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秘境

    “当然,他可是我们工室目前最厉害的人。”

    陈怡自信颔首笑道。

    虽然她也不知道左旸现在具体到了哪种程度,但是仅凭6级时候的属性,左旸便已经能够笑傲群雄了,这绝对不是假的。

    “呵呵呵呵。”

    狂狮之怒不置可否的干笑了声,回头却又打量了锦绣工室的另外人眼,问道,“这位‘醉酒当歌’兄弟我之前倒是见过次……哦对了,你们工室的‘三千痴妄’呢,那位兄弟的游戏水平相当不错,这次怎么没有跟你起来,还是说他改名字了?这位‘铁口直断’不会就是他吧?”

    他口中的“三千痴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早上刚刚被陈怡扫地出门的王昊。

    之前的合当中王昊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早已认定他就是锦绣工室最强的成员,眼下见陈怡这么介绍,倒是也有改名的可能。

    “不是,三千痴妄已经离开锦绣了。”

    陈怡淡淡的道,倒也不提原因,做人没必要那么绝。

    “哦!?”

    听到这话,狂狮之怒当下便是愣,颇为惊异的道,“陈老板怎么不挽留他?失去位那样的高手,可是陈老板的大损失呐。”

    “人各有志,不是我想留就能留得住的。”陈怡面不改色的笑道。

    “那倒也是,真是可惜了。”

    狂狮之怒表示理解,随即却又看向了左旸,犹豫着道,“不过陈老板,今天的这个任务难度可不小,我工室里人之前拼尽全力,好像也只闯过这个秘境的半,后面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你带来的这位高手只有14级,还无门无派的……”

    “兄弟你别介意啊,我不是瞧不上你,但之前我派进去的人最低都在16级,你这个样子实在无法给我信心呐。”

    “陈老板,如果你实在找不来人的话,不如我再想办法从我的工室里调个人过来?”

    狂狮之怒不无担心的询问道。

    他得对自己和手下的人负责,因为这个任务大家损失的时间和精力已经不小。

    如果这次从锦绣借调了高手过来依旧无法完成的话,他就打算放弃这个任务了,对于工室来说,这个时期的每分每秒都像黄金样宝贵。

    与此同时,梅雨工室的私有频道中,在场的几个成员也是纷纷私底下议论起来:

    “是啊,这个任务难度真挺高的,他们锦绣工室也太儿戏了吧……”

    “还跟咱们老板是老交情呢,这个姓陈的娘们也太不把咱们工室当回事了,居然带了14级的小号就来敷衍了事。”

    “长得好看了不起吗?咱们老板也是好说话。”

    “就是,要是我早就跟她翻脸了,瞧不起谁呢,这么糊弄人,下次他们工室找我们帮忙,我们老板也把小号派去,看她怎么办!”

    “……”

    也就是有狂狮之怒在前面镇着,不然这几个家伙真有可能直接公开表达不满,那样的话两个工室恐怕就要彻底闹僵了。

    “合了这么多次,刘老板这是信不过我么?”

    陈怡只是冲狂狮之怒笑了笑,半真半假的反问道。

    狂狮之怒连忙摆手解释:“哪里,你我当然相信……”

    “既然相信我,那就抓紧时间开启任务吧,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他来了这个任务都没办法完成,那还是趁早放弃比较好。”

    陈怡依然微笑道。

    但实际上此刻她的内心已经有些不愉快了,倒不是因为狂狮之怒不相信她,而是不喜欢他对左旸的这种态度,嘴上说不是瞧不上,明显就是瞧不上嘛。

    不管左旸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可受不了有人这么对待左旸,他可是她的人。

    如果不是还念及之前的交情,她倒真有心带上左旸现在扭头就走,我工室的超然高手,轮得到你来评头论足,你有这个资格?

    “呃……那、好吧。”

    见陈怡都如此说了,狂狮之怒还能说点什么呢?

    ……

    几分钟之后,行8人来到千灯镇南门外的棵千年老槐下面。

    “准备进入宝藏秘境了,大家都没什么问题了吧?”

    狂狮之怒说着话,依然还是有些忧虑的看了左旸眼,却见同时陈怡也用已经带了些愠色的目光看向了他,便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货叹了口气,苦着脸从行囊中掏出张不怎么规则的旧羊皮。

    然后便照着上面所写的内容在地上迈起了步子。

    显示向南16步,再向西4步,而后向南12步,再向西走了5步。

    “就是这了。”

    狂狮之怒将旧羊皮收了起来,手中立刻又多出把奇形怪状的十字镐头,照着平整的地面狠狠凿。

    “噶啦啦啦……”

    地面竟开始震动,同时响起了机簧和铁链运的声音。

    片刻之后,之前平整的地面上已然多出来条深入地下的石阶小径,下面黑漆漆的片,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在等着大家。

    “从现在开始就要小心了,这下面到处都分散着许多巨型毒物,若是被它们攻击除了损失气血之外,还有可能进入长达半小时的中毒状态,旦中毒就必须每1分钟使用次打坐来压制毒性才能避免毒发身亡,绝对不可大意。”

    狂狮之怒回头提醒了句,带头向下面走去,边走还在边介绍,“之前我们就在这些毒物面前吃过亏,根据我们前几次的经验,这些巨型毒物的行动并不算快,气血值也并不算高,但现在以我们的攻击强度,还无法对它们做到秒杀,每次攻击总还要剩下丝气血。”

    “但这丝气血就足够毒物对我们进行次反击了,所以为了避免中毒事件的发生,我的建议是两人组进行清怪,人攻击人补刀,这样只要小心些,毒物就没有机会伤到我们任何人。”

    “陈老板,你觉得如何?”

    说完,狂狮之怒出于尊重,照例笑着询问了下陈怡的意见。

    “就按你说的办吧。”陈怡点头。

    “那好,大家准备战斗吧,能不能过就这次了!”

    说话间,行人已经全部下了密道,身后的石阶顶端,块石板又缓缓盖上,道路两旁自动亮起了照明的火把。

    “嘶……咔!”

    “嘶嘶嘶……”

    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声也随之在不知前途的秘境中回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