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择(上1)

    "万剑山山顶上的云巅,大先生和二先生两兄弟站在押魂楼老祖身后,大先生看着下面的林澄,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有多说,在大先生心中,押魂楼少主和老祖传人比起来,当然是老祖传人更好一些,看着下面林澄的一系列动作,大先生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心底愈加失望。

    而二先生看着大先生的表情变化,对自己大哥的想法也是了然,二先生太过明白自己这位大哥,对权谋智计的运用整个天下也鲜有人及,为人极善隐忍,可以算是押魂楼最完美的领导者,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哥的一生太顺了,没有经历过挫折和阴谋洗礼,二先生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兄弟七人争夺押魂楼楼主的事情。

    当年兄弟七人感情极好,都明白大哥有着带领押魂楼一统天下的雄心,也有这个能力,所以一众兄弟,对于押魂楼楼主也没有争夺,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排名各领一楼,虽然兄弟几人除了自己和大哥以外,看起来惫懒,但每个兄弟也不是普通人,二先生看着大先生现在的样子,心里有些后悔,当年怎么没有多制造一些麻烦……二先生看着自己的兄长,暗叹一声:没有经历过争夺的楼主,果然对于这些事情太过陌生么……

    押魂楼老祖坐在云巅,也不在意大先生,二先生的小动作,而是缓缓开口:“这小娃娃倒也算不错,没有一口直接答应成为我的传人,看来押魂楼少主的位子怕比我的传人身份还要高了,老大老二,我知道你们兄弟几人心中不理解,我为何要舍弃已经有了千年基业的押魂楼,而重建一个名不见经传,千年前的林府,总有一天你们会懂,林府并不只是我当年的家,也是你们所盼望重建的地方。”

    大先生,二先生看着老祖,无言以对,作为后辈他们愿意相信老祖,但作为押魂楼这些年的主事者,他们实在不想舍弃整个押魂楼,去做一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当着老祖,二人还是没有多言,恭敬的站着。

    押魂楼老祖斜睨了一眼二人,也并不急躁,继续说:“你们现在不懂我倒可以理解,攘外必先安内也可以继续实行,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你们不要认为道门三山心思纯良,与世无争,也不要认为失去了一个守护者的佛门就是没牙的老虎,道门如一条想要肚子腾飞的龙,你们身在局中,当年虽然跳出整个棋盘看了一眼,但是仍然不够,但那一眼让你们也有了极大的进步,你们已经可以在天下执棋而行了。”

    大先生,二先生听完,明白老祖是要告诉他们一些事情,对视一眼,赶忙半跪在老祖面前。

    老祖看着二人,叹了口气:“道门如龙需要的只是一个腾飞的机会,他们要做的是抛开人间自己强大,佛门如虎,他们潜于人间,要做的是让人间永安,你们要明白,要顺人而为,人间需要一部分人强大时,道门符合人间的需要,道门执掌了人间无尽岁月,但是一部分人的强大带来不平衡,人间大变,人间想要安宁一段时间,想要一个保护他们的势力来执掌天下,因此佛门执掌天下,你们看透这条线么?”

    大先生,二先生听着老祖的话,心底一震,他们这些年还是没有看向人间,骤然听闻老祖的话,二人抬起头,看着老祖古井无波的目光,二人赶忙低下了头,思考着老祖的话。

    老祖看了看下面林澄气息上的变化,冲着二人笑了笑,接着说:“但一部分人的强大,对与人间终生终究不够,所有的人都想强大起来,想要求仙问道,长生不老,人间遗忘了曾经的苦痛,人间现在想要的,是所有人都强大起来,虽然难以实现,但押魂楼千年以来一直在慢慢实行,千年前的鬼修之主也为天下皆强做了最大的准备,所以你们不必操心太多修炼界之事,把你们高高在上的眼睛看向人间,你们会走的更远一些……”

    兄弟二人听完陷入沉思,连老祖什么时候离开都毫无所觉……

    …………

    背靠试剑石的林澄心底突然有些渴望,很久没有过的,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渴望,渴望自己那位日理万机,高不可攀,权谋天下的的父亲出现在自己面前,给自己一个笑容,一句鼓励,随便一个眼神,或者是训诫,责骂,那怕是以前那种冰冷的话语,只要父亲出现在面前,不管怎么对他,他都可以认为是父亲的挽留,他都可以为了父亲留在押魂楼,不成为老祖的传人。

    林澄看了看试剑石后的太阳,看向了天上的白云,看向了远处,他明白老祖绝对不可能一个人来问自己这些,老祖,和押魂楼的大先生,还有那位和大先生形影不离的二先生三人,绝对在某片虚空里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林澄悲凉的笑了笑,看着巨大的试剑石,吐了口浊气,从布甲上撕下一片布条,胡乱的缠在伤口上。

    突然,一块玉牌从林澄腰间滑下,林澄捡起玉牌,看着玉牌上的“第一组”三个字,眼前突然水雾弥漫,这是当年自己和林娟,林道还有唐门八子十一个人在阿修罗界战斗的分组,当年的第一组,林道林娟喜结连理,自己虽然早已知情,却因为押魂楼和林府的关系,在这件事情上对于唐门八子没有过任何暗示,这么多年共同战斗,虽然再次见面有可能刀剑相加,但一起战斗的日子却不会轻易从记忆中抹去,怎么能忘记呢……

    林澄看着玉牌,回想着当年几个人一起战斗,一起修炼的日子,叹了口气,虽然心中明白,以唐门和押魂楼的关系,几个人组成的小组分崩离析迟早难免,但此时此地面临抉择时想起此事,仍然难忘,林澄看了看玉牌上用于传讯的一部分,突然发现唐门八子的玉牌和自己这块玉牌的传讯未断,心中一震,笑了笑,往玉牌内注入了一丝灵气……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