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0章 光芒

    看到这里的时候,催甫的心头一紧,连紧着往下看,后面的内容,带着一丝丝悲凉的味道。

    而随着他看得越多,何穷的身影越加凝实,身上阴气更盛,竟是渐渐地占据了上风,将另外一个鬼魂压制。

    这片鬼打墙的空间出现了一些波动,地面、墙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歪斜,空气扭曲着。

    那只鬼魂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化成一团黑色的气体远遁了,他一远遁,这片空间出现道道裂痕,有行人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传了进来,可是这个空间还是没有消失。

    何穷转过头来看着催甫。

    催甫将目光从书上收回,小心地一步一步地走近何穷,何穷也朝催甫接近过来,却站在小区门口,不再移动。

    催甫没有将书合上,虽然停止了阅读,但书页始终停留在那一页,带着悲哀意味的一页,道:“原来你是这么死的。”

    何穷身体抖了抖,因为催甫这句话,身上出现了道道伤口,鲜血染红了破烂的衣服。

    那些伤口触目惊心,像是被野兽咬到了般,大腿上的肉被生生撕咬下来,身上还有深深浅浅的齿痕,伤势致命。

    但何穷身上的阴气却更加强烈,离他越近,催甫感受到的冷意更加强烈,迈步都有了艰难,不是没有力气,而是有心无力,他还想要往前走,那一步却重如千钧,怎么也迈不起来。

    “你想改变自己的人生,不想再重复以前的生活,所以你决定铤而走险,但却在这里止步了。”

    催甫的话似是勾起了何穷的共鸣,他往催甫这里又接近了一些,站在了小区的边缘。

    这片鬼打墙的空间还在维持,因为先前那只鬼魂的远遁而变得不稳,但却因为何穷的存在而延续,催甫能够听到外面行人的声音,但声音很小也很少,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声音传过来的有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真的已经很晚很晚了,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将书举高,里面记载的是何穷的故事,也是何穷一身灵力的集合,何穷的目光第一次被那本书吸引了过去。

    也是在那瞬间,催甫手中的符箓也朝何穷的胸口印了过去,何穷万料不到催甫会突然对他出手,反应不及,符光闪烁,他的身体被打散,这片空间的阴气鼓荡了起来,但鬼打墙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小区门口,有行人,走进了小区里面,里面回过头来看看催甫,眼光怪异。

    催甫也知道自己站在这小区太久了,转身就跑开,同时拿出手机看了看,快要凌晨一点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了。

    街上的行人已经稀疏可数,许多家商店已经关门,灯光也灭了一大半。

    来到中心医院前,这里还灯火通明,催甫连忙进去。

    催长书说何穷是从医院里跟着自己离开,这说明何穷一开始就是在这医院里,他的遗体会在哪里,催甫还不知道,但潜意识里认为是在三楼,因为他早先也是将张成林送到三楼来,然后便回去了。

    医院里面人并不是很多,有护士在轮值,催甫在前台询问叫何穷的病人,护士找了一些,没有找到这个人,对催甫摇头。

    催甫想了想,道:“我是他的朋友,听说了他的事,我想他被送来的时候可能已经昏迷不醒,我知道他的伤很重,现在可能已经……”

    护士顿时想了起来,目光带着遗憾看了催甫一眼,摇头道:“请节哀,他的伤势确实过重了。”

    “那他现在在哪里?”催甫连忙问。

    “我记得他经过抢救之后转入302病房单独看护,但还是没有熬过去,在那里咽了气,现在的话,应该还在,但很快就会转入太平间,等待亲属来领遗体。”

    “我想去看看他。”

    护士有些为难。

    “拜托了,我看一眼就走。”

    “那……我帮你登记一下。”

    得到了许可,催甫走向电梯,心中却很不平静,从催长书那里得知何穷是从医院跟上他的,他便起到医院来了,他也不知道人都已经死了,自己还赶到医院来干什么,只是在苦无线索的情况下下意识里的决定,然后一边赶路一边翻开何穷的书,慢慢了解他的故事,同时与他周旋。

    原本心中对何穷的愤怒还有不满,却都在这一刻变成了怜悯,因为他死了,而且死得很惨,是被狼犬活活咬死。

    从决定要去抢的那一刻开始,何穷就在锁定目标了,而他锁定目标的标准,便在于“公平”二字,他盯上了一家富户人家,家大业大,一看就知道很有钱的那一种,夜深人静,他爬树溜进了二楼,也避开了养在庭院里的几只狼犬。

    偷和抢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偷的过程中不能被人发现,而抢,则是在被人发现之后依然还要达到目的,或许这种抢终究算不上抢,但对于那个时候的何穷来说,那就是抢了,即便走的依然还是偷的老路子,这次他决心要做一件大的。

    这一家人家确实很有钱,而且何穷去的时候,家里大人出门,只有一个小女孩已经睡着了,何穷尽量保持着安静,在宅子里翻箱倒柜,但却没有多少现金。

    这些钱远不够,达不到何穷想要做一件大的程度,又溜进了几个房间,翻出了不少值钱的首饰,何穷兴奋之下发出了一些动静,小女孩睡眠浅,被吵醒了。

    出来的时候与小女孩撞了个正着,何穷也被吓了一跳,一时乱了分寸,小女孩还小,他倒不担心小女孩来拦他,只怕这家里还有别的大人,会被惊动,再也顾不了那许多,低吼了声“闪开”,便从小女孩身边跑过,从楼梯跑了下去。

    小女孩并没有出来追他,只是看着他推开一楼的门离开了,但紧接着庭院里的几只狼犬被惊动了,朝着何穷咬来。

    狗吠声也让小女孩的心揪了起来,她连忙下楼,呼喊住了那几只狼犬,看到了一身狼狈的何穷,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偷来的首饰掉在地上,小女孩认了出来,那是她妈妈很喜欢的东西。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哥哥浑身是血,伤势极重,小女孩过来扶他,声音清脆好听还带着单纯:“小哥哥,你伤得好重,我帮你叫医生。”

    那声音带着温暖,直击何穷心灵深处,让他震动,回头看了小女孩一眼,用力地挣脱开她,拿出浑身力气却只能发出虚弱的低吼:“不用你管!”

    他爬了起来,挣扎着想要离开,小女孩将那一袋首饰给他递了过来,何穷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你快走吧,爸爸很严厉的,妈妈也说偷东西不好,他们要是回来撞见你会打你的。”

    何穷却没有注意听小女孩的话,而是呆呆地看着那一袋在她一双小小手掌上静静躺着的首饰。

    “干……干什么?”

    “你得去看医生,但你一定没钱,这些你拿去。”小女孩理所当然地说着,歪了歪头想了想,又补充道,“这不是你偷的,是我送你的。”

    小女孩身上的光芒是那样的温暖和耀眼,照亮了他心中所有的污秽,何穷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慌,一刻也不想多留,撑着最后的力气,接过首饰便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