不对,怎么开解,这会儿林承发话了,虽然一惊可是总算放心了,听林承说话的语气正常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是,堂主,我马去办。”邓松转身要走,却见到了齐昱走了过来。

    “等等再去。”齐昱拦住邓松,“我跟你们堂主有话说,你先下去吧,不叫你不用过来。”

    “来,借我一根抽一下。”齐昱毫不客气直接拿过来林承手里的烟盒,从里面出来一根烟,夹在手指间,手伸到口袋里掏出火柴,给林承和自己都点烟,再给林承塞进他嘴里。

    林承恨恨的把烟从嘴里揪了出来,冷冷的看着齐昱那故作悠然自得的模样,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齐昱还能这么的不要脸,一脸不屑又把烟塞进嘴里,干脆不搭理他。

    “郡格还是要跟你去海,北平这边不能待。到了海,你全权负责她的行程,一定确保她的安全。”齐昱幽幽然的吐着烟圈跟林承说。

    “我是有家室的人,为什么要确保别人的老婆安全,有伤风化吧。”林承竟然这个时候跟齐昱拧巴了。

    “你!”齐昱被堵的一句话都没有,瞪着林承,烟灰都落到了军装,差点给燎出一个窟窿。

    齐昱没好气的把身的烟灰赶紧用手,扫了扫,“我给说,林承,你别不识抬举啊,我把苏郡格交给你,那是我对你的信任……”

    “他不愿意,我负责!”齐昱的话被安楚辰强行打断。

    这回一下热闹了,三个人终于聚到了一起。

    “海那边我们安家的船还是有的,再不行坐飞机。美国人我认识几个,飞机票还算是好到手。”安楚辰将他的有利条件都讲了出来。

    齐昱掂量了一下,没有立马反驳,可是他的犹豫一下看出来了对安楚辰的不信任。不过,还有用得着的地方,所以不用这么快否定他。不管他是为的安家,还是真心为的苏郡格。

    谭芷檬说,从燕宗岳那边得来的消息,江孝全已经知道苏郡格手里的大把的财富,什么时候人都不会跟钱过不去的。他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有心想打苏郡格的主意。

    不过至于怎么打苏郡格的主意,这还要且看下了。

    谢景居敢对苏郡格下手,恐怕他是背着江孝全的,明知道苏郡格手里握着泼天的财富,却还敢这般无耻,他得到了苏郡格单纯出于自己的报复心,可是却一下会毁了江孝全的计划,这么看来,如若江孝全知道了谢景居的举动,恐怕也不会让他好过。这么看来,与其自己动手跟江孝全结下梁子,还不如让江孝全去结果了他。

    只是,要是谢景居没了,赵衡辉和织田御香那边少了牵制……

    这么想来,幸好林承没有弄死他,要不然北方这一战还真不好打了。齐昱抿嘴一笑,计心来,利用一下谢景居也是未尝不可啊。想到这里,齐昱更是对安楚辰宽容了不少,安家毕竟在北平还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的,打仗不是不能缺这两样?再加谢景居的情报,章戍州的接应,这回应该还是有胜算的。

    林承眼看着这两个人一搭一唱还真是热闹,而且安楚辰急于表现,看来他对苏郡格还是贼心不死,可是齐昱的态度晦暗不明,这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

    可是自己刚刚跟齐昱别扭完,这会儿这么认输了,也真是太丢人了。

    他干脆不吭声,看齐昱怎么说。

    “既然有安兄帮衬,那真是多谢了。”齐昱的客气一看特别假,“不过还是要看郡格的想法,毕竟我还是要留在北平。”

    然后齐昱再扯点别的话题,赶紧把这事搪塞了过去,现在的时局,随便提出一点来都能聊三天三夜。

    林承心想:知道他会拿苏郡格做托词,这齐昱也真是怪了,刚刚托付自己照顾苏郡格,甚至还有些倒贴的意思,怎么这会儿安楚辰主动说是照顾苏郡格,他却不同意了?

    这么论起来,安楚辰对苏郡格也是实心实意,怎么不愿意把人交给他呢?

    远远的看到了苏郡格跟谭芷檬一路走了过来,三个人此打住了所有的话题。

    男人之间的话题,他们女人还是少知道的好,免得多想又担心。

    安楚辰走在前头,齐昱故意拽了一把林承,两个人放慢了一些脚步,齐昱低声给林承说:“苏郡格你照顾也得照顾,不照顾也得照顾,你听明白了吗?林承,别让我轻看了你。”

    “怎么非得是我?不是安楚辰?”林承斜了他一眼。

    “他不是你,他在安家说了不算,不像你,一言堂是你当家做主。”齐昱甩开步子,把林承一个人扔在后面。

    林承嘿然一笑,他对自己倒是很了解。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