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的179章 景王殿下的古怪嗜好

    宁陌笙没有想过,她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这样质问旁人对自己的感情。

    这种事宁陌笙从前不会做,只是她没有想到,穿越而来,自己也变得勇敢了。

    她曾经错过了风城,而现在,宁陌笙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萧承景。

    萧承景给她的感觉,比风城还要强烈还要鲜明。

    宁陌笙看向萧承景,一字一顿地问道:“景王殿下给我这个,是何用意?”

    萧承景看了宁陌笙良久,这才微微弯唇道:“本王曾经对你说过,此一生,只愿与一人终老。”

    宁陌笙的心跳陡然快了起来:“所以景王殿下的意思是”

    “什么人!”萧承景忽然护着宁陌笙,就是一个转圜。

    宁陌笙也意识到了不对劲,那诡异的风声之中,夹杂的是如此凛冽的杀机!

    在这京城里头,是谁敢这样放肆?!

    宁陌笙被萧承景护在怀里,刚想动,就被萧承景按住了:“我知道你会功夫,老实点。”

    宁陌笙沉默下来

    他知道自己会功夫,还定要这样护着自己。

    “我今天穿的男装。”见萧承景的暗卫都已经迅速就位,宁陌笙知道没什么危险了,这才小声道。

    萧承景眉头微微一簇。

    宁陌笙促狭地说了下去:“所以景王殿下若是再护着我,到时候掌灯的人来了,难免要说殿下的恩风流韵事。”

    什么风流韵事,这小丫头一脸的狡黠,分明是在说,等下有人来了,景王殿下您断袖的小话本就有了好吗!

    萧承景简直哭笑不得,见明焕已经带着人回来,这才蹙眉道:“怎么回事?”

    “景王殿下,那人戴着七皇子殿下侍卫的腰牌,只是很像是刻意栽赃。”明焕哑声道。

    萧承景冷哼一声,道:“没死吧?”

    “他们都想要咬破毒囊,但是被属下摁住了,没成。”明焕道:“四个人,死了一个。”

    “直接押进衙门去。”萧承景说道,他这才松开手,看向宁陌笙:“本王送你回去。”

    “不必了。”宁陌笙紧忙道:“景王殿下您快入宫吧,这种事耽搁不得。”

    萧承景有点郁闷。

    他发现在宁陌笙身上,很多手段都是用不得的,那些小话本里面所说的,英雄救美,刚刚宁陌笙的脸色简直是一万个抗拒和不愿意,甚至在自己的怀里还打趣自己。

    而其他的手段就更是了,比如现在

    萧承景想要送宁陌笙,可是宁陌笙根本没有半点小鸟依人的意思,简直恨不得来个大鹏展翅直接将自己推进宫里头去。

    萧承景为自己的想象叹息一声,道:“听本王的。”

    宁陌笙还想开口。

    萧承景冷冷道:“不然明日开始,日日让你去军工厂办差。”

    宁陌笙沉默下来,乖顺地跟在了萧承景身边。

    那样子有点像是皇子身边的陪读,萧承景多少有点心猿意马。

    宁陌笙小声道:“殿下。”

    “怎么?”

    “真的有人看过来了,我要不要将头发解开?”

    萧承景:“你想让人说,本王喜欢男扮女装的?”

    宁陌笙不说话了,萧承景居高临下地看过去,就见宁陌笙在憋笑,腮帮一鼓一鼓的,像是偷吃东西的小仓鼠,可爱地要命。

    萧承景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宁陌笙的头。

    宁陌笙没反应过来,犹自在那里说着:“对了殿下,小麒麟现在长大了,特别可爱。”

    萧承景微微一笑:“是吗?”

    “恩,下次我去军工厂办差,就将小麒麟带过去,给殿下瞧瞧?”宁陌笙一转头,脸色微微变了,她一把抓过萧承景的袖子,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承景眉头微蹙,道:“没什么。”

    “这分明就是刚刚伤的”宁陌笙看向萧承景的手指,那上面有一个小血珠。

    “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刚刚明焕没说什么,就意味着那箭上没有毒。”萧承景沉声道。

    宁陌笙摇摇头,道:“怎么能没事?景王殿下伤到了,那就是大事。”

    萧承景微微一怔,看向宁陌笙。

    宁陌笙道:“有纱布吗?”

    “什么?”明焕一怔。

    宁陌笙道:“就是包扎伤口的。”

    “哦,是。”明焕应下,心说那箭上的确没有毒,这么小的一个伤口,殿下从前也是不会理会的啊

    宁陌笙却将萧承景的手拿了起来,认认真真地包裹了起来。萧承景就看着宁陌笙不停地动作,先是从袖子里面摸出了点什么,在上面撒上,萧承景眼睁睁地看着那红色的液体被不均匀地涂了一手,忍不住微微蹙蹙眉,然后宁陌笙就继续动作了,在上面轻轻划

    了几道,这才用那布条慢慢地将萧承景的手

    缠成了一个粽子。

    萧承景似笑非笑地举起自己的手,道:“你这是想让本王去讹诈?”“怎么能是讹诈呢?本就是伤到了,只是大伤口和小伤口之间的差别。”宁陌笙微微笑道:“刚刚我是给殿下稍微画了一下,那个叫做伤口妆,东西不太全,画得也不够好,但是远远地糊弄一下是足够了

    ,殿下记得找个相熟的太医。”

    萧承景笑意深了几分:“没想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心思。”

    宁陌笙小声道:“只是喜欢罢了。”

    萧承景伸手想要摸摸宁陌笙的头,然而手伸出去就有点郁闷,这被包的像是个粽子似的,摸头都变得无比艰难。

    宁陌笙丝毫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道:“好了,殿下快去吧,我也要回府了。”

    萧承景这才低沉地应了一声:“恩,本王看着你回去。”

    宁陌笙微微一怔,心底有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让她整个人都跟着颤了颤,这才浅笑道:“好。”

    那种感觉很美好。

    像是整颗心都被人填满了一样,温暖而幸福。

    宁陌笙进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三分笑意,就见唐怜珊就在后院门口等着,见宁陌笙回来,这才眼睛一亮:“小姐,我一直在等您。”

    “怎么?”宁陌笙微微蹙眉。“小姐可是去了浣花楼了?”唐怜珊还在笑,可是宁陌笙总觉得,她的脸色微微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