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 章 媳妇太偏心

    俞飘直接一巴掌给他呼过去,“之前摘的桃花都不新鲜了,我早把它们拿去晒干了,得重新去摘桃花。”

    “嗷~媳妇打我!”

    邹奕辰夸张的鬼哭狼嚎道,配着他那张还带着淤青的脸,着实好笑。

    被他这么一闹,气氛总算不那么沉闷了。

    邹奕枫有些歉意的问道:“三弟,伤还好吧,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邹奕辰摇摇头,无所谓的摆摆手,“回去让媳妇给我拿煮鸡蛋揉揉就没事了。”

    “你想得到美!”

    俞飘撇撇嘴,瞥了邹奕枫一眼,“谁打的让谁揉。”

    “我自然是乐意的……”

    “我不乐意!”邹奕辰直接打断邹奕枫的话,“媳妇你太偏心了。”

    “反正也没鸡蛋!”

    “……”

    …

    反正人已经在山上了,所以就干脆先摘了桃花再回去。

    没有带东西装,邹奕墨就把外袍脱了下来铺在地上,装桃花。

    几个人摘起来速度很快,一会儿就已经摘了一大堆。

    看着这明显已经开的不那么茂盛的桃花树,俞飘心里有了忧虑,花季一过,就没有桃花了。

    可她们的桃花饼才刚刚做出点名气,如果长时间断货,就会被人给遗忘掉。

    想到空间,她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或许……她可以试着移植一些桃花树到空间里,有灵气滋养,说不定能延长花期呢?

    回去的路上,她又看到了树莓,想着依依喜欢吃,就摘了一些。

    一回到家里,她就开始忙碌起来,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井边清洗桃花和树莓。

    而邹奕墨和邹奕辰则继续去忙活木头的事情。

    邹奕枫不擅长做那些,就在井边帮她打水,邹雅淳把依依哄睡了之后也出来帮忙。

    结果几人才刚上手,吴氏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哎哟,摘这么多桃花啊,又要做那什么饼?”

    俞飘直接翻了个大白眼,懒得理她。

    吴氏自顾自的说:“这树虽是野生的,可山是咱大伙儿的山啊,谁也不能独占了去不是?”

    邹奕枫打好水,笑眯眯的抬头,“大伯母有话直说。”

    “见者有份,赚的钱我们也要分一半。”

    “你还真敢说啊。”俞飘轻嗤一声,“凭什么要给你一半,我摘你家的花了?”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比她更不要脸的。

    “这是咱清河湾的山,清河湾的百姓人人都有份的,你摘山上的桃花,当然得给我们分利。”

    吴氏双手叉腰,挺着肥颤颤的大肚子,“你要不给我们分,我就去找外面的人评评理,到时候大家都问你要钱,看你给不给得出。”

    她还以为真能威胁到她们,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让俞飘想到了四个字,‘小人得志’!

    “那你去找人评理吧,记得多找一点,最好能把全村人都找来。”

    “啥?”吴氏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你说啥?”

    “让你去找啊。”邹奕枫帮她重复。

    “你们……你们就不怕到时候大伙儿都守着问你们要钱?”

    俞飘耸耸肩,埋头洗花,不想在搭理她。

    一直沉默的邹雅淳突然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着她,“大伯母,咱村里有多少人是靠上山打猎为生?”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是没关系,可他们猎的也是山上的野物啊,照你这个说法,岂不是他们都该给村里的人分钱?要不你去问他们要一下,看他们会不会给你。”

    “我们是摘的山上的桃花,树就在那里,别人有本事也可以摘了去做饼,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有人挖山上的草药,有人在山上打猎,我们摘我们的桃花,各做各的生意,谁也碍不着谁,不管你找谁来说都是这个理。”

    吴氏咬咬牙,有些不甘心,可是邹奕枫已经开始赶人了。

    “大伯母,我们挺忙的,就不陪你闲唠嗑了,麻烦让一让,我要倒水了。”

    邹奕枫非常‘客气’的请她走,面对他那张笑脸,饶是她有再大的气,也只能硬憋着发不出来。

    吴氏跺了跺脚,掉头回去了。

    见邹祥正在呼呼大睡,她直接将人给拽了起来,“不是说把那贱蹄子卖了吗,你怎么天天就知道睡觉啊?”

    邹祥透过窗子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况,打了个哈欠,“你急什么,难不成你让我当着他们三兄弟的面去抓人?”

    “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现在俞飘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邹祥又打了个哈欠,“既然你没事做,就好好盯着她吧,等她落单就叫我。”

    说完,倒下去又睡了,气的吴氏恨不得踹他两脚,可她现在有把柄被他握在手里,凡事只能忍。

    ……

    一下午时间,俞飘她们就一直在洗花,拣花,然后酿制馅料。

    树莓也都拿去做成了果酱,只留了少许新鲜的,等依依睡醒了吃。

    “这次做这么多,可以用好久了吧?”邹雅淳捶了捶腰,坐的太久,都有些酸了。

    俞飘点点头,以前她们都是做好了拿去卖,每天来回花的时间太长,但其实货卖的挺快,摆摊的时间并没多久。

    所以这次做多一点,到时候去买一些专门做饼用的器具,可以现场烘焙。

    她把这个想法跟他们说了,他们自然是支持她的。

    只是之前赚的钱这次办丧礼都花的差不多了,这事儿得缓缓。

    俞飘把馅料都收起来,然后和邹雅淳一起着手做晚饭。

    邹雅淳去菜地摘了菜回来,不禁嘀咕,“真是奇了怪了,怎么这次的菜长得这么好,个头都比以前的大了好多,而且熟的也太快了吧……”

    以前至少也得一个多月才能完全成熟吧?

    俞飘掩嘴轻笑,“可能是你这次买的种子比较好?也或许是地种的多了,比以前肥沃,所以菜长得特别好吧。”

    邹雅淳也跟着笑了起来,反正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好现象啊。

    省了买菜的钱,能做好多事呢!

    她们炒了两个素菜,做了一些刀削面,便带着晚餐回了西屋。

    这边孟雪出来做饭,刚走到灶房就闻到了馅料的香味,“都带走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