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章 麻烦上门

    “前面有处驿站,进去休息,吃些东西,争取在太阳落山前赶回升仙门。”赵锋指向前方不远处。

    红袖和俊才两人没有修为,路上走得不快,离升仙门还有一段距离。

    出了前方驿站,再往前人烟稀少,照顾两个小家伙的体力,赵锋安排在驿站稍微休整。

    “客观里面请,三位吃点什么?”赵锋等人迈进驿站内,小二热情招呼。

    赵锋随意点几份菜,挑了靠窗边位置,带着两人坐下来。

    这时,店里角落突然传来叫骂声,“妈的!再不上菜,耽误本少爷时间,让你们小命不保。”

    “仙长息怒!小的这就去厨房催一催。”掌柜不敢怠慢,快步跑过去安抚道。

    叫骂青年翻了个白眼,坐下后仍旧满嘴脏话,就差动手打人。

    此人名叫桓文德,身穿着一袭白袍,手持玉扇,长得倒还有几分英俊,但是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淡淡黑气,宽大袖袍显得整个人瘦骨嶙峋,有着炼气三层修为。

    “桓少,还在为刚才小妞生气呢?等吃饱喝足,再带你去寻便是。”坐在旁边的,是一个花枝招展的丰韵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献媚的给桓文德倒满酒。

    “为寻双修炉鼎,老子跑了十几天,好不容易找到有灵根的俏娘们,居然几下就玩死了,真晦气!”

    桓文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狠狠砸在的上。

    “别怪晚娘多嘴,掌门为你准备好几个双修炉鼎,何必自己偷偷跑出来找呢?”俏媚女子佯装生气的抱怨道。

    桓文德盯着晚娘,眉毛一挑,摸着她的肩膀,淫笑道:“嘿嘿,要是咱们洗花宗的女子都能有你一半这么美,本少爷就心满意足。”

    “讨厌!人家可是掌门的人,桓少自重。”嘴里虽然这么说着,晚娘肩膀却又往对方身体里靠了靠。

    这时,桓文德目光无意中落到赵锋三人方向,顿时,脸上露出淫笑:“妙人啊!不枉本少苦苦找这么久。”

    顺着桓文德目光望过去,晚娘扭过头,发现坐在窗边的红袖,当即明白对方想做什么。

    晚娘拽住他胳膊,凑到耳边轻声说道,“少爷别急,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我看那女子旁边人也是修士,不如……”

    “好,就听晚娘的,今晚就来个同床而眠,嘿嘿嘿。”桓文德摸了摸下巴,端起酒壶豪饮,目光却始终停在红袖身上。

    对方两人举动,全落在赵锋眼里,心里很是不爽,但没有多说。

    半个时辰后,赵锋三人离开驿站再次动身。

    不过赵锋领路所走路线,并不往升仙门方向去。

    如此走了大概五六里,前方一片密林,四下无人。

    突然,赵锋停下脚步,对着密林说道,“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嘿嘿,修为不高,警惕性倒不小!”两道人影从前方慢慢浮现出来,正是驿站内的桓文德和晚娘两人。

    “识趣的,就把身后小美人交给出来,少爷玩开心饶你狗命!”白玉将玉扇握在手里拍了拍,得意洋洋的说道。

    晚娘则手持一把精细长剑,绕到赵锋三人后方,拦住退路。

    对着赵锋抛去一个媚眼,晚娘**的说道,“小哥,把小美人交出来,晚娘陪你如何?”

    赵锋将红袖和俊才拉到自己身侧护住,以防两人突然出手,轻声对两人说道:“躲到旁边,要是看情况不妙,赶紧逃走。”

    桓文德将玉扇重重一拍,眼色狠厉的说道,“能被我洗花宗少掌门桓文德看上,算这美人荣幸。识相的给本少送过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废话不多说,有本事就来吧。”

    和这种人多说无益,赵锋不想废话,取出八极棍持在手中,推出姐弟俩往旁边树林躲藏。

    桓文德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给晚娘一个眼神,示意动手。

    晚娘毫不犹豫,打出几道剑花,直奔赵锋而来。

    听到身后呼啸而来的剑风声,赵锋回身架起八极棍拦下晚娘手中细剑。

    晚娘修为炼气二层,所持长剑不是下品法器,却也是用1品材料打造而成,坚硬锋利,和八极棍对拼一招,居然没有损坏。

    挡下对方进攻,赵锋挥动八极棍,将真气灌注到棍内灵风阵内,舞出一阵残影,惊得晚娘撤回长剑护住要害,往旁边退去。

    正想趁势追击,桓文德这时也加入战团,以玉扇作武器点向赵锋背后要穴,赵锋只好回身防守。

    握住八极棍,赵锋往上方撩去,封住赵锋攻击路线。

    桓文德见招式被封,当即变招,收回玉扇哗啦打开,片片扇叶散发出凌冽的杀人气机。

    这桓文德随手握着的玉扇,没想到居然是把下品法器,赵锋心头一惊,赶紧摆好阵势,以防对方突袭。

    “受死!”桓文德连续挥动玉扇,每片扇叶发出一道细长风刃,射向赵锋全身数个要害。

    每一道风刃,比起齐云下品法器打出的三道灵光都要强上几分,关键是数量达到十二道之多。

    赵锋皱紧双眉,不敢掉以轻心,将手中八极棍挥动到极限,挡住绝大部分风刃。

    不过,还是有两道风刃穿过防守,贴着赵锋左脸颊,以及大腿外侧边缘划过,鲜血四溅。

    用舌头舔着顺脸颊流下来的血珠,赵锋不但没有因为面对炼气三层,身处劣势而心生退意,反而,心中燃气一股熊熊战意。用舌头舔了舔,顺着脸颊流下来的鲜血,赵锋不但没有因为面对炼气三层,身处劣势而心生退意,反而,心中燃气一股熊熊战意。

    桓文德法术被赵锋挡下,脸色微变,然后嘿嘿笑道,“居然能接下本少一记‘风刃斩’,有几分本事,看你能撑多久!”

    话音刚落,桓文德将玉扇收拢,顶端露出锐利尖刃,向赵锋直直刺过来。

    此时,刚才在旁边策应的冀雪岚,从旁边提剑围攻上来。

    “看来此招‘风刃斩’他不能连续施展,需要调息聚气。”赵锋仔细分析着。

    赵锋决定抓住时机,在对方再次下次施展‘风刃斩’前,让冀雪岚丧失战斗力,然后专心对付桓文德。

    桓文德玉扇抢先攻过来,赵锋乘势卖个破绽,转身似乎想挡下攻击,把后背的破绽故意留给冀雪岚。

    见赵锋空门大开,冀雪岚脸上一喜,毫不犹豫挥剑斩下。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