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章停职?

    <content>

    新建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分类继续死磕都市,两章迅速传完毕。

    本来闵学也没打算这么快传新书,因为《心理罪》也要完结了,他本想等着把《犯罪心理》传一段时间再说。

    不过话已经放出去了,自己作的孽,跪着也要作完啊!

    随后,闵学又陷入了疯狂码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神格的作者,审核速度都会不同寻常一些。

    反正学而时习之新书传后,没几分钟,已经能在站显示了。

    闹腾的正欢实的读者们,立马发现了新大陆。

    不过在看到书名后,全场又陷入了诡异的静默。

    wtf?学而时习之这是要走非主流的大道,一去不复返?

    并且只看两章,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觉得应该和一本《他来了,请闭眼》风格相当。

    而最后,书评区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话,“作者君,你特么敢告诉我们,你这书到底会写多少字吗?”

    为这群想追又不敢追书的可爱读者默哀三秒钟。

    难得的周末,闵学疯狂码字码到凌晨,本打算睡个懒觉,然后去包子默家蹭饭顺便会会他姑姑,传说的包枚包导。

    然而一大清早,闵学被包子默的电话给打醒了,这大礼拜天的,见个面不用这么急吧?

    “喂?师兄?”闵学揉了揉眼睛,接起了电话。

    “你还有心情睡觉?!难道没收到消息?”听声音,包子默一准儿在那边蹦高了。

    “啥消息?”闵学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咱俩跳墙那事儿,处分决定出来了!算了,我把内的通报截图发你。”包子默说着挂了电话。

    处分?通报?闵学终于从睡梦清醒,不能够吧,昨天午才发生的事,今天有结果了?咱局什么时候办事效率这么高了?

    不多时,微讯提示音一响,一张站截图发了过来。

    闵学放大了一看,卧槽!通报批评?

    这是哪个领导,这么铁面无私!

    准确的说,通报批评不算行政处分,虽然被广泛运用,但并没有明确的相关规定。

    闵学看了看通报全,嗯,该同志在培训期间,无视培训纪律,私自外出,造成了恶劣影响?...

    他么的,这回算是又在全局范围内露脸了。

    至于协助交警办案抓获逃逸人员这事儿,只字未提,也是啊,身为警察,那不是应该做的吗?

    包子默又发来信息,“[图片]请允悲!这回回去,不知道要让那帮崽子们怎么笑话了!”

    闵学虽然也是一脑门子的“卧槽”,但看了包子默那边的情况,突然发现自己这边也不算啥了。

    这想法只维持到他接到关弘济的电话。

    “关队?您是为了内那事儿?甭担心,通报通报呗,也不掉块肉。”闵学主动道。

    “这只是个引子,”关弘济开门见山,语气一如既往的淡然。

    闵学一愣,“还有事?”

    “昨天下午领导班子例行会议,黄局在会通报了你和包子默的事情,经研究一致决定,给予你和包子默通报批评。”关弘济陈述着事件经过。

    这算是撞枪口了,也怨不得谁,闵学知道还有下,没插话,认真听着。

    关弘济顿了顿,继续道,“随后,宣传处吕处,这一问题对你的职位提出了质疑,并对你活跃在电视荧屏的行为表示不满,认为严重违反了规定。”

    “......”,闵学稍有意外,但不算完全没预料。

    闵学一直相当注意自己的行为,即便得到了传说的金手指,仍旧避免和娱乐圈接触,仅有的两次亮相,也是在十分正向积极的晚会。

    没想到即便如此小心,还是不能过关。

    “吕处还提出,你虽然在刑警队办公,但还是宣传处新闻传播科的,一个季度以来,你的新闻报道见诸报端的,仅有刚到任时候的一篇,他对你的工作态度和积极性也表示不满。”

    真是...有理有据啊!

    “因为你职位这事儿,本来是杨局拍板的,所以昨天他在会也不好开口,给我打了电话,让我知会你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准备?能有什么准备?

    “在面研究处理办法期间,你的一切职务暂停,等待通知。”关弘济这句话说的有些缓慢。

    闵学笑,“谢谢关队您的通知,我知道了。”

    关弘济又沉默了半晌,开口道,“你也别着急,事情总会解决。”

    感受到关弘济的关心,闵学再次感谢道,“您放心,我什么性格您还不知道吗,能出什么事?”

    关弘济想了想,终究是没再说话,挂了电话。

    闵学将手机往床一抛,又仰面躺了下来。

    暂停职务?哥们儿这算不算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其实闵学也有预想,至于通报批评、新闻稿?不过是小事。

    毕竟公职队伍是严肃的,容不得半点玩笑,他的行为终究还是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

    事情被摆了台面,闵学反而踏实了许多,领导的想法咱又左右不了,等着呗。

    闵学这边一片淡然,却不知道因为他的事情,简直引起了领导班子内部大讨论。

    一部分人支持吕处的观点,觉得这纯粹是不务正业,有违公职人员为人民服务的本质。

    另一派则以杨局为首,认为闵学两边的工作都没耽搁,算不得不务正业。其间,关弘济还主动申请参加了会议,将闵学参加刑侦工作期间破获的案子一一汇报,为闵学争得了不少印象分。

    一时间,两方颇有些争执不下的感觉。

    直到局座拍板,将两边都训了一顿,说我堂堂魔都公安局领导会议,为了这么点小事搞的菜市场似得?还干不干正经事了?

    大家这才纷纷觉得怪异,什么时候一个小科员的事情,竟然要在领导班子会议讨论了?

    丢份儿了喂!此事被搁置了下去。

    突然间不用班了,干什么好?

    换别人的话,难免得颓废一段时间,可闵学发现自己,好像能干的事情很多啊?

    不说别的,码字是一项最耗时耗力的活儿。哦对,还有包枚,不知道这位包导大老远的跑来,是个什么意思。

    看看时间,收拾收拾差不多也可以去蹭饭了!</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