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速之 客

    科恩看着桌子上爷爷的照片,他又想起他很多次看到过爷爷在这张桌子前拿着那张帛画看,到底是什么让爷爷如此着迷中国?他在中国待了那么多年,他几乎走遍了中国的每个地方,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拍摄很多照片,中国到底有多么神秘?

    科恩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科恩先生,打扰了,”

    科恩扭头看到书橱旁边站着一个陌生人,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在随意地翻看。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

    “门没有锁我就进来了?”穿着一身长袍的陌生人说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

    长袍人没有回答科恩,他把书放回书橱,他走到科恩旁边看看桌子上那些老照片,他拿起其中一张问科恩:“你对你的爷爷知道多少?你知道他在中国的经历么?”

    “先生,这不需要你来解释,请你离开这间房子,不然我就要叫警察了,”科恩努力保持镇定地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你爷爷在中国的所有故事,难道你也不想知道?”

    科恩开始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他怎么会知道爷爷在中国的事?看他的模样年龄和自己差不多。长袍人看出科恩有所怀疑,他从长袍中取出一张塑封的纸给科恩看,

    “这是你的爷爷在中国游历时清朝皇帝发给他的护照,”

    科恩看看长袍人手里的所谓护照,上面的中文字从右到左竖式而写,护照的护字上还画了一个圈,在护照左侧是四个大章,最下面有一个圆的小章,他一个都看不懂。

    “还是我来给你翻译一下吧,”长袍人说。

    “大英钦命駐劄漢口管理本國通商事務領事官霍 為給發護照事照得天津條約第九款內載英國民人准持照前往內地各處遊歷通商,執照由領事官發給地方官蓋印經過地方如飭交出執照應可隨時呈驗無訛放行,僱船僱人裝運行李貨物不得攔阻,如其無照其中或有訛誤以及有不法情事,就近送交領事官懲辦。沿途止可拘禁不可凌辱等云。現據醫生莫理循稟稱欲由漢口前赴(湖北、甘肅、雲南、四川)遊歷,請領護照前來。據此。本領事已查核故發護照應請大清各處地方文員員弁驗照放行,務須隨時保衛以禮相待。 一千八百九十四年(光緒二十年) 大清欽命監督湖北江漢關黃德道加印。”

    长袍人读完继续说道:“这张护照一直收藏在你爷爷出生的国家澳大利亚,在一所叫奥德莱德大学的图书馆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科恩问长袍人。

    “你不用管我如何知道的,关于你爷爷的故事我还知道很多,你若是想听,我倒是有时间可以给你多讲几件。”长袍人

    打量着这所房子说。

    “你如果愿意讲,我倒是还有时间听。”科恩一直想知道关于爷爷的那些故事。

    “你爷爷的全名叫乔治·厄内斯特·莫理循,一个有探险精神的旅行家,他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里,他游遍中国,并从各个地方搜集各种文献资料,以此在中国建了一所图书馆,当时的中国人都叫它莫理循文库。还要提一点,你的父亲也是出生在中国,恐怕你的父亲没有告诉你吧。

    当时你的爷爷和朝廷里的大小官员都是朋友,一个短命的新皇帝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 条大街,叫莫理循大街。后来你爷爷来英国之前,将他的图书馆卖给了一个日本人,而日本人就以此建立了亚洲最大的东洋文库。而在你爷爷带回来的那些东西里面,却有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属于你的东西?要知道爷爷已经离开我们很多年了,怎么可能有你的东西?”

    “一张帛画,你难道没有见过?”长袍人问科恩。

    科恩听他说是一张帛画,他心里不由得大吃一惊,“难道是那张格拉夫拿走的帛画?”

    “那张帛画是我的祖先留下来的, 后来却被一个叛徒偷走,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找它的下落。”

    “但是,我想我这里可能没有你想要的东西。”科恩假装镇定地说。

    “或许你先看看这张照片再说出你的答案会更好些,”长袍人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科恩。

    科恩接过照片,他看到照片里是两个年轻人的合影照,背景是在一个校园的草地上。其中一个是年轻时的爷爷,另一个看起来眼熟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你再看看你爷爷在中国照的这张照片,”长袍人从书桌上拿起一张照片递给科恩,这张照片中的远处是一片沙漠,他的爷爷和一个头上包着一块头巾的男人一起坐在一张破旧的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两个瓷碗。

    “这两张照片里的男人是同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斯坦因,他很早就认识你的爷爷,同你的爷爷一样,他也在中国呆了很多年,只不过他在中国的目的是四处搜寻奇珍异宝,然后再将它们偷运到不同的国家卖钱。而他从中国的一个道士手里拿走了那张帛画,后来又送给了你的爷爷。”

    “即便如此,但是我的爷爷离开中国前将很多东西都卖掉了,你怎么认为它会在我这儿?”

    “我已经去过日本的东洋文库,还有你的两个哥哥那里,他们哪儿都没有我要的东西,我想你还是把东西交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科恩见长袍人站起身走到一盆刚刚盛开的酢酱草旁边,他往上面撒了一层红色的粉末,盛开的酢酱草慢慢开始枯萎,最后枝枝叶叶都化成了灰烬。

    “我相信你一定告诉我那张帛画在哪儿的,是吗?”

    “那张帛画在我读大学时被一个叫格拉夫的瑞士同学拿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张画。”

    “他在瑞士哪儿?”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在瑞士少女峰下的小镇上有一家酒店。”

    “我相信你说的,科恩先生,希望日后能再见到你,这张照片就留给你吧,”长袍人说完出了房间。

    科恩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他看着那些照片陷入了深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