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第十九章 前往广陵学院

    荒芜的官道上,一队车马疾驰而过,洋洋洒洒的留下一地尘土。

    车队一共三十余人,队首八匹高头大马昂首疾驰,六架马车位于中间,而队尾则有整整十匹黑色骏马。也就是说整个车队至少有十八人是护卫,这些人个个身着藏青色军装,腰间挂着三尺七寸长的朴刀。每个人看起来都神采奕奕,浑身带着淡淡的肃杀之气,显然是经过训练的士兵。

    “到哪了?”一个无力的声音从第二个马车中传了出来。

    队首的一个汉子闻言,立刻急拉缰绳,转身驱马至第二个马车处,恭敬道:“少爷,我们到了全州边境,利用传送阵穿过全州就到黎伏州了。”

    “唉,还有这么远啊,要不我们休息下吧,大家都辛苦了!”那无力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在征求这汉子的建议。

    这汉子刚准备说到了全州在休息吧,谁知道便见那马车帘子已被捞了起来,一个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男子钻了出来。马夫见状立刻死死拉住了缰绳,不待他有什么动作,那病怏怏的男子一下子从车上跃了下去。

    “好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那汉子一脸无奈,心中不住的吐槽:这小祖宗一路上不断的要求休息,明明七天路程硬生生被他拖到了第十天。

    病态男子下车之后二话不说,径直朝第三辆马车走起。到了马车前,先清了清嗓子,柔声道:“舒小姐,下来休息一下吧!”

    车内没有回应,但这病态男子依旧笑吟吟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唉,舒怡你下去吧!我在上面看看风景,额、不,是好好的凝聚下法纹。”一个略微疲惫的声音在片刻之后响起,话语中充满了无奈。

    这时,马车上的帘子被掀起,一个美丽的女子缓缓下来,一脸埋怨的看着这个病态男子说道:“黄宗华,你怎么老是休息啊,广陵学院还去不去了?”

    “啊,这一时不见舒姑娘芳容如隔三秋,黄某唐突了!”黄宗华虽然像是在给舒怡道歉,但脸上一片得意之色显露无疑。不仅如此,他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趁机拉着舒怡的手,带着面无表亲的舒怡一起喝茶……

    这黄宗华乃是祁阳郡郡王之子,为人有些放荡不羁但也算识大体,唯一的缺点就是好女色。当初舒怡和星河带着青郁边防军的地图来到了祁阳郡,表明身份后依旧被当做战斗英雄奉为上宾。

    两人见到祁阳郡王后,告诉他要借传送阵(修者界为图方便在每个郡州之间搭建了传送阵,除了大宗派或者大学院修士之外,其余人要用传送阵必须缴纳金币或者等价宝物。)去黎伏州。祁阳郡王却告诉他们,传送阵在两个高手打斗中破损了,正在维修中。星河一听便急了,差点跟祁阳郡王急眼。但祁阳郡王却说了句让舒怡疑惑的话:“哼,夜家小子,要不是看在你当年的功劳,我早就赶你出城了,还真以为你很金贵吗?”

    星河咬牙握拳忍了下来,不料舒怡当场翻脸,扬言要给祁阳郡王好看。不知是怕舒怡报复,还是忌予秦殇军威势,他没有对二人做什么,反倒告诉他们自己的儿子过几天要去广陵学院报到,自已可以安排一下。星河这才想到自己身上的那点钱财已经捐给青郁边防军了,再想想,这里离黎伏州有近万里之遥,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到?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第二天,祁阳郡王便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他俩。更没想到的是,他的儿子黄宗华在见了舒怡之后,便一副猪哥的模样,对她死缠烂打。一开始这黄宗华被舒怡打得叫一个惨啊,鼻青脸肿差点毁容。后来便老实了许多,似乎是他的父亲完全不管,居然还禁止大夫给他消肿。

    星河就无奈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告诉舒怡,让她自己看着办。然后就谎称自己要巩固境界,找了个僻静的屋子去修炼了。舒怡知道星河是看不惯这黄宗华,但又没有办法,毕竟他父亲实力强横。

    其实,星河是真的去修炼了,但不是巩固境界,而是凝结法纹。根据师傅的描述,自己凝结出的那个槐树叶的图案法纹似乎不是那种所谓的法纹。因为它存在与他的魂海中,而不在他的丹田内。他仔细的研究了一下那个秘术,师傅的意思应该是在丹田中凝聚法纹,当自己受到重创时,可以将其散去恢复自己的实力。而他这个图案法纹却不一样,他完全没法将其散开。不仅如此,这法纹的恢复能力有点偏向魂魄修复,着实逆天啊。

    整整三天,他才发现这法纹如何凝聚,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主要是因为每当他要凝聚出来的时候,魂海中那个法纹便会闪烁一下。这一闪烁,他凝结的法纹自动溃散,那些带着浓郁生机的灵力便一股脑的到了那魂海中的法纹里。虽然一个法纹都没有凝聚,但他赫然发现,那个闪着绿芒的法纹变了模样,变得像是翡翠雕琢的一般,圆润欲滴、栩栩如生。

    他没有沮丧,因为奇迹在离开祁阳郡的前一晚上发生了。星河一边提升自己筋脉的强度时,想着凝聚灵气,极度压缩会有什么反应?这是他曾经学到的一招,是在魔渊那个师傅之前学到的。不料在他极度压缩的情况下,灵力反弹,瞬间将他震得经脉紊乱,数口鲜血吐了出来。看着体内凌乱的气息,他立刻用魂识引导。

    没想到,没有一丝好转。他怒了,疯狂的用魂识去进攻体内紊乱的气息。这魂识与那些气息一接触,便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纷纷化成淡青色的灵力,这灵力之上还有淡淡雾气冒着,像是一根根带着仙气的青藤。

    等他将体内紊乱的气息稳定之后,却发现那些流淌在经脉中的灵气依旧是带着点点青芒,并无他恙。于是他做了个实验,用魂识包裹着灵力,一点点画起了那个法纹。过程出奇的顺利,只是一瞬间,一个栩栩如生的树叶法纹。他欣喜若狂,迅速将这法纹散开,一股淡淡的生机和暖意瞬间流遍体内各处,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顿时一振,思维都清晰了许多。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法纹散去只需一个念头,若是同境界之间,谁能阻止我的一个念头?只要自己不是瞬间被轰杀,谁能干掉自己!

    一路上,星河旁若无人的凝聚法纹,但是仅仅凝聚出两枚,因为他每次即将成功之时,都被那黄宗华的一惊一乍导致失败。所以,这次他直接让舒怡下车应付那黄宗华。

    没过多久,舒怡便又回到车上,她见星河还在修炼,小脸一瘪,气呼呼地坐在一旁,不理星河了。星河知道她上来了,但却装作没发觉。随着马车前行,星河慢慢进入了深层修炼。这次,他没有去凝聚法纹,因为那个太费心神和魂识。所以,他开始研究幻魔鬼踪。

    “世间绝妙身法并非以快著称,而是妙法生莲。”星河突然吐出一句不相关的话,脸上则是铁青一片。因为他认真地阅读完那幻魔身法篇时,准备尝试凝聚幻魔法衣(一个灵气幻影,当练至大成便可凝聚幻魔法身),刚刚到紧要关头,那黄宗华的声音又在外边响起。

    “舒小姐,我们到黎伏州了!”黄宗华见舒怡没有反应,一遍又一遍的喊道。

    星河一脸丧气地跳下马车,先是一惊,怎么在一片树林边缘,双眼回望却看到黄宗华悄悄把手伸向舒怡的手时,立刻不悦道:“喂,怎么就到了黎伏州?”

    “哦,我老爹在整个车队上布置了整合阵法,将整个车队整为一体,所以传送阵便一起把我们传过来了!走,我带你们去广陵学院。”黄宗华得意地说道,然后吩咐车队回到在黎伏州那几座属于自己的院落。

    舒怡见他一副得意便悄悄给星河说:“在全州有个飞行传送器,可以一次传送超过百人车队,应该是为了方便军队吧!他父亲有个好友在全州专门负责这飞行传送器!”

    星河哼了一声,不再理那黄宗华。

    这个地方很宁静,没有嘈杂声,有的只是自然的风息声。四处都是杂草和树木,只有一条泥泞的路朝着树林的深处延伸。三人没有说什么,一起朝那条泥泞小路走去。

    路很滑,但并不长。仅仅走了一炷香时间,一座庞大的白石建筑群,看起来气势恢宏,高七丈宽一丈七尺的巨大朱漆门更是耀耀生辉。门的正中间有块黑底牌匾,用金漆龙飞凤舞了的四个大字:广陵学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