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自罚三年零俸禄

    魏征退下之后,这显德殿瞬间就静了下来,个个大眼儿瞪小眼儿的,也没人出来指责李玄霸了。

    见状,李玄霸轻笑了下,抬头看着李世民,“二哥,他们都没人说话了,逍遥的话也说完了,剩下的事情就全看您了”

    “好!剩下的就交给二哥了”

    接收到李玄霸淡笑的眼神,李世民抿了抿嘴,忍住自己的笑容,淡淡的看着崔名干,“崔名干,你身为御史大夫,却治下不严,让你崔家出了崔立博如此之人,今赐你白身,回家反省去吧!”

    被李世民直接将官位剥夺掉,崔名干叹息了声,对李世民拱了拱手,“臣遵旨,谢陛下恩典!”

    崔名干也无奈,丢官罢职还算好事,不然的话,卷进谋反之案,崔家恐怕就要遭大灾了。

    罢了崔名干的官,李世民看向另个望族出身的卢同和,“卢同和,你叫子无方,管教不严,今赐你白身,同样让你回家反省”

    “臣遵旨,谢陛下恩典!”

    收拾了两个望族的官员,李世民皱着眉头看着总是针对李玄霸的侯君集,“侯君集,你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我三弟,今降你等爵位,改封潞国候”

    “是,陛下!”侯君集应了声,冷冷的目光看了李玄霸眼,自己这堂堂公爷被降为侯爷,再加上上次的暴打之仇,自己算是和这大唐唐王杠上了。

    对于侯君集这位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人,李世民还是念了些旧情的,没有直接将其撸到底,算是存了些恩德之意吧!

    至于后面会如何,都得看着侯君集的表现了。

    处置了前三人,李世民又看向了魏征和戴胄,满意的笑了笑,“玄成,玄胤,你二人依例行事,无功无过,退下吧!”

    “是,陛下!”

    没告到李玄霸,魏征和戴胄也不敢再多生事端,恭敬的退了下去,眼神古怪的看着李玄霸。

    这位王爷好像不像传说中那样莽撞么?三言两语间,连消带打,将这干文臣武将说的哑口无言,而且让两个三四品官员变成了白身,这可是比只会挥舞拳头的莽汉还要让人害怕的。

    “好了,今次……”

    “二哥,我还没有被罚呢!”

    李世民刚要开口说此事就此过去,李玄霸去忽然开口了,而且说的话让李世民和这些文武大臣全都十分惊讶。

    “额,逍遥,你又没什么大错,要罚什么?”

    李世民和程咬金等人好奇的看着李玄霸,不知道这位神仙下凡的三弟(王爷)又要做什么事情。毕竟此事本就可以算是已经揭过去了,他怎么又要自罚了?

    “嘿嘿!逍遥无视大唐律令,罚俸三年”,李玄霸嘿笑了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直接自罚三年俸禄,只是他的话嘛?

    李玄霸这话不说还好,这说,倒是让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程咬金等人嘴角直抽抽。

    李玄霸当日被封唐王之时,只有他王爷的品阶,李世民御赐他的王爷府邸,还有蓝田县的封地,至于俸禄。

    因为李玄霸随时随地都能拿出粮食,而且天就能收获万多斤的粮食,李世民当时根本就没给他这千石,也就是十多万斤粮食的王爷俸禄。

    再加上昨天李玄霸根牙刷卖了三十六万贯,使得李世民更不在意给不给李玄霸俸禄了,毕竟天三十六万贯和年价值五十贯的粮食相比较,那俸禄却是九牛毛的。

    只是此时李玄霸自罚俸禄,却让李世民等人哭笑不得了,他的俸禄单位是零,别说罚三年了,罚他个百年的俸禄,岂不是还是个零?

    “咳咳……准奏!”

    李世民死死地压抑住想笑的**,这才从嗓子里面挤出来“准奏”两个字,随后牙齿紧.咬,肩膀不断耸动,这才忍住笑出声来。

    李世民都这样了,程咬金等人更是不堪,他和那尉迟敬德都开始张着大嘴,脑袋高扬,冲着那殿顶无声的大笑起来,笑的身子都抖抖的,好似犯了癫狂之病。

    瞧着李世民等人忍笑的样子,李玄霸翻了个白眼,身子抬,对李世民拱了拱手,“二哥,我的事情处理完了,我这就走了”

    话音落,李玄霸也不等回不了话的李世民开口,再次提着那漏了个洞的匾额,晃晃悠悠往显德殿外面走去。

    李玄霸刚走到那显德殿的大门口处,外面升起来的太阳光瞬间照在他的身上,整个人身上染上了层金光,配上他那被改造后的漏洞衣服,整个人飘飘然尔,那样子有种说不出的闲散淡然,好似个下凡的谪仙人,让显德殿里面的人都看呆了眼。

    魏征和戴胄对视了眼,苦笑着摇摇头,二人光顾着参奏唐王殿下了,倒是忘了他另个身份了。

    从显德殿出来,李玄霸往太极殿走去,他已经准备要返回蓝田县了。

    今天已经帮刚刚当皇帝的二哥收拾了五姓七望之中的两家之人,立了些威严,顺带的也将那侯君集再次降了级。

    自己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该回自己的小天地,去逍遥快活去了

    见到施施然回来的李玄霸,李渊眼睛亮,步蹦到李玄霸的身前,老脸激动的问道:“逍遥,事情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老爹,咱们现在准备回蓝田县去吧!”

    “好,我吩咐下,让他们收拾下老爹的东西,这太极殿,以后就让给你二哥住,哈哈哈哈!老子再也不在这破地方呆着了”

    闻听李玄霸的话,李渊瞬间就乐开了花,挥手间指挥着太极殿里面的宦官和宫女,将他的东西抬到外面,会儿运往蓝田县。

    李渊是乐了,李玄霸却翻着白眼,太极殿是长安城皇宫中的正殿,怎么就破了?

    李玄霸却是忘了,他对皇帝的宝座都称之为“破”,李渊已经有样学样的将他的话用在了各种地方,况且,此时的太极殿没钱修缮,还真的有些破旧的说。

    李玄霸腹诽归腹诽,倒是挺赞同李渊和他起回蓝田县的。

    李渊现在毕竟算是个“退休”了的老人,每天也不用他处理政事,要是天天无所事事之下,恐怕会憋出来病来,那倒不如随他去蓝田县,悠哉悠哉的生活来的好。

    李渊这收拾,时间就可就不定了。

    他毕竟是大唐的太上皇,即使他想和李玄霸样,毫不在意他的身份,他头上的头衔却必须在意,因为他代表着大唐,代表着大唐皇室的尊严。

    李渊命令下,皇家几个千骑队派了出去,先将蓝天县里面的地痞流氓等等全都清扫空,随后宦官和宫女又去将蓝田县县衙重新布置了番,换上皇家当用的衣食住行等物。

    至于为何要去布置蓝田县县衙。

    是因为李玄霸不希望李世民为他劳民伤财,在蓝田县建立座新的王府。

    另个,却是李玄霸决定他自己就当蓝田县的县令,反正他的“唐王”二字,在白纸上面也写不出来,加上蓝田县县令空缺,索性他自己当县令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