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6章 迷乱

    蓝露也有些伤感,大眼睛忧伤地看着楼兰风:“都怪我学识不够,没能当好参谋,时疏忽导致你中毒,如果你要重新磨练,我希望继续做你的助理,下次我会做得更好!”

    丹珠之毒渐渐渗入气海,楼兰风的元神最终也受到了侵入,神志渐渐有些昏沉,而蓝露虽然神识与楼兰风相连,本体却不在这里,倒是完全不受负面波及。

    蓝露扶着他躺下,楼兰风意识已经越来越混乱,他摸着蓝露的屁股虚弱地笑:“我直想知道,你袍子下有没有穿内裤?”

    说着试图将蓝露搂在怀里!

    楼兰风神志已经渐渐迷乱,他的手在游走探索,蓝露的唇吻上了他的眼他的耳他的唇。

    意想不到的柔软和残留的力量不知何时融合在起,此时残留着那样的力量,让人不可思议。

    她照料着他却又似乎很配合,变得隐秘而丰润。楼兰风心里升起种难以言状的感激,任由黑暗中的身体挣扎着,似乎到处都飘动着他的触觉。

    在昏迷中与蓝露起悸动颤抖,蓝露灼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朵上:“再坚持会!”

    可他没有坚持住,迅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丹珠之毒完全渗入了浑身每个细胞。

    意识半醒之时,楼兰风本能地运起汇灵心法,就像是牙疼时本能地按压太阳穴样,反而觉得丹毒渐渐从四肢百脉中慢慢地被抽离,渐渐和汇灵的那股力量杂糅在起,看来任何事物还真的都是物以类聚!

    如果当毒性扩散时就运起汇灵,未必能起到现在的效果,就像是用个小沟渠去迎接洪水,不但无能为力自己本身还会被冲毁,毕竟他的汇灵还只有三层功力。现在毒性扩散被摊薄,如涓涓细流被引导,恰在他能力之内。

    开始的抽离是很缓慢的,但是抽离的丹毒进入汇灵后,反而迅速加强了它的力量,随着楼兰风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于是将汇灵的功力三层全开!

    狰狞是上古邪兽,它的功力半都在丹中,如果楼兰风没有习练魔系功法,这次就等于彻底中毒,唯有等死途。现在汇灵将丹中邪力慢慢引导为己所用,反而大大增强了楼兰风魔系功力,汇灵内力量不断争强,迅速突破了第四层!

    楼兰风灵台渐渐清明,灵机闪动同时运起燃灯心诀,将气海中的丹毒清浊分离,以便于汇灵吸收!

    气海如灿烂星河般顺时针流动起来,渐渐地两股力量泾渭分明,如太极图样阴阳两极相辅相成。

    楼兰风元婴坐在太极中间,在气海黑色的天幕下闪耀着金光。他感觉自己是那么庞大而明亮,整个广漠的气海中只有他在放射着令人炫目的光辉,像盏悬挂在夜海中的明灯!

    丹珠之毒已经完全融入了汇灵,于是乎心法路飙升,直达七层!

    燃灯之力与之抗衡,居然也突破到了七层!

    楼兰风神清气爽,又运行了几个周天,声长啸振衣而起!

    只见外面太阳西向,已近黄昏。

    蓝露微笑着站在他面前:“没想到你因祸得福,居然功力大涨。”

    楼兰风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温柔与感激:“所谓的奇遇不都这么扯的么?狰狞丹的效用我还没有完全消化,好处恐怕不仅如此。”

    蓝露满含怜惜:“你已经昏迷了天夜,但是现在不得不赶回去,明天精灵国还有场至关重要的大战。”

    楼兰风笑着对蓝露说:“昏迷之前,我们两个似乎也有场大战?”

    蓝露目光闪烁,却无羞涩之意:“我是应你的要求配合。”

    楼兰风:“这个也是你的业务范畴?”

    蓝露微笑:“这是我个人喜好,与合无关。”

    楼兰风:“之前我就想过,超人爱上人类女孩,来自星星的都教授也爱上人类女孩,这种跨物种之恋算不算违背伦理呢?”

    蓝露摇头:“你迷恋首歌时算不算变态?”

    这时山鬼从外面低头逡巡而入,显得十分恭顺,依然只有水牛般大小。楼兰风忍不住摸摸它的头,山鬼眼睛散发的红色焰气飘渺不定,转过身趴在他身边。楼兰风查看伤势,外伤也基本好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看来神兽原本就有其神奇之处,仙族的疗伤圣药自然也名不虚传。

    楼兰风步出狰狞的洞窟,与蓝露同骑上山鬼。山鬼霎时变大到三丈有余,神识中告知其地点后,山鬼奔逸绝尘,比来时速度快多了,看来当时它的确是有意放慢速度,引楼兰风前来,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原本跑了五六小时的路程三小时就到了,驻足都城之外的森林边缘。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微凉的空气吹散了楼兰风旅途的困顿,巨树掩映着朦胧的月色,他居然有了回家的感觉。

    未到城外楼兰风就收了山鬼,让它变得如猫般大小,攀在自己肩膀上,蓝露则回到了气海中。

    换乘了寒犀兽,摇摇摆摆两小时才回到王城,几乎惊扰了王宫内所有的人!何梦晴奔出来扑在他怀里搂着他几乎要哭出声:“谁让你逞能,我还以为你被吃了呢!”

    楼兰风怀抱着山鬼,展示给她看:“这以后就是你的坐骑了,精灵公主殿下。”

    回到寝宫,何梦晴不顾切将楼兰风扑倒在床上,两人的唇迅速交融在起!

    他低着头吻她,狂热而尽情,把她心上的恐惧抹拭得干二净,她似乎不断往下沉到黑暗而幽热的深潭!

    她柔润的肌肤渗出散发着香气的汗水,与他的肌肤碾磨着。

    他唤起了她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陷入了片迷乱。世界变成了只有迷惘和他那紧贴着她的嘴唇!

    她感到阵从没有过的狂热和刺激,喜悦而恐惧、疯狂而兴奋,这是对他强大力量的彻底屈服。

    她有生以来头次遇到了个如此强有力的人,个能彻底压服她的人,个正在压服她的人!

    她的嘴唇在发冷,在颤抖,他们在那片朦胧的黑暗中不断上升,又不断沉下!周而复始!

    寝宫外的院子里满是月色,雪白如银,黑色的山鬼盘在石几上,像只警惕的猫,切都幽静而平和。

    楼兰风披着睡袍站在窗前,看着天鹅绒般的夜色。何梦晴走过来依在他的怀里,在神秘而恬静的气氛里,语言似乎变得多余。

    楼兰风练了夜的功,将所学无数次演练,毕竟明天的战斗是他此生面临过的最大挑战。

    第二天大家都起的很早,何梦晴已经在院子里逗她的大猫玩,山鬼格外恭顺,变得如牛般大小,让她骑着到处走,吓得过往侍女魂飞魄散。

    肌肤如雪的精灵美女坐在幽黑赤眼的巨大黑豹上,绝美而妖异!

    何梦晴兴奋莫名,问楼兰风:“我只要这么养着它,就可以长生不老?”

    楼兰风微笑:“自古书上都是这么说,也许是如此。”

    早餐时何芳雨也责怪楼兰风不该如此冒失,吓得大家两天提心吊胆。再看何梦晴怀里黑猫般的暗影虎,又悚然变色。

    高黎愁眉不展,为上午的比武担心:“昨天他们的人就已经到了,里面有几个人我们居然无人识得!”楼兰风也有些意外:“精灵国就这么大,难道他们还偷偷培养了奇兵不成?培养顶尖高手可不是朝夕的事情,需要数十年努力,而且未必就成功,他们会不会是请了外援?咱们都能想到与人类结盟,他们又不是傻子。他们这次敢于叫号,已经说明有了定把握。”

    高黎叹道:“就怕这样,我和首相以及湛寂大师已经商量过,第战就由湛寂大师出战,毕竟五局三胜,没机会试探虚实!第战就必须出全力,如果大师速胜,就接战第二场,然后湛虚大师次第出场,直接以压倒优势取得三胜,不给对方机会,以免意外发生。”

    楼兰风皱眉:“原来人可以连续出战,并不需要每场都换人。”

    高黎也是眉头紧锁:“正是,对方明知我们有湛寂湛虚镇场,居然还敢挑战,今日恐怕的确没那么好过关。”

    楼兰风:“我相机行事,适时出战,如果战不能胜,我的同事还有办法。”

    高黎:“你同事的办法我已经知道了,毁国而已,咱们是自家人不妨直说,这招太阴损,名义上是帮我,但是真用出来我精灵国也基本步入衰败了,正好顺便除了人类心头之患了。”

    饭后遇到苏婷姐姐,她对楼兰风的行为也颇不以为然:“你还真的为了讨好女人玩命了,真不愧和程天骄脉。”

    楼兰风问她:“黄杨呢?”

    苏婷:“带着他的那几个玩具早就走了,等会我得跟过去,这家伙狂热得很,得防着他趁机故意搞出大事,借此扬名立万!”

    楼兰风:“还是你想得周到,现在野心家可真不少。”

    不知道苏婷听他这么说,会不会觉得话里有话。

    比武就放在距离王城不远的演武场,早上九点准时举行,不到八点已经是角鼓宣天,礼炮齐鸣,王旗招展,人山人海!就等国王御驾到来,发号开始!

    !请!: meinvlu123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