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结 拜

    屈臣爬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小溪她奶奶是被人害死的,明晚会尸变,你和关旭把家伙带好,如果到时候收拾不了我再出手。”

    屈臣说完,又趴在关旭耳边重复了这句话,我和关旭互相看了一眼。

    我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小溪,小溪已经够伤心了。

    屈臣从包里拿出一包烟递给小溪。

    “呐,我知道你们喜欢这个牌子的香烟。”

    我看了看,这是一包荷花,我们三个人的确喜欢荷花。

    小溪把烟拆开,自己点上一支,我拿起烟,递给关旭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

    屈臣不会抽烟,他看到我们抽的云里雾里的,自己也点了一支。

    他吸了一口说到:“这烟味道不错呀,难怪你们喜欢抽。”

    菜上齐之后,老板又按照我们的规律搬过来一件啤酒。

    我打开一**递给小溪,小溪自己拿着**子大口大口的喝着,我摇摇头,也不想去阻止她。

    “芊芊,以后我只能跟着你了,听说这条街上有房子出租,等把我奶奶的事处理完了,我们三个人就去租一个房子。”

    “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

    我说完之后,屈臣又在一边说:“别忘了我呀,我也要和你们住在一起,我出钱,你们出力,以后给我做饭吃就行。”

    我们现在尽量开玩笑让小溪高兴点,她虽然没高兴,但是没有刚刚那么伤心了。

    所谓一醉解千愁,我们三个今天是舍命陪君子,陪小溪一醉方休。

    这顿饭,我们吃的都不高兴,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结,每个人只是表面上表现的很高兴而已。

    吃完火锅,我们又到学校外面的大排档吃东西,小溪今天就像千杯不醉一样,喝了很多酒还没有醉,我都感到有一点点头晕了。

    “来来来,芊芊你给我们讲一下你的故事吧,你是一个女生,怎么就做了阴阳先生呢?”

    小溪问着我,我也笑着说:“那好,我就给你们讲一讲。小时候的事,都是听我师父说的,我师父说,我出生那天,天空电闪雷鸣,西方现实紫薇命星诞生,而那个紫薇命星就是我,我一出生就有鬼怪来找我麻烦,我差点被鬼掐死,还好我师父救了我,带着我离开我家,回到南城将我抚养长大。关旭也知道,我师父是南城叔,是一个赫赫有名的阴阳先生,做他的徒弟我感觉很骄傲。其实我感觉我就像没有爸妈,从小就和师父生活在一起,我爸妈只是每个月来看看我,我和他们的关系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对他们从来没有过好脸色,我心里就是责怪他们,为什么要给我紫薇命,为什么让我和其他人不同。”

    我说完之后,拿起酒杯干了酒杯里的酒,屈臣在一旁说着。

    “你父母只是普通人,给你紫薇命,是命中注定,不要责怪他们了。”

    “你以为我不想放下心里的恨吗?不是我不想,只是我做不到。算了,别说我的事了,今天不谈往事,来,干杯!”

    我们一起举起酒杯干杯,喝完酒之后,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多了,学校早就关门了。

    我们四个人勾肩搭背坐在没有人的大街上。学校回不去,我们就找了一个旅馆开了一个房间。

    旅馆老板看到我们四个人只开一个房间,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我拿着房卡走上二楼打开房门,关旭已经喝多了,屈臣将他放在床上,把被子给他盖好。

    小溪也喝的差不多了,开始说着胡话。

    “芊芊,屈臣,你说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为什么不结拜呢?”

    小溪这句话倒是点醒我了,屈臣也点点头。

    “对呀,那我们就结拜吧,屈臣最大,就是大哥,我比小溪和关旭年纪大一点,那我就是二姐,关旭三弟,小溪四妹。”

    我说完,他俩也同意,我就从我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几柱香。屈臣把关旭从床上提出来。

    我递给他们一人三柱香,我打开窗户,看到正好面对西边。

    我们四个人跪在地上,我们一起说着:“我凌芊芊,我陈小溪,我关旭,我屈臣,今天愿意于他们结拜,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们说完,拿着三柱香向前方拜了拜,屈臣将关旭扶起来,又丢到床上。

    四万个字了,不知不觉已经四万个字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