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留下来陪五玩?

    听到那郝天志这样说,原本就有些心虚的莫启东,顿时心中更加心虚了。

    不过他却是强作镇定,深吸了一口气,满脸凝重的看着那郝天志道:“这位大哥既然认识我父亲,那也算是自己人,不知道尊姓大名?”

    “呵呵,你们在老子的场子,打了老子的客人,却还不知道老子的名字?”

    那郝天志听了莫启东这种,分明幼稚却假装成熟的小屁孩的话语,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后他却是很是霸气的,大手一挥,豪气云天的道:“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江北郝天志!”

    “郝天志?”

    众人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的大惊!

    在江北省,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身为一个一个江北人,你可以不知道如今的省长市长是谁,可是却不能不知道,郝天志是谁!

    很多人起初听了这句话,肯定会感到荒唐可笑。

    可实际上事实就是如此,省长市长也是几年一换,可是郝天志却是在这江北经营几十年,势力早就根深蒂固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郝天志的背后,还有大靠山,相传,上一任的江北一把手,就是因为和郝天志产生了矛盾,最后被郝天志凭借背后的大靠山给扳倒了!

    由此可见这郝天志在江北的影响力了!

    叶飞扬初来乍到,自然是没有听说过这位郝天志的威名,可是其他人却是不同,他们大多数都是土生土长的江北人,对于这郝天志的威名,自然是如雷贯耳了!

    “郝,郝天志?”

    甚至刚刚还嚣张叫嚣的几个公子哥,现在说话都有些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的了。

    “郝天志?”

    就连那何来辰和莫启东,在知道了眼前来人是谁之后,也都脸色一变,露出来了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

    “刚刚那位嚣张叫嚣,说是个来人都得给他面子的东哥呢?”

    郝天志看着眼前这群,被他威压,吓得战战兢兢的年轻人,不由的就是得意一笑,而后看似温和,却充满了阴森的开口。

    听到郝天志这样询问,那莫启东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要是别的混混头子,他还可以凭借父亲官方的身份压一压,可是眼前这位却是不同,别说是他莫启东了,就算他父亲来了,恐怕也得给对方一个面子吧?

    所以,此时此刻,这莫启东又哪里敢开口说话?

    跟在郝天志身后的马老板,看到了这一幕,不由的就彻底放心下来了,事到如今,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这郝天志是完全将这些个小朋友们给吓住了啊!

    于是那马老板便怒气冲冲的上前了几步,来到了那莫启东的跟前,伸出手来,毫不犹豫的扇了过去。

    “我让你嚣张!”

    啪啪!

    莫启东的脸上被那马老板重重的打了两个耳光,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印痕。

    可是,刚刚还满脸得意的说,不论谁来,都得给自己一个面子的莫启东,此时此刻却是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还有你,刚刚就是你冲在最前面吧!”

    那马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那何来辰的跟前。

    毫不客气,伸出手来,啪啪啪的,就是一顿耳光抽打了过去。

    那何来辰只敢站着挨打,别说是还手了,甚至连防御的心都不敢有。

    直到那马老板啪啪啪的打的手疼,兴许是有些累了才收手。

    看到了马老板收手,那何来辰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心中想着这若是再让这个家伙打下去,迟早是要破相啊!

    然而,就在何来辰刚刚松口气的时候,那马老板却是满脸狰狞笑容的看着何来辰道:“你好像一冲上来,就是给老子一脚是吧?”

    听到马老板这样问,何来辰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可马老板却是阴森笑着伸出脚来,对着何来辰的裆部就是一脚!

    嗷呜!

    何来辰呜咽惨叫一声,伸出手来,捂住了裆部缓缓的蹲了下去。

    其他的几个之前冲上去,胖揍马老板的青年,也是没有好果子,那马老板每人赏了他们几个耳光,这才解气。

    值得一提的是,叶飞扬之前只是在一旁看着,而且和何来辰这些家伙明显不合,倒是没有被这马老板追究责任。

    何来辰和莫启东被人这样欺负,心中自然是充满了火气,可是这里是人家郝天志的地盘,他们哪敢说什么,只是想着挨顿打这事儿就这样揭过就算了。

    只不过,在揍了那群公子大少们之后,那马老板显然没有这样将事情揭过的意思。

    他色眯眯的看着那李晓燕,满脸银荡的笑容走了过去。

    伸手一把抓住了那李晓燕的胳膊,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就是一阵乱摸。

    “啊,来辰救我!”

    李晓燕被这马老板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惊慌失措,忍不住的大叫求救了起来。

    然而,一向在她看来是英明神武,潇洒不凡的男朋友何来辰,如今却是跟个缩头乌龟似的,只能尴尬的在一旁看着,不敢上前一步。

    “还有你,你!”

    那马老板一边抱着李晓燕,一边就朝着杨碧莹和白冷月走了过去:“你们三个今晚留下来,陪我和郝老弟,我就饶你们一次,要不然,今天老子非得把你们装进麻袋,扔进江里喂鱼!”

    一听这话,在场的人,不由的脸色一变。

    尤其是那杨碧莹和白冷月,看着满脸银荡笑容,朝着自己走来的马老板,更是心中惊慌失措了起来。

    此时此刻,她们的心中,真是前所未有的绝望。

    通过之前种种,再看看那被马老板抱进怀里蹂躏的李晓燕。

    杨碧莹和白冷月不由的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何来辰身为李晓燕的男朋友,如今李晓燕受辱都不敢出手救援,那更别说是她们了!

    “难道说,今晚注定要**在这里吗?”

    杨碧莹有些不甘。

    “也许我真该听一下叶飞扬那个混蛋的话!”

    白冷月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听叶飞扬的话,之前离开!

    只可惜,现在后悔,未免有些晚了,因为那马老板已经满脸银荡和狰狞的朝着她们扑来,伸出来了邪恶而又肮脏的爪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