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牢天牢救人

    情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李煜之亦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他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解下自己的腰带,反手将木子靖捆在背上,接着双手疾点自身几处大穴,催动了一门激发潜能的秘术。

    “跟我来!”李煜之随手夺来一杆长枪,横扫一圈,逼退官兵,然后大喝一声,向前冲杀而去。

    剩下的黑衣人听见他的声音,精神大振,纷纷聚拢而来,竭力拼杀,一时间,将官兵压得节节败退。

    小半个时辰后,官兵的数量只剩千余,而李煜之这方,加起来不足十人,他们都伤痕累累,被团团围住,已陷入绝境!

    李煜之浑身浴血,脸色异常苍白,激发潜能的秘术也早已失效,虚弱感一**地袭来,使得他的双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他向身后看了一眼,紧了紧手中的长枪,鼓起气力沉喝一声:“战!”

    余下的黑衣人高举兵器,亦齐声喝道:“战!”

    就在他们准备做殊死一搏的时候,侧方忽然响起惨叫之声,接着,那个方向的包围圈被撕开一条口子,一个黑衣少年闯了进来。

    这人正是赵子铭,他望着李煜之及其背上的木子靖,脸色略有些复杂。

    方才,他刚到此处,在高墙上一眼就认出了李煜之及其背上的木子靖,倒省了一番入天牢搜寻的功夫。

    “大胆何人?竟敢私闯天牢重地,给我拿下!”一名官兵将领把随身佩剑指向赵子铭,厉声喝道。

    赵子铭理也不理,问李煜之道:“还能走吗?”

    李煜之不明白赵子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赵子铭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体表浮现一层稀薄的血气。

    先前那喊话的将领根本不知道赵子铭的底细,竟指挥官兵冲杀了过来。

    赵子铭张开双臂,陡然加速!

    人仰马翻!

    以赵子铭如今的身体强度,就算站着让那些官兵砍,也不可能受到任何伤害,故而他只凭着蛮横的撞击,便又将包围圈打开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李煜之即刻反应过来,大喜道:“走!”当先跟在赵子铭身后,畅通无阻地冲出了包围圈,其他几名黑衣人亦紧紧相随。

    官兵们几时见过像赵子铭这等非人的身手,皆吓得心胆俱裂,无人敢追击,就连那些神卫,也一样不敢挪步,眼睁睁看着李煜之等人消失在视线里。

    ……

    宫外,一片小树林旁,赵子铭直起身来,说道:“我已经为他接好断掉的筋骨,但他的内腑受创过重,时间也拖得太久,一身内力是无法保住了。”

    李煜之抱拳一礼,认真道:“多谢千铭援手,大恩大德,煜之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说着,便欲俯身下拜。

    赵子铭伸手一抬,阻止了他,说道:“我曾是孤狼帮的一员,曾受帮主恩惠,帮主又是我师父的亲侄儿,于情于理,这都是我该做的,无需客气。”

    李煜之本来是执意要拜的,但他被赵子铭单手托住,无论如何也弯不下腰,再联想起对方先前的表现,心中一凛,道:“既然如此,煜之就失礼了。”

    赵子铭犹豫片刻,忽然一掌拍在李煜之的肩头,探出一道血气钻入后者体内,“你忍着点。”

    李煜之闷哼一声,额头上霎时间冒出层层冷汗,不多时,袅袅热气自他头顶升起,他的脸色,也在苍白与殷红之间数度转换。

    好一会儿,赵子铭才收回手,道:“李应已为我所杀,以你的本事,若要夺回原本属于你的皇位,应当不难了,尽量少动兵戈,善待百姓吧,你我有缘再见。”

    说完,他脚下一动,身形飘忽远去。

    李煜之压下心头的惊异,忽觉全身说不出地舒畅轻快,遂闭目凝神,感应了一下体内的状况,睁开眼时,眼中满是震惊。

    此刻,他体内那些因为施展秘术而淤塞的经脉,尽数被疏通,并且,好几条内力运转的关键经脉亦已通畅,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潜修少许时日,便可轻易打通玄关!

    望着赵子铭离去的方向,李煜之默默抱拳一礼,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前者最后那些话的意思。

    没有了李应这个元境强者的威胁,若他再拥有打通了玄关的实力,加上在大离为相时积攒的人脉与经验,要从李桓手中夺取皇位,的确不难了。

    ……

    城郊某个偏僻的村落。

    寒风习习,几声或远或近的鸡鸣过后,天边隐现曙光。

    一道身影出现在村口,他看了路边那块写着村名的破烂木板一眼,抬腿进了村,沿着乡间土路疾驰,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只盏茶功夫,就来到了村子最西面的一条小溪边。

    溪对岸有一个农家小院,院内有几栋茅屋,其中一间茅屋的窗口,摇曳着一团微弱的烛光。

    赵子铭长长地吐出一口白气,平复下心里的激动,跃过小溪,走向小院。院内传出一声马嘶,接着,简陋的院门“嘎吱”一声开了。

    营达侧身站在门边,微微躬身,道:“公子,您回来了,宁小姐就在屋里。”雷霆则上前亲昵地拱了拱他的手。

    赵子铭对营达点了点头,又拍了拍雷霆的脑袋,没有说话,径直进了那栋亮着烛火的茅屋。

    屋内布置简单,仅有的几件家具也很陈旧,好在打扫得一尘不染,没有平常农家常有的异味,还弥散着淡淡的清香。

    不过,这些赵子铭都丝毫没有注意,一进房间,他的全部心神,就都放在了坐在桌旁的少女身上。

    宁小虞趴在桌上,脑袋对着门的方向,睡着了,秀眉微微蹙着。

    不知怎的,赵子铭一个恍惚,眼前浮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尽管已经极度疲惫,宁小虞还是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坐在桌旁,想要看到他安全归来,但她实在是太累了,半个多时辰后,终于撑不住,趴着睡了过去。

    回过神来,赵子铭的神情愈发柔和,他自然而然地知道,方才那一幕并非虚幻,而是不久前发生在小屋里的场景。

    赵子铭弯腰轻轻抱起宁小虞,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握住她一只皓腕,注入一道血气,开始检查她的身体状况。

    一刻钟后,赵子铭神色微松,把她的手放回了被子里。宁小虞并无大碍,只是气血太过虚弱,按照正常的情况,休息两天就好了。

    赵子铭轻轻退出房间,掩好房门,来到了院子里,他看着营达,郑重说道:“此番辛苦你了。”

    营达摇头道:“公子哪里话,属下只是花了点跑腿的功夫,不值一提,对了,公子,剑三前辈与我们会合后,说他这次进宫手刃了仇人,自此打算彻底隐退,不再卷入任何江湖是非,便独自离去了。”

    赵子铭一怔,默然片刻,道:“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以后若墨竹茶庄有难,力所能及之内,你派人替我帮上一帮。”

    营达说道:“是,公子。”

    赵子铭稍做沉吟,又道:“我观你气息略有浮动,似突破之象,若你不介意,便将你所修功法详细道来,也许我能帮你一点小忙,也不枉你为我辛苦一遭。”

    “啊!”营达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喜之余,对赵子铭抱拳一拜,诚声道:“多谢公子。”

    翌日清晨,屋内,赵子铭盘坐于床上,双目紧闭,神态安详,但他的心里可并非表面如此平静,相反,已颇有几分急躁。

    盖因前天与李应一战后,他的元力便尽数收缩在丹田,任凭他如何催动,都没有丝毫回应,想尽办法,也没能找到问题所在。

    他体内的血气倒是异常活跃,由心脏而出,随血液游走于血肉之间,对他的肌体不断地进行着细微的改造。

    血气越旺盛的部位,这种改造就进行得越彻底,而凡是经元力滋养过的区域,进展则要缓慢得多。

    所以如今赵子铭体内最为强横的部位,就是血气大本营,心脏。

    当然,这并不是说,心脏就是他的身体最强韧的地方,相较于体表,心脏还是很脆弱的,毕竟二者在此方面的先天差距过大。

    自从元力蛰伏后,赵子铭感觉,血气对身体的改造,便有了点迫不及待的味道。

    就好比一片地域中本来有两头猛兽共存,双方实力相当,平日里各自小心谨慎,互相提防,少有侵犯。

    忽然某天,其中一头猛兽受了重创,不得不龟缩于巢穴中养伤,另一头得知了此事,便趁机开始大肆侵占前者的领地,借以强大自身。

    想到此处,赵子铭脑海中隐约闪过些许灵光,却没能抓住,但他本能的觉得,那点灵光极为重要。

    他索性放弃了探查元力的症结,双眼睁开,眉头微皱地思索起来。

    “猛兽……重伤,侵占领地……”赵子铭的右手拇指,下意识地在大腿上摩挲着,忽然,他动作一停,“那之后呢?”

    “不好!”

    赵子铭终于抓住了那道灵光,脸色却霎那间变得极度难看。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