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还一是炊事班吧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还是炊事班吧

    终于所有的测评都结束了,不过看那三位的样子应该早忘记记录了,不过从周围观众的样子完全可以判断,我的测评结果应该还不赖。

    二排长是最先回过神来的,他推了推连长和一排长,这俩人才恢复了正常,当他们看见我静静地站在那的时候,才意识到刚才他们什么都没做,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的表现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

    一排长率先开口对连长说道:“连长,这兵我要了,你可不能给别人啊!”

    二排长轻哼了一声然后对连长说道:“不行啊,刚才是这个家伙主动提出不要军二代的,现在反悔来不及了,连长这兵我定下了,一排里可都是骁勇之辈,我们二排战斗力一排差了些许,正好用他来补齐,现在国家讲的是均衡发展,经济是这样,部队更应该如此。”

    本来以为我是个烫手的山芋谁都不愿意要,连长还得豁出自己的老脸把我强塞给他们其之一,可现在我摇身一变成了香饽饽谁都想占为己有,这一刻连长甚至在庆幸,庆幸营长只喊了他一个,要不然这个宝贝得全营的人来抢了。

    现在两位排长你争我夺的,连长倒拿起了谱,同时也把祸水给引离了自己:“这个现在我说了不算,毕竟解瑞龙同志身份特殊,所以还是让他自己选择去哪个排吧。”

    还没等一排长反应过来,二排长便来到了我的身旁,他笑容满面地对我说道:“解瑞龙是吧,只要你来我们排,我给你个班长当当,还有分发到排里的武器我先可你挑,你挑最新的最好的用。”

    这会儿一排长也反映了过来,他将二排长挤到一旁然后满脸谄媚地对我说道:“看看他一点诚意都没有,给个班长,这样只要你来我这儿,只要是我能定的职位随你挑,同时我管辖下的这些人随你调动,另外二排长许给你的东西我一样不少同样全部应下。”

    看着他们两个在那争,连长抱着肩膀在那看着热闹,而我则被他们争得有些心烦,虽然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但他们的做法我很不认同,都是人民的子弟兵在谁手下不都是一样的嘛,难道去了一排不会帮着二排阻击敌人了,还是去了二排不理会一排的生死了。

    “连长能不能带我到炊事班去看看?”我没有过多地去理会两个已经争得有些面红耳赤的排长而是径直走向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连长。

    炊事班这三个字从我口说出,立马让这三位带队主官心里是一抖,一排长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去看看咱们英日常的伙食问题啊,这个你大可放心,虽然咱们是维和部队,但伙食一点都不会差,做饭的炊事兵每个都有几道拿手菜,虽说不饭店的大师傅吧,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难得的两位排长站在了统一战线:“咱们食堂都是管饱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吃的问题。”

    见我没有动摇的意思,连长叹声说道:“你跟我来吧!”

    说完他转身便朝着操场另一个方向走去了,两位排长见状快步到连长身边小声地嘀咕了起来。

    训练场的那些士兵由于纪律原因便没能跟,否则保不齐这炊事班在非开饭时间也会热闹非凡。

    由于这是借用的营地,所以厨房的陈设什么的并没有什么看头,当然我也不是为了这个来的,我的真正目的其实是炊事班的这些战士。

    此刻他们正在准备午餐,十好几个人在那忙活着各种不同的工作,虽然可以说是井然有序,但距离我的预期值还要差很多,他们这样的水准根本进不了我们东北虎的后厨更别说我们东北虎炊事班了。

    见我频频摇头,两位排长连忙开口道:“你看看,我们说吧,这炊事班哪有什么好看的,要看还得看训练场的那些常规士兵,你看看他们的武器配备看看他们的战斗素质。”

    “难道炊事班里的兵不是兵了吗,难道炊事班里的兵不能打仗吗?”我笑着问向两位排长。

    我的质问直接把两位排长大人给问没电了,不过还好有连长大人解围:“都是兵,只不过工作性质和侧重点不同罢了,炊事班更多的是管后勤,真正冲锋陷阵的还要数作战部队。”

    对于连长的回答我再次发出疑问:“那依您意思是,炊事班的兵不会打仗不能杀敌喽?”

    连长看了看我有些不解地问道:“阵杀敌这不是作战部队的事情吗,虽然炊事班的战士也都经过了各项训练,但其本职工作还是后勤保障,所以我不大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样吧,你的这些作战部队我也不去了,本来你们不想把我往后勤部队甚至职岗位安排吗,那我随你们的愿,扎根在炊事班了!”我很是平静地对一连二排三人说道。

    “啥,你要留在炊事班?”一排长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留这儿干啥,炒菜吗,还是为了向我们证明厨子也能阵杀敌?”二排长张大了嘴巴问道。

    “不行,绝对不行,把你放在炊事班不瞎了吗,这要是让营长知道非得撸了我不可。”连长此刻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要说反应最大的还要数炊事班的那位班长,之前忙活的时候没看到这边的情况,忙活完了他也凑了过来,或多或少听到了我们四个的谈话。

    “这可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你这样的高水准的作战人员怎么能窝在我们这儿,那岂不是屈才了,而且打仗你行,可我们这烧火做饭的活你可不一定能干的了啊。”炊事班长也看出那三位带队主官的想法了,于是赶忙帮衬着把我往外推。

    “我要是说我在炊事班干过,你们是不是很意外,可我干了还不止一年。”我笑着对他们几人说道。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