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5章 可否再战

    “各位旅客你们好!本次列车已到达终点站恒山县,请所有旅客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包裹,做好下车准备,祝您旅途愉快。”

    “到家了。”叶水喃喃道,紧了紧身上简单的双肩背包,随着稀疏的人流往外走去,眼睛四处观望着,好像要把所看到的一切都收到脑海里。

    虽说游子归乡情更怯,可小镇永远是小镇,这里的一切都没变,站台依旧朴素简单,人们依旧淳朴热情,青山依旧是青山,绿水依旧是绿水,就像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样,这里的一切都努力保持着你记忆中的样子。

    “我回来了。”叶水又喃喃的说道,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二十载的岁月,还有出征lpl赛场时的一幕幕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当时是五个人满怀壮志,现在却只有他自己,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一句诗:“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

    突然,一阵熟悉的话语打断了叶水的思绪。

    “大爷,需要帮你搬行李吗?您这一大袋子是被褥吧。。。”

    “大娘,看你包裹挺沉的,我帮您搬吧。钱?您看着给就行,一块也行,不给也行。。。”

    叶水转头望去,看到的那道身影是一个憨厚汉子,穿着一件已经看不清衣服本色的满是污垢的大衣,脚上穿着一双七八十年代的军绿色胶鞋,正在把一个近百斤的大麻袋轻松的抗在肩上,另一只手扶着一位大娘往出租车旁走去。

    叶水不由得红了眼眶,因为这熟悉的声音和如山般背影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里。他没有说话,在后面静静的跟着,静静的看着汉子把大娘小心的扶到出租车上,再把行李轻轻的放在后备箱里。

    “不用不用,大娘您给一块就中了,五块太多了。”汉子看到大娘递过来的钱,憨笑着连连摆手,又从怀里小心的掏出一个塑料袋,数出四张一块的递到大娘手里,直到出租车走远,汉子才转身,紧接着愣住了。

    叶水就在他的身后,眼眶红红的,脸上却带着微笑。

    “叶仔!”汉子呼喊一声,脸色满是爽朗的笑意。

    “山哥!”叶水也大叫着,大步向前走去。

    两只手重重的握在一起,久别重逢,兄弟两人都深深的凝视着对方,热泪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有人说过,只有经历过太多人生风雨的人,才能知道别离重逢后的珍贵,而共患难之后,更能体会到。

    “这个时候学校还没放假吧,你咋想起回来啦?”山哥顺手摘下叶水身上的背包,笑呵呵的问道。

    “因为。。。”叶水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在学校里获得了冠军拿到了奖金,还是该说打算重组战队的事。

    “不管啦,总之回来就好。”山哥明显看出了他的犹豫,大手一挥,大笑道:“走,今天咱们一定要喝个痛快!”

    叶水点点头,他始终不是很敢面对山哥那诚挚的眼神,因为那次事后,山哥母亲的离世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

    叶水跟着盖山来到一家饭店门口,说是饭店,其实就是由几片彩钢瓦搭建起来的简易棚房,几张掉漆的桌子摆在坑洼不平的泥地上,还有很多马札杂乱无章的随意放着。这种小店在三四线小城市的火车站十分常见,因为这里面的消费十分符合在附近打工的苦力人,况且舟车劳顿的人们也可以在这里面喝一碗热汤。

    “大山,今天这么早就收工啊。”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店老板笑呵呵的招呼道。

    “是啊。因为今天俺兄弟回来了。”盖山拍着叶水的肩膀笑道。

    “那今天咱这好酒好菜可得管足了,吃饱了不想家。你大娘刚煮的猪头肉,我马上给你们呈啊。”店老板边说着边忙活着。

    “好嘞。”山哥爽朗的笑着,招呼着叶水坐下。

    “山哥。。。”叶水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过去。

    盖山感受到手上的沉甸甸,疑惑的看了叶水一眼,顺手打看一开,骇然道:“叶仔,你去哪弄这么多钱?”

    信封里足足有十万块,“青春杯”冠军奖励的十五万除了被叶水强制分给白溪等人的钱,剩下的全在这里了。

    “这是我在学校比赛的奖金。”叶水笑着说道。

    盖山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的把钱包好,紧接着扯过叶水的双肩背包,谨慎的把钱放在书包内部的夹层内,还不放心的用手拍了拍。等做完这一切,才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叶仔,但这钱我不能拿。”

    “但是。。。”叶水还要说什么,却被盖山抬手打断了。

    “我现在车站上每天能挣70多。车站活少的时候,我就去咱家西边的林场装木材,一天也能有上百的收入。”山哥拧开一**酒,给叶水倒满,接着说道:“还有你霞嫂子在山上种了些白菜,够吃的,也能卖一些。”

    叶水叹了口气,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sb的每个人都不会把钱看得太重。

    一大盆冒着热气的猪头肉很快就端了上来,还有炒土豆丝、白菜炖豆腐这些家常小菜,本来寒冷的天,也好像因为这桌热腾腾的菜温暖起来。

    “king从那天后和我道别说要去大城市,但具体去哪他没有告诉我,所以king那小子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两人又聊到了3k、小十一和king身上,唯有king还不知所踪。

    “唉。。。”叶水叹了一口气,他觉着今天的酒明显有些苦涩。

    “叶仔”盖山仰头灌下一大口酒,说道:“其实在你告诉我找到阿力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为什么回来了。”

    叶水看着他。

    “你的心意我都知道。虽然咱现在已经不常玩lol了,但还是会关注到那些赛事的。城市英雄争霸赛快开始了吧。”盖山又灌下一大口酒说道。

    叶水点点头,眼里闪出光芒。

    盖山突然叹了一口气,目光望着远处巍巍的青山,慢慢说道:“叶仔,你看到那一大片山没有?”

    叶水错愕的转头望去,他不知道盖山想要说什么,那片山看起来平淡无奇,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盖山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酒,说道:“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再过半个月,大雪就会封山,到时候我会去山上砍些枯枝当柴火去镇上买。等到了春天,你霞嫂子就会在山上种些油菜,夏天的时候还能摘些野果到镇上换些米回来,每一年都是这样。”

    叶水没有说话,静静的注视着他。

    “人,其实就和山一样,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要干的事。你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可以不顾一切。但是再之后,你就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了。就像lol这个游戏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它总是要更新的,s8赛季马上就要来了,就像一个新游戏一样,等着更新的人去开发。”山哥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我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了,我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很好,也很安心。”

    叶水忽然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盖山是他在社会上打工时认识的大哥,再之后的日子里也是他教会盖山玩lol的,盖山也与他一样,对lol有着过人的天赋,可是那又如何,像他这样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注定要与黄土打着交道,他本就是个很平凡的人,随着sb去参加lpl也许只能是他生命中留下的唯一美好回忆。叶水知道,。他们都一样,他们本应该是一个很平凡很平凡的普通人,过着平凡的日子,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斗转星移,生老病死。但命运会造就你的不平凡,而最终也会让你回归平凡,只不过他已回归平凡的众生中去了,而自己却仍然在人生的旋涡中坚持着。

    叶水叹了口气,目光望向远方。五人再征战,真的只能是回忆了吗?只是,这回忆中不平凡的经历中有些东西注定是难忘的,是令人无法割舍的,也许就是那从初学者到lpl一路走过的日子,也许就是兄弟五人一起吃苦的日子,也许就是五人站在最高殿堂上拥抱的幻想。

    叶水仰头灌下一大口酒,轻轻的叹息着。

    盖山拍了拍叶水的肩膀,眼眶也有些红,他从来不会拒绝自己兄弟的任何一个要求,但如果是为他们好呢?

    “咱知道,就算没有我,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夺冠的。”盖山说道。

    叶水笑了笑,说道:“没有你,sb等于少了支胳膊。”

    盖山摇摇头,说道:“咱不行了,说起打游戏,感觉从北京回来后,反应一天不如一天了,前些天去县城里,咱还悄悄找了个小网吧玩了两把,你猜怎的?”

    “怎样?”叶水抬头问道。

    盖山大笑道:“咱打匹配,白银分段的,战绩3-12。还被队友骂了。”

    叶水也笑了,但他的笑容满是苦涩,他知道,自从山哥的母亲过世后,他就一下子变了很多,苍老了很多。

    如果说一个战队有两种风格的话,无非是刚猛或者灵活。在17年的lpl上,最能体现sb战队刚猛一面的人就是盖山和3k,上单刚猛显而易见,但盖山是打ad位的,本该是以灵巧为基础的一个位置却被他演绎出了别样的风格,哪怕在对阵以“钢铁战车”为名的ml的下路时,也丝毫不弱下风,甚至取得了很大的优势,在赛后,人们对他的ad有个很确切的称呼——“人间大炮”。

    但现在,曾经在赛场上威猛得像个天神一样的sb|sea竟然沦落成为打白银局3-12的普通人了,这话要是被曾经被sb斩落马下的战队知道,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

    好半天,两人开始大笑,并且一杯杯往肚子里灌酒。不知不觉中,两人的眼眶都有些湿润,那些辛酸的往事,那坎坷的命运,只有在天地变得空灵的这一刻才显得那么清晰,那么伤感。

    “叶仔,如果真的决定了,那就一定要夺冠那。”盖山把酒**里的最后一点酒均匀的倒在两人杯里。

    “好。”叶水捧起,一饮而尽。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