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十二章 破阵

    第三十二章破阵

    “别着急动手,这是鸳鸯阵你对付不了。”狼枪小声说了句,扭头陪笑道:“大爷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本想着搅混水趁机抽身,但对方却根本没给狼枪机会。持枪男人不答话,长枪紧紧跟在盾牌后面,只要领头的藤甲盾贴近,两侧刀手出击的同时,他也能以长枪远距离杀伤敌人。

    进可攻,退可守,便是戚家军鸳鸯阵的恐怖之处。

    按说鸳鸯阵正常是由十二人为一队,除去盾牌兵、刀兵、长枪兵之外,还有狼筅手以狼筅掩护盾牌兵前进,只是狼筅太长不便携带,尤其是在这荒漠之中更是无用武之地。

    五人组成的鸳鸯阵虽然不完整,但对付两个拿短兵器的江湖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正因如此,狼枪才让二呆不要擅自出手。

    对方不但不答话,反而越靠越近,暴露在外的眼睛泛着凛凛寒光。远处,沙尘越来越猛烈,甚至能清楚听到马队奔来的马蹄声。

    “拖住他们,我把那领头的解决了。”狼枪心里着了急,知道已经没商量了,只好奋力一搏。

    二呆抽出宝剑,微微点了点头,从左侧饶了开来。他这一动,左边的盾牌手也调转了方向,时刻将盾牌对准二呆。锋利的戚家刀隐藏在盾牌之后,随时准备暴起伤人。

    军人和江湖人的差距在这一刻暴露无遗,对方只是几个普普通通的士兵,摆出了一个看起来笨拙无比的阵势,但二呆却找不到可以攻破的弱点。

    二呆不断的移动,吸引着左侧盾牌兵和刀手的注意,等待着狼枪的动作。

    “有个新兵。”狼枪仔细观察着鸳鸯阵,五人配合很是默契,看似没有破绽可寻,但狼枪却找出了这阵型的缺点。

    如果眼前的鸳鸯阵是由五个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二人绝没有应对的方法,狼枪却发现,面对着自己的那名盾牌手动作僵硬脚步沉重,明显是紧张所致。

    人紧张的时候,动作会变慢,反应却会过激,这个新兵,就是鸳鸯阵的弱点。

    “真他妈世事难料,看了那么多年鸳鸯阵,今天用到我头上了。”狼枪自嘲的笑了笑,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只见他身子突然一动,手中斧头朝着盾牌狠狠的砍了下去。

    那名盾牌手奋力一挡,只觉得传来的力量好似巨石砸来一般巨大,双臂被震得发麻。即便如此,他却是稳住了身子一步没退。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盾牌手,此时应该马上向前压,逼退贴身的敌人,给身后的刀手留出攻击的余力。但这个新兵慢了一步,就这一步,足以令整个鸳鸯阵溃败。

    狼枪的全力一击令整个斧刃都陷进了藤甲盾之中,一击过后,他却没有将斧头拔出来,而出趁势松手,脚下不停,整个人朝着盾牌撞了上去。

    比拼力气,这新兵哪里是狼枪的对手,直接被撞得连连后退,连带着身后准备出刀的刀手也被撞了个踉跄。

    而就在狼枪出手的瞬间,二呆已经以比他快上数倍的速度挥出了宝剑。剑光闪电般,一下又一下的劈砍在盾牌上,同时,他脚步飘动,躲避着盾牌后冒出的刀光。

    面对狼枪和二呆的同时进攻,鸳鸯阵中心的枪兵必须做出选择,很不幸,他出手对付的人是二呆。就在他刺出第二枪的那一刻,耳边却传来了一阵闷响。

    此时此刻,狼枪已经冲破了盾牌兵的防线,一脚将盾牌兵踹飞,反手一拳打在正要爬起来的刀手脸上,那刀手只觉得脑袋一震,天旋地转之后,便没了意识。狼枪顺势将他手里的刀捡起来,朝着枪兵就杀了过去。

    那枪兵怎么也想不到,百战百胜的鸳鸯阵竟然被眼前这个江湖刀客攻破,一时失神。但他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眼看狼枪即将杀到面前,立刻横起长枪和他拉开距离。

    一个简单的动作,狼枪便能看出这人是个老兵,和他纠缠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他突然调转方向,朝着另外两人奔去。

    左侧的盾牌兵和刀兵要对付和兔子一样灵活的二呆已经用了全力,哪里还能应对突然袭来的狼枪,一个交手间便被击溃。

    “留着命。”狼枪喊了一声,二呆停在半空的剑这才没落下来。

    瞥了眼仅剩的枪兵,凭他一人已经没法对他们造成威胁。远处的马队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以狼枪对西北地势的了解,应该能躲开这些人。

    狼枪舒了一口气,抬脚将身边的盾牌兵踢晕,冲着二呆道:“走。”

    说完,他转身就要去取斧头,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按住了狼枪的脑袋,一股沉重的感觉袭来,直接将他压了个跟头。狼枪半跪在地上,二呆的右手抓着他的头发,整个人正是压在了他背上。

    在二人身前五步的沙子里,有什么东西冒出了头,狼枪能认出来,那是箭矢的尾羽。

    “不会吧?”狼枪盯着那截尾羽,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只是鸳鸯阵,连弓箭手都有?而且用的还是……辽东的箭!

    二人慢慢扭头,在他们身后,十几匹骏马屹立在旭日之下,其中一人手中正握着一把硬弓,阳光照应,光彩逼人。

    “大人!他们就是要找的人!”那枪兵见到突然出现的众人,赶忙高声喊道。

    握弓之人扫了眼倒地的四人,又扫了眼狼枪二人,沉声道:“怎么回事?就他们两个,就破了你们的鸳鸯阵?”

    枪兵眼中露出羞愧之色,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鸳鸯阵稀里糊涂的就溃败了。

    就在这时,马上的人突然分成两边,一辆马车穿了过来。车帘撩起,一个瘦弱的人影站了出来。

    “对这鸳鸯阵,他可能比你们还要了解,破就破了,也怨不得你们。”那人说着,转头看向狼枪,露出了笑容。

    “我没说错吧?辽东铁骑兽字营百夫长,狼枪。”

    那人又补充道:“对了,现在在你的名号前面应该加一个前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狼枪身上,二呆也是一样,他看着狼枪,眼中满是疑惑。

    狼枪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傻傻的看着马车上的人,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俩。

    突然,他的嘴角微微一撇,狠狠的闭上眼睛再睁开,似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半晌,狼枪的脸色露出了笑容,一种发自内心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笑容。

    “郑如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