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 4章 洪荒作者

    闻先顾近几年受到高层的赞助,一直作为华夏的代表活跃在国际的画坛上,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华夏的山水墨画也因此数次被刊登上头条,闻先顾三个字的含金量也是水涨船高,受人吹捧。

    这次来国,原本也是单独展览国画,没有任何抨击当地美术的意思。

    可事情定下来的半个月后,国官方却是强行将比昂加了进来,将一场单纯的展览会变成了充满火药味的国际展览。

    而且就在本国的名气而言,闻先顾已经是华夏国顶尖的国画大师,而比昂却只能算是个中流角色,将两方作品摆到台面上比较,不仅仅是抬高了比昂的身价,也是贬低了闻先顾的水准。

    这会儿闻先顾不打算计较,比昂却是单方面先发动了挑衅。

    切磋?这个词冒出来,研习社这边的学员都忍不住想冷笑。

    “那就不巧了,我这手伤得不是时候。”闻先顾淡淡一笑,收回手故作惋惜。其实就算没受伤,他也不会应战,因为跟比昂切磋,无异于自贬身价。

    “那真是可惜了,闻先生这么不小心伤到手,想来是很久不用动笔作画吧,所以才会疏忽大意。”比昂笑眯眯接着刺了一句。

    但闻先顾定力好,一点接招的意思都没有,说了句失陪后就引着媒体往别的地方走,兴致高昂道:“这次展览研习社中多了一副难得的好画,作为压轴的作品,我必须亲自为大家隆重做介绍。”

    难得看到沉稳的闻教授如此激动,媒体们也生出了几分好奇,就连比昂一行人也是紧随其后,直到展览厅的最里面,刚在最大一面墙体上,众人才看到一副悬挂高空的画卷,卷面上所呈现出来的场景,令人心头大震,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在华夏,有关于天地起源的传说有很多,但最多为人传颂的便是天地始于混沌,盘古创造九州,九州群雄割据,凶兽横行,一切都笼罩在迷雾当中,直到人类繁衍,经过千万年的岁月,才有了现在的世界。这幅画笔法雄厚,笔触大胆,粗狂中大开大合,肆意张扬又不失细腻,让人从一片漆黑中感悟中宇宙的奥秘,人类自身的渺小,是一副难得一见的佳作,所以作者将其命名为洪荒,我觉得十分贴切。”闻先顾激情昂扬地为画作讲解各中深意,看着面前一群人也都是目露震惊,心中感到万分自豪和满意。

    当时他执意买下这幅画,就是为了这一刻,向世人展示华夏国画的精妙跟写意的深奥。

    啪啪啪,四周纷纷响起了掌声,情不自禁为这幅画喝彩。

    “太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是啊,虽然只有黑白的色彩,但远比油画来得还要震撼太多了。”

    “咦?这幅画的作者署名西,是个生面孔呢。”

    在众人的议论之中,不知道是谁提及作者,所以话题的关注点就一下子落到了下方的名字上。因为研习社的学生每次也都会出一两幅作品,在圈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乍一见是新面孔,众人都很是惊奇。

    “难道,闻先生的研习社里,是新增了一名猛将吗?”比昂死皮赖脸挤到镜头前面找存在感,眼角一直瞄着社团成员那边,忽而视线在触及一抹纤细身影的时候顿住,继而表情夸张到,“哦,我的天,闻先生的社团里怎么还有一个孩子,难道是闻先生的孩子吗,所以才带着一起参加这么重要的场合。”

    他指手画脚先把话包圆了,却是明里暗里都在讽刺闻先顾不分轻重,在代表国家的活动中的不认真对待。

    这无论搁在哪个国家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闻言,闻先顾脸色也有些难看,“比昂先生弄错了,她不是来这里玩耍的,她也是研习社中的一员。”

    什么?在所有人目光聚焦到少女的身影时,老者的话却是再次让人震惊莫名。

    “哦,不会吧,我可是听说闻先生的研习社是华夏画坛最高的水准,难道一个小孩子就是最高的水平了吗?闻先生,这可不能开玩笑。”比昂指着少女动作夸张,势必要当场抹黑研习社。

    现场隐隐透出了一丝硝烟味,闻先顾轻轻弹了弹衣衫下摆,轻描淡写丢下另外一个重磅消息,“呵呵,水平怎么样,刚才大家不是都有目共睹了吗,眼前的洪荒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西小姐的实力吗?”

    “西……西小姐?”比昂努力瞪大了一双小眼睛,看着面前这一幅震撼人心的画作,又扭头看着少女,声音像是被一块石头噎在了嗓子里。

    “没错,比昂先生,你面前这幅画,就是你口中的小孩花了不到二十分钟画出来的。我不认为这是在开玩笑,相反地,我觉得她的水平足以代表整个华夏画坛。”闻先顾口气沉沉,将对方的讽刺原话奉还,同时伸出手,大方地向媒体介绍道:“这位就是洪荒的作者,西珺瑶小姐。”

    场面静默了大约有半分钟,而后所有镜头跟闪光灯的对准了那抹纤细身影进行扫射,从头到尾,从上到下,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而面对着镜头,少女那份淡定从容也让媒体们惊叹,逐渐相信这是一个少年天才。

    可他们相信,却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尤其是专门来踢场子的比昂一行人。

    他瞄准少女开火,原是想要抹黑研习社,现在反倒是让闻先顾出了风头。

    “天啊,真是少年天才,刚才是我失礼了,闻先生,我收回我的话,华夏人才辈出,我万分钦佩。”他重新换上了可亲的嘴脸,转而恭维了起来,尾音一转,便又提出了新的主意,“今天我是诚意满满而来,为的就是跟闻先生讨教一番,只可惜闻先生受了伤,现在正好有一个少年天才在,不知道能不能让她跟我对战呢?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何止是不过分,在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放下了身段,诚心讨教,想拒绝都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