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奉 战鬼奉先

    一个略显破败的饭店,老鬼正抱着昏迷的小正太在门外等候通报,这是一间据说闹鬼的饭店,当然了是真的闹鬼,因为这正是开封鬼商的老巢。

    “哈哈,三弟回来鸟,那还桶包什么?”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金甲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他的两肩耸起来像老鹰的翅膀,再加上系着的黑色披风,随着鬼气的喷发飘忽不定,活脱脱一只老鹰成了精的样子。

    他的眼睛跟豺狼一样倒竖着,看人都是直勾勾地,狠辣异常;只是说起话来含糊不清,让人听不清楚。

    老鬼根本不敢直视梁大将军的眼睛,因为他总觉得一旦看了,就会被连皮带骨的吃掉,“大…大将军,我和爷爷奉命去取鬼市经营许可证,但是因为那客栈有宝物保护,所以……最后还是爷爷拼着受伤才带着我逃了回来。”

    梁大将军眼睛一眯,老鬼觉得浑身一寒,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哆嗦,“所以什么?莫非你是想说许可证没有得到?”(大家自行脑补这段话要说的含糊不清怎么说吧,反正他的盒饭正在来的路上,加鸡腿的那种。)

    大将军话音未落,老鬼扑腾一下就跪下了,身上的鬼气也是忽闪忽闪的,就像是被大风吹动的火苗,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他哆嗦着从小正太的怀里摸索出小匣子,“将军,拿到了,就在这个匣子中。”

    “恩,哈哈,我就知道老三出马一定能够成事,跟我进来吧。”梁大将军没有检查小匣子,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老鬼敢欺骗他。

    跪在地上的老鬼费力的站起来,活动活动老腿,才慢慢的跟在大将军的身后进了大门。

    这地方虽然外面看起来有些破败,但是屋里却是大有洞天,一条1米多宽的地毯铺将开来,从屋里延伸到大门口。

    两侧分别摆有两个兵器架子,上列18般兵器,正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子、流星,一样不少。

    再往里面是一把太师椅,椅子上方是一个擦拭的明光锃亮的牌匾,上书“跋扈将军。”

    老鬼进到屋里的时候大将军已经走到太师椅前面,那椅子上还铺着整张的老虎皮,搞得跟山大王似得,与这里的风格不是很搭,但是这张虎皮是老智囊机灵鬼送的,此鬼虽然是新鬼但是头脑颇为好使,为开封鬼商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很得大将军的宠信,虽然现在人已经不在了,但是大将军还是舍不得把它扔掉。

    梁大将军一甩披风转身落座,屋子里本来站着的各路头领立即躬身俯首,“大将军威武。”

    老鬼赶紧把爷爷放在门口的地毯上,也跟着呼喊,“大将军威武”。

    梁大将军用威严的目光扫过手下众人,发现人人都是毕恭毕敬的样子,不由开怀大笑,特别是扫到门口小正太的时候,更是一拍椅子扶手站了起来,“哈哈,今天本将军很开心,我三弟把阳间唯一的一张鬼市经营许可证拿来了,这预示着咱们以后将无往而不利。”

    下面的头领严格意义上都是商人,一听说许可证到手,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几个地位略高的互相一使眼色,带头跪倒在地,这一次喊得不是大将军威武,而是开始山呼万岁。

    “好好好,来人啊,上酒,今晚我要大宴群臣。”梁大将军生前把持朝政20年,虽然地位很高,但是从来没做过皇帝,现在看着厅下跪成一片的手下,他觉得机会来了。

    眼看着就要变成一场大饮宴了,老鬼才想起任多提到的计划,心里有几分不安,但是打断大将军的兴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他灵机一动,握着u盘举过头顶,“梁帝,我这里还截获了吕布小儿的奸计一条,正是梁帝说的无往而不利的预兆啊。”

    瞧瞧老鬼说话的技巧,直接称帝了,这马屁拍的极其舒服,梁大将军果然没有责怪于他,而是让人呈了上去,连接上电脑,读取了音频资料,大家也都是屏住呼吸,都知道这吕布甚是厉害,他们可是一刻都没有放弃对这位的提防。

    “那老鬼好大喜功,一旦得到了许可证一定会当天举办宴会,咱们就埋伏在门外,到时候等他们都喝的不省人事了,来一个趁虚而入,争取把他们一网打尽,到时候还不是咱们兄弟的天下?”

    “将军英明。”

    “哼”梁大将军一巴掌把太师椅打得粉碎,那张虎皮也没能幸免,又夺过笔记本摔在地上,“吕布小儿,寡人好心待你,你莫不是觉得寡人好欺负了?各位现在到了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了,随我出去灭了吕布小儿,是封侯还是称王大家就各凭本事吧。”

    如果机灵鬼在场一定能够洞悉这里面的猫腻,可惜他已经灰飞烟灭了,这机灵鬼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任多扔出门外,活活晒死的那个。

    如果厅下的各位头领是清醒的也能够发现不对,但是在巨大利益的刺激下他们都疯狂了,“杀了吕布这个卑鄙小人。”一时间是此起彼伏,杀意盈天。

    正追踪而来的吕布听到这充满杀意的声音,也是浑身一紧,但是作为无双战将的他,征战一生还从来没有退缩过。

    紧了紧手中的老伙计,吕布挺直胸膛,做鬼这些年他并不痛快,四方的排挤,为了能够苟延残喘的妥协,使他一直十分的憋屈,不得不靠着飙车来发泄。

    但是屋子里传出的杀气再一次激活了他,那一颗沉寂了千年的勇武之心开始跳动,把战意灌注到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浓郁到实质的鬼气开始肆意喷发,“世人都说我两面三刀,是一个卑鄙小人,但是大丈夫岂能久居人下。”

    “轰”方天画戟飞射而出,击碎大门,狠狠的钉在了地毯上,室内为止一静,只能听见方天画戟颤动的“嗡嗡”声,“战鬼奉先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