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与章邪龙的交易

    “果然有怨念!”走至寺庙中的一片空地上,半空中浮现的那些令人窒息的气体让人不寒而栗。无一例外的,这些都是一些属于少女的怨灵。或许是被什么东西给封印在了地下了,所以出不来,只能成为被控制住的人,强行的被关在这个地方。

    林焱正打算寻找破解之法,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极其清晰的脚步声,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找了一个一处地方躲了起来。

    “大师,你不是说,只要烧个香许个冤枉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吗?为什么还要到寺庙的后院来?”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有些耳熟,林焱接着皎洁的月光望去,看到对方好像就是今天白天在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孩。

    这个女孩应该是彻底的走投无路了,才想着跑到这个地方来寻求帮助的。

    “这位施主,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想要实现梦想,相对应的仅仅只是供给香火,是不够的。你还需要献上一样东西,我才能够帮你达成你的心愿。”这天底下,有着太多像这样急于求成的人。人的**沟壑是填不满的。林焱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才能一开始就很好的适应了灵异速递的工作模式。

    “什么东西?”少女一脸微愣,不明白还需要什么东西。

    “你想要成名,这个梦想,可以一点都不简单。如果如你所愿成为了一个名人,那与此同时你总是会失去点什么。我只是让你提早失去一些东西。比如……”那个老者的手悄无声息的攀上了少女的肩膀,那双好似老树皮一般的手掌在少女圆润的肩头来回的摩挲。少女不寒而栗,想要躲避,但是对方的力气出奇的大。

    “你……你想要干什么!”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

    “献出你的童贞,我就完成你的心愿。”老者的真面露显露,黑夜之中,他的身子忽然被拉得很长很长。苍老年迈的脸颊也幻化成了龙形,出现在了少女的面前。长长的身子盘旋成一团,将少女困在了自己的中间位置。

    “我说呢,原来这上头漂浮着的都是少女纯真的一魄!现在的这些女孩还真是不要命了,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居然把纯真的一魄给了一条老龙!”小纯怒骂,难怪这老头不为佛光所伤,是因为佛光根本伤不了他。

    龙性,需要不断的吞噬少女的纯真一魄才能得以永生。龙族许多的龙都会误入歧途的,因为这样的修炼提升来的最快。他最不该的就是打着佛祖的名义去挂羊头卖狗肉。一旦这个事情被人知晓的话,那后果这条龙会万劫不复的。

    “啊!你是什么东西!!”少女被眼前那张巨大的龙脸吓得不轻,这好像是龙的模样。但是又不太像,少了龙本来有的圣辉模样,更多的是恐怖和阴暗。也难怪少女会吓得尖叫出来。

    “女孩!你愿意献出自己的童贞,与我交合吗?结束之后,你便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一切!愿意吗?”龙吟声好似从天际传来,少女的意识随着龙吟声入耳开始变得涣散起来。

    少女挣扎的身子慢慢放弃了抵抗,表情意识都十分模糊的吐出了一句,“我愿意。”

    “主人,拿出手机把这个接下来的事情拍下来,发给尊主的话,尊主回来处理的!”小纯连忙催促林焱拿手机拍视频,林焱觉得这条邪龙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得。便按照小纯的意思做了,画面中,龙嘴对准了少女粉嫩的樱唇,身子将少女的身体紧紧的缠绕住。少女满脸痴迷,神形涣散,身子慵懒的瘫着,口中不断的发出呻吟声。一股纯白色的气体被龙嘴从少女的嘴里吸出。林焱可以明显看到是一条挣扎惊恐的魂魄。

    当这个魂魄被吸入龙嘴的那一刻,少女的身子重重的从空中落下,摔在了下面的草地上。

    少女满脸绯红,嘴角挂着尽欢之后的微笑,眼神媚且放荡。纯白色的纱裙染上了淡淡的红色,她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和邪龙交换童贞的那一刻。

    无疑,邪龙带给了少女极度的欢愉。让少女直到闭上双眼,都不明白自己丢失了什么。

    “女人比男人多了一魄,这一魄本是不起眼的,但是被一些修炼邪术的怪物看上的话,就是致命的。这一破会随着女人初夜的丢失而丢失,如果是献给了女人深爱的男人。那这一魄会进入男人的体内,作为后续滋养男人身体资本。若是被迫献给了不爱的人,那就会产生怨念,既然形成了一股恐怖的灵力。”拍摄好了全过程之后,林焱找了尊主通讯的号码,将这组视频发给了对方。

    小纯在跟林森讲解着少女的纯真一魄从何而来,又有什么样的作用。

    林焱听得面红耳赤之余,注意到这条魔龙已经变回了老者的模样。从地上将少女抱起来,送到了不远处的斋房里稍作休息。

    林焱跟上,发现老者的手里攥着一样金色的发光物体,当老者将这物体放到少女的头上时,金光没入少女的身体。少女的脸蛋分明开始变了一副模样,越发的精致漂亮了。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真是容易博出名的好用处。

    “这是幻术,用来欺骗一般的凡人还行,但是鬼魂可以看到她本体的模样。而且这种幻术用久了会有反弹效果的。等到她老了便知道了。”小纯知道的很多,能够成为他的圆梦鬼怪,她自然也不会那么简单的。

    “有什么反弹效果?”林焱有些好奇。

    “死了之后容颜具毁,会成为最丑的鬼。而且去投胎的话,第一世也是长得千穿百孔一言难尽的。”小纯说完,惋惜的摇了摇头,又一个少女被祸祸了。

    “那咱们刚才看到的怨念,是不是都是被吸食掉少女纯真一魄的怨念?”林焱继续追问。

    “可不是,那些纯真一魄最能分辨善恶忠奸,但是通常女人都不太珍惜自己的那一魄。”小纯长叹了一口气,古代的女人视贞洁如生命一般。但是现在的女人,发现越来越无所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