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风平1浪静

    "第二十一回风平浪静

    “紫紫睡了吗?”擎仓在敲门,“我还是烧了点姜汤,给你送过来了。”

    紫烟打开了门。

    “喝了茶,我陪你,你好好休息吧。”擎仓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雨下了整整一夜,紫烟没睡着过,天蒙蒙亮,她起床后到看见擎仓趴桌上睡得真香,于是打开了大门,想出去买点早点。门外竟站着不少人。领头的就是上任房主周先生。

    “怎么啦?”紫烟故作惊讶。

    “紫烟姑娘,昨晚你们后院着火了,你们看到了什么?”周先生问道。

    “周先生,我哪敢去后院看呀,昨天又是打雷火烧,那通往后花园的门,我们兄妹两人可不敢去看。”紫烟说道。

    “那也是,不看的好,昨晚张老板喝酒经过后园子边上,看见里面火光冲天,他说天上打雷了,个个打在后园子,然后就下雨了……”

    “周先生,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去后面看看……你不是说以前那边有蛇妖吗?也许老天帮着来除妖了。”紫烟说道。

    众人闹哄哄,都进了后院,领头的还是旧日的房主,他胆子应该在凡人中算是大的。后园子假山破裂了,而大火把一切都烧没了,在火圈中就是连枯骨都不见一根,除了地上有个大洞之外,已经没什么可看了,那洞里更是烧得光秃秃的。

    “原来都没了?早说她那么作恶,神仙饶不了的。”周先生说道,“可惜了。”

    他竟然还拿出了香烛,祭奠起了死去的生灵。

    “……你早日改邪归正,早日投胎为人……”

    “先生见过那妖蛇?”紫烟问道。

    昨天见过的张大婶轻声说道:“那妖蛇我们都见过,祸害得周家不安宁,周先生为人正直才没受到伤害,他家的管家就死在那蛇精手里。”

    “你们怎么没事?”

    “她呀,只招男人,对我们这些女人,她可不感兴趣。”

    “她不会吃人吗?”紫烟继续问道。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何况我们就没亏待过她,周先生一家可是一日三顿好好供着,就怕得罪了她。”

    “那房子怎么卖给我们了?”紫烟说道。

    “瞧你说的,谁家里喜欢养着一个害人的妖精!这当家的周家娘子还能让全家与妖怪为邻?”张大婶说道,“你们兄妹这下子还真算捡到便宜了。”

    院子里乱哄哄了,这日上三竿了,人流也渐渐散去了,也没见到擎仓出来看热闹,紫烟的心头总觉得不妙,于是他回到了屋子里。

    擎仓还是趴在桌子上,但是他的额头却冒着冷汗。

    “仓!你怎么啦?”紫烟想摇醒他。

    他睁开了眼,说道:“我自作自受,中毒了!和那草丛中的男人一样,浑身无力。”

    “你不是翼族的人吗?怎么也会这样?人家周先生是凡人也没见得丢命……”紫烟说道。

    “你没听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吗?”擎仓说道,“她的毒竟然是延迟发作的,怪不得草丛里那人还有气息。”

    紫烟搭了搭擎仓的脉说道:“我学医不精,你的毒我解不了。怎么办呀?”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蛇毒已经渗入他体内了,看来昨晚他也喝那些男人一样管不住自己,自己竟然还天真地以为他改了翼族的坏毛病。

    凡间的普通药只能帮他拖延时间,昔日房主周先生得知前来探病,轻声对紫烟说道:“姑娘不如准备下后事,我看你哥是活不成了,昔日我家管家也是如此的。”

    “带我回家,我家里有医生……”擎仓说道,“不……带我去青丘,找十里桃林里隐居的折颜上神,他上回就救过我,我不能回去,回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折颜上神?他竟然知道天地间最好的医生,可是折颜怎么会替那么个翼族人看病,除非他非富即贵,只是上神从不在乎钱,看病都是凭自己的心情的。

    见死不救?紫烟绝对不是这种人。

    紫烟把擎仓背在了身上,离开了这座本以为可以安身的锦官城,往东而去。

    两百年了,桃林似乎没变,但是两三百年前的桃树却都长大了,在这仙界中唯有十里桃林永远那么美。

    “折颜上神说得真没错,原来紫烟姐姐回来了!”真真早早在桃林外等候了。真真已是一名少年郎了,容颜俊秀,长得还有几分像自己,这自己的容颜也许就是东华从狐族取来的。

    “折颜上神呢?”紫烟问道。

    “在药庐呢,说是在烧洗澡水,都已经烧了三天三夜了。”真真说道,“姐姐带了病人回来,上神怎么全知道?”

    “折颜上神能掐会算的,三天前,我们都还没事,他竟然知晓了,看来还真是我学艺不精,本来要是算出来,就可以阻止事情发生。”紫烟说道。

    “紫烟姐姐,你这么想就不对了,要是你要强行扭转乾坤,那么天地间所有的事情都会乱套的。我们家上神只是顺其自然而已,你带来的人会无恙的。”白真说道,如今他都把大半时间丢在了桃林与折颜为伴。

    白真领着紫烟往里走,桃林里布过阵,这阵法与两百多年前又不一样了。

    “其实我们上神不喜欢他人打扰,姐姐是自己人,上神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药庐的水烧好了,但是药庐里的折颜上神却不在。

    白真拿起了折颜留在桌上的纸说道:“上神去东海了,让你把病人泡在浴桶里就是了,要泡上七七四十九天,水还不能太冷,所以让你及时把药浴汤烧了给他加进去更换。”

    “真真!帮我,”紫烟说道,一人烧水岂不是太辛苦。

    “我约了哥哥们去玩的,要不你自己弄个分身轮流?”白真的主意真绝了。

    分身?那根本是一般神仙做不了的,要一定道行,自己根本没有那份道行。

    整整四十九天,与一个半昏迷的活死人在一起,烧火做饭烧水,好在紫烟不是个扭捏的人,干就干了。算算日子四十九日期限马上就到了。

    终于晚上可以好好睡了,按照折颜的说法,那擎仓会在今天醒来。可是一早外面就是一片黄雾,还带着呛人的气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