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离 从玫瑰酒吧离开

    冷墨完全没明白老太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心里明白,从自己中了尸毒的那一刻,自己就别想再过一般人的生活。

    回到77号小楼,冷墨开门进去,发现红妈在客厅里端坐着。

    “阿红,今天下班这么早?”

    做夜场的,就算下班早一点,也得到四五点,但现在才是一点来钟。

    红妈看见冷墨回来,脸上露出笑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肚子饿不饿,咱们出去吃宵夜吧。”

    仔细一看,发现红妈的眼眶微红,而且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

    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冷墨心里想,嘴上回答:“好啊,我来的时候,看钱隔壁街还有几家烧烤店还在营业。”

    红妈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手包,和冷墨走出家门。

    路过街口杂货铺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那老太太,不过看红妈的反应,应该是看不到。

    路过老太太身旁的时候,老太太没有言语,只是盯着他,脸上挂着不知何意的笑容。

    到了烧烤店,两人点了一些烤串,要了一箱啤酒。

    红妈心情不好,并没有吃太多烤串,而是一杯接一杯喝着啤酒。

    酒和多了,心中的压抑便开始宣泄起来,不知不觉,她抽噎着和冷墨说起来了今天的经历。

    红妈进入夜场几年后,遇到了张狂,被张狂看中,带到了玫瑰酒吧,做起了妈妈。

    这些年虽说依旧是在夜场做事,但好在自己不用一天去服侍几个男人。

    但,今晚一个来玫瑰酒吧玩的老男人,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看上了红妈,点名要她陪睡。

    红妈许久不出台了,自然不愿意,婉言拒绝,可那老男人完全没有放过的意思,直接把钱摔在了她的脸上。

    臭骂道:“真他妈把自己当回事了,出来做就不要装纯洁,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老子直接不吊你,肮脏的东西。”

    这件事自然是惊动了张狂,本想着有张狂解围,可以处理这件事。

    但是,张狂到了之后,并没有给红妈出头,而是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原来,那老男人并不是一般人,而是上京县洪州大酒店的老板。

    张狂是中山路的扛把子,但并不代表着他就能为所欲为,遇到比他更厉害的角色,他也得乖乖俯首称臣。

    而后,红妈被送进包间,被里面的五六个老男人玩弄。

    听到这儿的时候,冷墨手中正拿着酒**,气上头手上的力气猛一捏,啤酒**应声而碎。

    成为僵尸之后,他的力气与以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红妈见到这样的反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做这一行的身不由己,在别人眼里,完全没有被当作人看,只是一个玩物而已,你现在还有回头路。”

    两人喝到很晚,冷墨心中也是极其惆怅,但是怎么也喝不醉,就算是后来又要了两**白酒,喝在他的口中和水没什么区别。

    红妈就不行了,最后喝得不省人事,还是让冷墨给抱回去的。

    第二天一早,冷墨起来之后便去了学校,一晚都没睡,考虑了自己的情况,打算今晚就去酒吧找张狂,他不做了。

    到了学校,他先去了图书馆一趟,本打算借一些到班级上看,但去了之后就没挪动脚,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

    毫不意外,他去找林芳菲解释的时候,又是被一番说教,好在是他去的是图书馆,也算得上是学习,没有被太多的刁难。

    用过晚餐之后,他直接去了玫瑰酒吧,打算和张狂摊牌,至于欠的款,他会想办法还上。

    到了玫瑰酒吧,酒吧里还稀稀疏疏,看不到几个人。

    办公室里,张狂坐在老板桌后,红色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阿红,咱们合作了这么多年,你就这样走了?”

    红妈并没有穿着平时的那件红旗袍,而是穿着一条红长裙。

    语气不善地说道:“狂哥,你也知道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可昨晚的时候却没有给我半点情分,说好听点咱们叫合作伙伴,但是说难听点,我只是你赚钱的工具罢了。”

    张狂是个十分自傲的男人,心中很是不屑,嘴上说道:“底工资加加两倍,分红再加百分之五,如何?”

    红妈自嘲一笑:“狂哥,或许在你的眼里,我阿红就是见钱眼开的女人,但,现在恕不奉陪,那发的分红,就当是多谢这些年你的照顾。”

    说罢,红妈便要起身离去。

    张狂一巴掌拍在老板桌上,怒斥道:“你当玫瑰酒吧是什么地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魏红,若不是当初老子收留你,你现在不知道还在哪个夜场卖!装什么清高!”

    听了张狂的话,红妈去意更加坚定,张狂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没有半点人情味可言,哪怕今天要吃苦头,也要离开这个火坑。

    见魏红没有停下脚步,张狂站起身,语气如刀:“若是你走出这个门,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门外的冷墨自然是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猛地将门推开,走了进来。

    “不仅红姐要离开这地方!”冷墨语气坚定,没有丝毫的惧意。

    魏红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没想到冷墨这时候会闯进来,而且还会说出这番话。

    张狂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看向红妈道:“看来,你们两个有一腿,不然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要一起离开。”

    魏红冷声道:“若是你这么想,我也不解释。”

    她不是冲动才做出这件事,因为她手中有筹码,不然也不敢和张狂公开叫板。

    张狂缓缓坐下,点燃一支雪茄,缓缓说道:“若是你们觉得能离开,就试试,能走出这个门算我输。”

    魏红知道,若这时候还不亮出底牌,他和冷墨真走不出这个门。

    “这些年,酒吧里的勾当我都有记录,还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如果我死了,那东西肯定会公之于众,到时候恐怕这玫瑰酒吧就开不下去了。”

    张狂听到这话,心中一凝,没想到魏红对自己很早就有了戒备之心。

    表面上,玫瑰酒吧只是做做那方面的生意,但是私下参杂卖一些不该卖的东西,若是事情捅出去,这玫瑰酒吧必倒无疑,他更是会进大牢!

    今天会三更,求点推荐票,谢谢。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