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胜胜利在望 迷雾消散得真相(二)

    津北城的北岸和本城似乎已经脱险了,现在莫易寒与胡风虽然还在清理现场,打算一个东岛士兵都不留,要将这些东岛士兵一网打尽。可是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陈晓小与唐瑶,因为她们的人数较少,不是很好对付东岛人。

    但是此时东岛士兵,已经到达了南岸,可能是北岸和津北城已经守住了,所以南岸进军的速度较慢,南岸的主将名字叫周台服,是鲁非的把兄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好多年了,所以彼此都相互了解。

    周台服军队人数众多,水军船舰又高又大,在兵力上仍然处于优势。面对着这样的强敌,陈晓小把鬼卒分为五队,一队有十人。每队都配备弓弩,陷阱,毒弹作战的时候,先放陷阱,再发毒单,最后放弓弩。

    这样就可以大大减少敌军的数量。周台服眼见南岸一人没有,整个南岸一点动静也没有,黑乎乎的。周台服心想,此时登陆必有埋伏,但是回头又一想,现在再不攻上南岸就失去夜袭的意义了。

    周台服道:“先让步兵登陆,我们静观其变,别中了敌人的埋伏!”只见旁边的一艘战舰开始向不远处行驶。南岸依然没有一点点的动静。

    周台服眼看东岛士兵已经上了岸,但是南岸却没有什么声音。

    周台服疑道:“莫非南岸没有设防?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在这样拖延时间,南岸就根本攻不下了!

    周台服大喊道:“大家冲上去!”只见这些战舰一起冲了上去,原本守在南岸的步兵,开始点燃火把,一瞬间整个南岸被照亮了。周台服还是没有见到南岸的守卫军。

    大部队登上南岸的一会瞬间,只见数百枚的毒弹一起打了过来,黄色与绿色的烟包围着整个南岸。这些东岛士兵感觉全身无力,原本握住的兵器竟然不自觉的就掉落在了地上。

    只见毒弹过后,一**的陷阱从天而降。陈晓小原本以为这些陷阱是布置在地上的。但是唐瑶告诉她,若是将这些陷阱布置在地上,经验足的将军肯定能发现的。

    这些陷阱很是奇怪,却非是中原普通铁匠所打制的样子。一个个好像是小鳄鱼一样。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正在向自己飞来。南岸瞬间被惨叫声充斥了。

    周台服也乱了阵脚,不知所措,因为这一切似乎来的太快,自己尚未做好准备就被南岸的守军袭击了。周台服这也是被逼无奈,不得不登陆,要是再晚一点恐怕北岸和津北城的守军就过来支援了。

    周台服大喊道:“撤退!撤退!”这时只见数支弩箭从暗处发射而来,一个个好似雷鸣闪电。周台服手持大刀左右做当,一一当下了射来的箭。

    陈晓小道:“看来这个东岛主将也不是一般人啊!”唐瑶笑道:“一会就让他上西天。”说完唐瑶一个箭步冲了下去,只见唐瑶身后的鬼卒也跟了上去。

    突然火光被熄灭,两个手持判官令的鬼影出现在人群中,东岛士兵大喊道:“有鬼!有鬼啊!”只见两个黑影左右攻击,判官令中不断发出不同的暗器。瞬间南岸的东岛士兵好像被鬼魂缠身一样,惨叫连连。

    周台服也不知道这两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心头一紧,根本无法接受一切。周台服赶紧向船上跑去,陈晓小拔出短剑挡在了周台服的面前。此时唐瑶一边控制傀儡,一边与鬼卒们一起奋战。这些东岛士兵因为中了毒弹,所以一个个就好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鸡一样,任由鬼卒砍杀。

    周台服见前方有一个黄毛丫头正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随后大喊道:“滚,敢当本将军的路,不要命了?”随后一个跨步,举起大刀,砍向陈晓小。

    陈晓小不慌不忙的一把抓住周台服的左肩,周台服大惊,心想这个黄毛丫头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抓住了自己的手?陈晓小手型一变,两支手指用力一拧,发出咔嚓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周台服的惨叫声这才响起。陈晓小速度极快,根本没有给周台服一点点的休息,此时周台服手中大刀挥动了起来,陈晓小见周台服强忍疼痛,一个疼字都没有喊出来。

    陈晓小左手松开的同时,左手的短剑已经挥动了出去,一剑下去,电光火石,但是速度是快,并没有完全的割在周台服的胸口处,盔甲使周台服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依然受到了皮外伤,血花乱溅。

    周台服大喊道:“我要你的命!”随后后右手再次挥动起来,一刀上去,胸口一阵刺痛,感觉自己的皮肉都要裂开了。

    陈晓小右手拔出另一把短剑,左右各挥动一次,速度之快,根本无法拿肉眼看到。这两剑下去,刚刚好一个十字,在原本裂开的盔甲上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白肉一番,鲜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很快染红了里面的衣衫。

    此时,南岸不光是东岛士兵的惨叫,还有周台服的惨叫声。周台服没有想到一个黄毛丫头竟然这么厉害。主要胡风教导的好,每次胡风都上前知道陈晓小每一个动作。

    与胡风切磋了几天,陈晓小的近战肉搏能力提高不少,况且眼前这个时候要是与周台服硬碰硬,陈晓小也没办法取胜,只能巧中夺胜。

    此时,陈晓小见周台服还是没有完全被击倒,闪电般的踢出一脚,周台服那高大的身躯直直的飞了出去,一个完美恶狗扑食落地,整个面门刮在了地上,直刮得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趁着这个功夫,陈晓小手腕一番,手中的短剑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射进了周台服的后脑,龙贰惨叫一声,头一低倒在了地上。

    此时唐瑶与鬼卒已经将冲上来东岛士兵一一铲除,一个不留,南岸算是最好打的一场,整个南岸多以智取,没有大动干戈!

    此时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陈晓小回头一看,正是胡风与莫易寒。两人带着一队人马赶了过来。胡风与莫易寒下马遍跑向了陈晓小与唐瑶的位置。

    胡风抱住陈晓小问道:“妹妹,没事吧!”陈晓小回道:“没什么事,这个东岛主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行!”胡风道:“是你们太强了吧!”陈晓小笑道:“哥哥教得搏击术真是好!”

    胡风心里的石头似乎放了下来,因为这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津北城算是保住了。莫易寒在一边抱住唐瑶问道:“丫头有没有受伤啊?”

    唐瑶笑道:“谁能伤到我啊?真是的不过倒是有些小兵一点特不听话,他们就在一边看着,也不支援同伴。”

    莫易寒笑道:“不都被杀了吗?”唐瑶点了点头,随后小岛:“都杀了,没留下一个,看到这样临阵脱逃的人我就讨厌!”胡风道:“我们先回去吧!也让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休息休息!”

    莫易寒点了点头,随后与胡风带着鬼卒赶回了津北城。津北城上下一阵欢呼。津北城似乎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不过这些危机除去以后,可能还会有下一场。

    王可生在酒桌上道:“师哥也别怪我,现在明都又调走了一半的禁卫军去支援西南,我也是呆的一部分人赶来的。

    一会还要回去。胡风点了点头道:“这有什么怪你的,两个妹妹怎么样?”王可生见个岑芊霖和赵梓焉的情况,胡风点了点头道:“就麻烦可生了!”

    这时陈晓小道:“哥哥,我还是回去吧!王大哥事情番多,肯定顾不上两位姐姐,我回去也好互相有个照应。”胡风笑道:“妹妹真是给我省心啊!”

    王可生笑道:“这样甚好,我们一会就走,津北城暂时还要两位守在这里!”莫易寒疑道:“为什么?”王可生道:“东岛此次发兵,定是来势汹涌,但是却兵败此地,你说他们能甘心吗?”

    胡风道:“要是他们再来,兵力肯定大不如前,所以我们还是很好防守的!”王可生道:“现在我们只有等江 青郎的消息,如果江 青郎可以在东岛内部将其瓦解,我们就可以松快不少。”

    莫易寒点了点头道:“只要东岛被控制住了,我们就更容易对付眼前的胡军了。”胡风道:“暂时也要布置好周围海域的防线,以免有东岛的残余部队回来偷袭,”

    莫易寒点了点头问道:“王兄,现在明都还能调过来一些兵马吗?”王可生摇摇头道:”暂时不能,整个明都兵马还是短缺,不适合现在继续出兵,只能靠你们了!”

    胡风道:“那也就不为难可生了,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光是这样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义军的能力有限,所以我也不想全都依靠他们。”

    王可生点了点头道:“我也尽量把!眼前什么都缺,实在不行就得拿新兵来填补你们的空缺了!”

    津北城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了,留夏城已经开始进军边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