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1章 对质

    ()“还是,我只是受你保护的傀儡?”

    听到这话,冷婆婆的面色猛的变,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心痛之色。

    上官月的这句话,可谓是相当的重了。

    如果上官月这个圣女是傀儡,那她这个负责保护圣女的长老,就成了意图谋逆之人。

    这绝对是罪该万死的重罪。

    她没想到,上官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让她心如刀割。

    但与此同时,她也意识到,上官月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从小看着上官月长大,还从未见过上官月如此杀气腾腾的模样。

    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情|欲,冷婆婆对着上官月微微躬身,“圣女息怒,是老身莽撞了。”

    听着冷婆婆的话,上官月的眼中同样带着心痛之色。

    她和冷婆婆亲如爷孙,冷婆婆称呼她为圣女,这是从未有过的。

    她刚才的那句话,冷婆婆真的伤心了。

    但是没办法,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这样的话,她今天救不了石磊。

    “来人,把这四个橙衣护卫给我打入地牢。”上官月沉声下令。

    “是。”周围人群中,立即有穿着黑色铠甲的守卫冲出来,带走了四个橙衣护卫。

    周围人群都是诧异的看着这幕。

    他们原以为,上官月来了之后石磊会提出条件,然后被莲花宫灭掉。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上官月帮助石磊解决了麻烦。

    瞬间,所有人心中的八卦之火都开始汹汹燃烧了。

    上官月和石磊什么关系?

    上官月为什么要帮石磊?

    所有人都很好奇,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发展?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上官月这才看向了石磊。

    “进入莲花宫之前的那个测试,宫毅害我……”石磊快速的把事情经过全部说了遍。

    “宫毅呢,给我滚出来!”听完石磊的话,上官月的眼中煞气暴涌。

    “属,属下在。”宫毅飞快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有些惊恐的停在了上官月的面前。

    上官月的句话,就可以决定他的生死。

    “来人,把宫毅也给我打入地牢。”上官月再次下了命令。

    今天,她定要好好为石磊讨个公道。

    “圣女,我冤枉啊!您不能凭她句话就这样对我。”宫毅脸色变,急忙说道。

    这件事无凭无据,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

    “给我打入地牢。”只是,上官月根本就不理他。

    在石磊和宫毅之间,上官月自然会无条件的相信石磊。

    “是。”人群中,又有几个守卫走出来,带着宫毅朝地牢走去。

    “圣女,且慢!”

    就在此时,道苍老声音传来,紧跟着,五个形色各异的老者从天而降,落下地来。

    正是赵长老那五人。

    “长老救我。”宫毅看到几人,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立即大声的叫着。

    赵长老抬了抬手,示意宫毅安静,而后看向了上官月,笑道:“圣女,入宫考核的事是我们几个老家伙负责的,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处理吧?”

    上官月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几个长老的地位不低,就算她是圣女,也要保持定的尊重,无法再向处理宫毅等人那么强势了。

    只是很明显,如果这事交给几个长老处理的话,那明显无法给石磊个公道。

    “赵长老,您的意思是,我没资格管吗?”上官月问道。

    “圣女误会了,你当然有资格管,但是这件事,我们来处理的话更合适。”赵长老说道:“而且,您现在正在气头上,如果继续处理,难免有失公允,万寒了下面人的心,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有失公允,你们就能保证公平……”

    “月小姐。”石磊打断了上官月,轻声说道:“既然这几位长老是负责考核的,那就交给他们来处理吧!”

    他不想上官月太为难,也不想上官月因为他和这几个长老弄僵。

    毕竟,上官月以后还要和这些人相处。

    “这,好吧!”上官月犹豫了下,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赵长老,“交给你们处理也行,但我要旁听!”

    “当然。”赵长老微微笑,“现在请各位跟我移步到大殿吧!”

    ……

    片刻之后,行人到了大殿之中。

    “今天发生的事情比较多,我们件件的来处理!”赵长老说着,看向了石磊,“先说你在考核中杀人的事,按照莲花宫的规矩,你会被取消加入莲花宫的资格。”

    “赵长老,石磊之所以会杀人,会因为宫毅根本没告诉他规则。”旁的上官月立即说道。

    “宫毅,可有此事?”赵长老看向了宫毅。

    “回长老,我冤枉,这消息我绝对给每个人都说了,您不信的话,可以叫那些参加考核的弟子来证明。”宫毅脸委屈的说道。

    “你。”赵长老指了指秋白,“宫毅有没有告诉你测试中不能杀人?”

    “有。”秋白点了点头,又立即说道:“不过他是用传音告诉我的,有没有告诉别人,我不清楚。”

    听到这话,石磊的眼中不由露出了浓浓的感动之色。

    虽然秋白刚才的话都是实话实说,但最后那句,对他来说却是至关重要。

    因为这句话说明,宫毅给谁说了规则,没给谁说规则,就只有宫毅自己知道。

    而这句话,秋白是冒着得罪宫毅的风险说出来的,这份情谊,他暗暗记下了。

    上官月在听到秋白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确定,这件事之中定有猫腻。

    否则,宫毅完全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起宣布规则,为什么要个个传音?不嫌麻烦吗?

    几个长老听到秋白的话之后,不由的对视了眼,眼中都是带着几分凝重。

    这件事,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棘手。

    而宫毅,却是狠狠的瞪了秋白眼。

    本来,只要秋白回答个“是”字,这切就能轻松解决。

    可是秋白偏偏又加了最后句,这瞬间将他放在了风口浪尖上。

    赵长老看向了宫毅,问道:“解释下,为什么使用传音的方式告诉他们规则?”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