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人四偶二

    “操你大爷!”老四大喊了一声别跑就追了上去。可是一出屋子就不见了人偶的踪迹,这是跑哪去了,老四紧张的小心辨别着地上的蛛丝马迹,很显然,地上有白色粉末的痕迹,这是被老四的舌尖血划掉一部分鬼气的结果。

    老四顺着白色的粉末向屋门口处寻去,路过一面老旧的换衣镜子时,忽然发现镜子中的时间和现实似乎不太一样,他歪着脑袋站在镜子前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

    “我还是我,”他仔细的辨认着,“那是沙发,那是地板,诶呀我操!”老四探着脑袋惊讶的盯着面前的镜子,镜子中的屋子拐角分明有一个人影,可是当他慌忙扭头看时,现实中的那个地方却实实在在的啥也没有。老四就地就蒙圈了,当他刚想去实地考察一番时,只见镜子中的那个人影动了,看渐渐露出的衣装打扮那是很眼熟的,似乎是李世东!

    没错,李世东身体悬在空中渐渐的向后退着,极其的诡异,老四拼命的敲击着玻璃,但是李世东似乎时听不见,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李世东的脖子处掐着一只手,正是这只手举起了李世东,这只手老四也是非常熟悉的,当这个人型慢慢显露出来的时候,老四下巴都要惊掉了,因为掐着李世东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更诡异的是,这个镜子中老四的脸不是别人,正是两个人偶中的另外一个,“这是他妈的玩的什么套路!”老四惊讶的楠楠自语。

    “东子!东子!”老四拼命的砸着玻璃,可是这面玻璃似乎是非常的结实,就像是被钢化过一样,镜子中的李世东正拼命的反抗着,手中的黄符就像人造小太阳一样闪着金色的光芒,只见他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是念完了咒语,抓住人偶的手狠命的向外一掰,人偶的手一下折断成了两半,这是听不见声音的,但是老四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手被折成了两半,还是打了一个寒战,只见李世东大师兄附身了一般对镜子中的老四一顿拳打脚踢,那画面简直惨不忍睹啊,镜子外的老四捂起了眼睛,虽然打的不是真实的自己,但是看着也够惊心动魄的。李世东最后一招来了一招穿心腿把人偶踢到在地,只见人偶倒地处飘起一阵白烟,就和浇了硫酸一样,人偶瞬时间不见了踪迹。

    老四又试着敲了敲玻璃,喊了几声,甚至抄起凳子朝镜子砸去,可是都没有任何的效果,李世东似乎还是听不见,只是一味的到处寻找,也不知道是要找点啥,最后径直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老四这叫一个郁闷啊,这是什么情况他不得而知,现在似乎作什么都是徒劳的,只能暂时作罢,既然在这里没什么办法,索性也学李世东一样出去找找办法呢,想到这,老四拍了拍屁股也径直朝门外走去。

    门外的世界和之前一样,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老四围着屋子绕了一圈,也没找到李世东,更可恨的是连打伤的人偶散落的白色粉末也不见了,但是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房子的前面和后面,左边和右边构造是一摸一样的,连门甚至于向内望去的家具设施都是相同的,这个叫老四费解了好一阵,你要说门一样有情可原,可是从任何视角向门里面望去家具的摆设都是一摸一样的就太奇怪了,他不断的绕着房子转圈,不断的从各个角度向屋子内部看,都是一摸一样的,似乎他只在一个方向原地踏步一样,似乎就没有离开过某一个方向一般。

    “我操!阵他妈邪门!”老四这几圈转的把自己累的像狗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带喘。

    忽然他想起了一个好办法,他从地上拿起了一根树枝,直直的插在了地上,然后站起来继续绕着房子转,当他的感官感觉到已经到了房子的相邻直角面时,他赫然的发现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立着一根同样的树枝,他又继续的向其他的两个方向跑去,结构都是一样,在四个地方的同样的位置都赫然立着同样的树枝,“我操!看来我是他妈的没动啊,还是有人和我做了同样的动作呢?”

    老四又噗嗤一下坐在地上,开始了苦苦的思索。

    他试着往来时的路走,可是怎么都找不到来时的小路了,而且就算走进附近的密林不论从哪个方向前进最后都会回到这个房子前面,看来想要从这个房子出去是完全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前进,一层不行那就上二层,除了这个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老四决定继续前进,可是刚从地上站起来,就听见背后有动静,他急忙回头观瞧,只见一个身影嗖的一下躲进了密林深处,老四赶紧紧追了两步,可是却什么也没发现,可是当他转过身要要走回老旧房子的时候,人偶出现了,而且是正在他的背后和他脸贴着脸,老四吓的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跌坐在草丛中,人偶哈哈大笑,阴阳怪气的说:“怎么,找不到路了?你没有别的选择了,快把你新鲜的心脏掏出来奉献给公主殿下,这无上的荣光你应该去珍惜,”只见人偶眯起了双眼,似乎非常的享受,“当公主的恩典降临的时候,你将会是第一个超脱的灵魂,快来吧,和我一起回家,快奉献出你的生命吧!”

    人偶一步一步的逼近了老四,老四心里恐惧异常,可是这个恐惧到了一定的境地就会变成一种愤怒,就就是医学术语中说的“出离”,当摸一种情绪最大化的时候,就会出离成另外一种情感,而且这种情感的波动性会非常的大,老四现在就是这样,愤怒已经占据了他浑身上下各个细胞,只听他颤抖着声音喊:“去你妈的公主!公主你大爷啊!就算老子是王子,也不会把心脏给你们那个什么公主,你做梦去吧!”老四一遍说着,一遍凝聚浑身的力量准备最后一搏,“看我不喷死你!”他发恨的一下子咬破了舌尖,猛的一蹦老高,一口鲜血朝着人偶的脸就喷了下去,正正好好的喷了对方一脸,只见人偶用双手捂住了面部,似乎是非常的痛苦,凄厉的惨叫着,脸上不断的冒着白烟,跟拿硫酸泼了一样,不断痛苦的后退,最后痛苦的跌倒在地上,没有动静了。

    老四今天喷了不知道有多少的血了,再加上没得到休息,这会儿已经是头昏脑胀了,可是当他强支撑身子站起来去看倒地的人偶时,他只能嘴角含血的又骂了一句娘,因为地上剩下的只有一套和李世东一摸一样的衣服了,而人偶已经消失的不见了踪影,这是死了还是跑了,要说是死了,中国有句老话说的话,叫“死要见尸”,这尸体都没看见,看来还不能掉以轻心啊,万一是还活着,现在都这样逼样了,还能在再坚持一个回合吗,钥匙偷袭的话拿更是防不胜防啊。老四最后决定还是继续向楼上去,不管人偶想是死是活,继续前进总是正确的做法,总不能坐以待毙不是。

    可是正当老四晃晃悠悠站起来,准备往前走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阵阴风袭来,他心里一惊,连忙向左面躲闪,可是一惊来不及了,他的一只脚踝被一只手狠命的攥着了,而且脚踝处传来了阵阵的凉意,似乎是被铁链锁住的感觉一摸一样,紧接著一阵天旋地站,老四被倒着提了起来,眼前是两条极细的金属坐的腿,夸张的圆滚滚的金属身体和安着滚轮的脚和之前在小屋子里见到的做工精良的人偶是一摸一样的,老四艰难的低头一望,只见人偶恐怖的金属脸正阴森森的看着自己。声音阴冷的说:你真是不识好歹,既然这样,我就自己拿你的心脏献给公主了,你也不再会享受到荣耀了!”说着握着老四脚踝的手开始慢慢的攥紧,力量一点一点的加大,老四像杀猪一样痛苦的吼叫,只听“咔嚓”一声,老四知道这是骨头裂开的声音,滚滚袭来的剧痛让他的冷汗像下雨一样哗哗的淌,伴随骨裂的声音,老四开始渐渐的失去了意识,朦胧中他只看到人偶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见到朝他心脏处刺去,寒气逼人,煞气也想洪水一般袭来,“完了,看来要逼李世东先回阴间去了,”老四朦胧的意识开始渐渐散去,最后眼前只剩下了彻底的,无边无际的黑暗。

    话分两头,李世东在刚刚受到人偶攻击的时候和老四的境遇是一摸一样的,地上蹲着老四,可是一回头是人偶的脸,可是他相对来讲遭遇就好的多了,他还是有点本事的,老四看见他把人偶灭掉那是真实发生的,只是这两个人似乎是都看不见对方,就像在不同的空间一样。

    李世东灭掉人偶之后也遭遇了和老四一样的难题,就是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房子所在范围,但是不一样的是,他的心思要比老四缜密一些,他分析之后得出了几个结论:

    第一,他早就发现自己被人关在了什么地方,或者说是什么空间,因为这个空间明显是不具备时间的性质的,没有日出,也一样不会有日落,这个房子四个方向都是一样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房子和这个空间是二维的,说白了眼前的房子就像一个小孩子画在纸上的一样,你永远只能在纸上行走,压根儿出不去纸外面,但是只要能出去纸外面了也就是说就打破了这个幻境。

    第二,现在是个三位空间的静止版,李世东记得之前看过一个纪录片,讲过这个,解释一下就是,这个地方的空间是静止的,而时间是片状的,既然你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概念,那就是说这个房子的四面八方的时间是按照照片的样式呈现给你的,你看到的北面是一分钟前的房子正门,而南面就是二分钟前的房子的正门,东西两侧均是这个道理。

    似乎只有这两点才能解释的通,但是要怎么样出去,也是一个问题,先说解决第一种,李世东记得纪录片中讲过,要想打破二维度的空间变成三维度,就必须找到一个点,说白了就是一张假设现在在一张白纸上,有了长和宽,就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一脚踢出去,让他有高度才可以。那么如果是第二种呢,有长宽高了,而且还有了物质的时间,那就是四维空间,穿梭四维空间到三维空间去的话,也是找到一个点,这就是科学讲的”虫洞”,只要找到虫洞就会打破这个“限制”的概念。

    总的结论就是要找到一个对的点,这个点或许是某种东西,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李世东在屋子里里外外来回的找,最后发现了老四之前看到的镜子。要说镜子这种东西是很神奇的,无论古今中外的传说中,镜子都是穿梭阴阳两界,打破时间和空间的法器。中国有镜子可以藏鬼的说法,也有镜子可以通往幽冥的传闻,更有深夜不找镜子的习惯,国外也有拿镜子驱邪的习惯,甚至血腥玛丽都可以从镜子中被召唤出来。

    李世东坐在镜子镜子前面手掐仙人指路符咒,念起了咒语,光芒闪过后,符咒飘飘忽忽的朝镜子贴了过去,与以往不一样的是,这张符咒在接触镜子的一瞬间“嘭”的一声爆炸了,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奇怪的是镜子被振的泛起了一阵阵的水波纹,李世东暗暗高兴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赶紧试着伸手触摸镜子,果然手能够伸进去了,他尝试迈进一条腿,确定没有阻碍后,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从镜子中出来的世界和进去的世界是一摸一样的,只是李世东听到了门外有声音,当他跑出去的时候正看到老四被捏碎了脚踝骨,人偶拿刀子刺向他心脏的时候。李世东眼见不好,一边慌忙的跑过去,一边启动六丁符咒。在刀子刚刚刺进老四心口的时候,李世东使劲浑身力气的一拳也到了人偶近前,只听“轰隆”一声,人偶被击飞出去好几米远,就像一堆垃圾一样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冒着白烟渐渐消失不见了,而李世东急忙扶起了老四,一探鼻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看来人没死,只是晕死过去了,又看了看老四的脚踝,心里惆怅万分,案子念叨:“你这个金刚不坏的身体,如果不出现奇迹,看来下半辈子这能做残疾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