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第7章 资金告急

    “怎么?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杰尔察觉到了可可的神色有异样。

    “……不,没什么,自从练了暗术后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身体越来越好了。”可可还是没能把第二人格的事情说出口。

    杰尔盯着可可看了半天,好久才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没有,真的没有。”

    师傅光是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就已经费劲了心力,不能再让他因为自己的事而担心了。不就是另一个人格吗?我会靠自己战胜她的!

    可可暗自下了决心。

    可是,她并不清楚,自己的第二个人格有多么强大。

    杰尔见可可一副不想说的样子,又看了看她似乎很精神,皱了皱眉,以为可能是可可的确是有什么异样,只是自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才不想说出来。

    一见杰尔这模样,可可强行打断对话,推着他回到帐篷前,道:“哎呀我真的没事啦,你快回去睡觉吧,别打扰我冥想了。”

    “记住,要是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告诉我。”杰尔最后叮嘱了一遍,才回到了帐篷里。

    可可内心有点忧愁,在帐篷前站了一会,才回到篝火旁继续冥想。

    就这样过了一夜。

    清晨,师徒二人收好了帐篷,便再次往小镇出发。

    杰尔观察了可可的状态,她冥想了一夜,虽然精神很好,但似乎身体的疲劳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便道:

    “可可,你绑在身上的袋子稍微减轻点,冥想只是恢复了你精神上的疲劳,身体的疲劳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今天就轻松一点吧。”

    “……好吧。”可可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迟钝,看来冥想的恢复力还是不如睡觉来的好。

    两人继续朝着夕江城前进,走了一个上午,烈日当头,可可已是气喘咻咻,似乎就算减轻了重量也还是有点吃不住,毕竟昨天的疲劳还没彻底消退就又开始了步行,杰尔看她有些累的样子,便道:

    “先休息一会,吃点东西吧。”

    “但是,我们这速度如果不赶着快点的话,怕是到了小镇就天黑了。”可可擦了擦汗道。

    “磨刀不误砍柴工,好好休息才能走的更快,把袋子卸了。”杰尔道。

    “那好吧。”

    两人就坐在道路旁的树下休憩起来。

    “师傅,你说按照这个进度,我还有多久能唤出心器啊。”

    “这个嘛……”杰尔想了想,最近可可的训练量加大了不少,而且还有修炼着暗术,暗术的运用方法和记忆师的咒法不一样,但都是同根本源的,修炼暗术也在逐渐提升着自身记忆师的力量,不得不说,可可现在的进步很快,离唤出心器的日子可能会比预期的要快得多。

    “按照现在的速度下去的话,再有三个月,你的力量就足够召唤心器了。”

    “是吗?嘿嘿……”可可有些高兴,自己这么多天来的付出终究会有回报的一天。

    “不过呢,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早说过了,召唤心器光是有力量是不够的,还得看你的意志是否足够强大。我看你一天到晚不正经的,怕是到时候力量够了而意志不够吧。”

    可可一听,嗔怒道:“胡说!你才不正经呢,一天天都在监督我训练,自己却什么都不干,懒鬼师傅,按照这种下去,我早晚会超过你的!”

    “不是我什么都不干,是我做了也没用。现在的我似乎处在一个**颈期,无论训练还是战斗都无法让我的力量再精进,我一直在找一个能突破这个**颈的契机,只是这东西哪有这么好找,可能,等我找回我记忆后,就能有所改变吧。”杰尔叹了一口气。

    的确,杰尔的心器因为失忆的缘故是残缺状态,就连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也是不完全的,如果能找回失去的记忆,心器被补全,说不定就会获得更强的力量。

    可可一见话题忽然变沉重,马上道:“不要想这么不开心的事了,现在可是有着美女徒弟陪你呢,就算失忆也没什么不好的对吧?”

    “你?”杰尔打量着可可,说实话,可可的确很漂亮,柔顺的短发,精致的五官,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年轻的活力,但是,杰尔一直以来都是将她视为徒弟和同伴,从未以男女的眼光看过可可,要不是她刚才这么说,杰尔似乎都快忘了可可是女孩子。

    可可被杰尔直直地盯着,小脸不自觉发烫起来,别过头去,道:“不要这么直勾勾地看,很不礼貌的。”

    “果然,我还是觉得不能把你当女孩子看,不然就狠不下心训练你了,说到底,我可是你师傅。”杰尔站起来,道:“走吧,休息的差不多了。”

    听这话,可可觉得怪怪的,可是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两人的关系的确就是师徒,她道:“好吧。”

    两人一直走到了太阳落山,夜幕笼罩了整个大地,才抵达小镇。

    小镇的夜晚灯火通明,吃过晚饭后的老百姓们在悠闲的散步,看见可可和杰尔两个外地人,还很礼貌的问好,整个小镇都一副和谐的景象。

    杰尔经过打听,找到了小镇唯一的一家旅店。旅店有些小,但很干净,掌柜是个中年老男人,一见有客人来,笑着道:

    “两位要住店吗?”

    “恩。”杰尔道:“给我们开……开一间房。”

    “一间房?”可可一惊,刚要说话,却被杰尔掐了掐手臂,示意不要出声。旅店掌柜打量了两人一眼,还以为他们是情侣,也没说什么,拿出一把房间的钥匙,道:“上楼左转第二间。”

    杰尔接过钥匙,拽着一脸懵的可可上了楼。

    直到两人进了客房,杰尔关好门,可可才反应过来,一脸红地护着自己,道:“师、师傅……你要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你莫不是想要……”可可的小脸愈发红了起来,不自觉地缩到了客房的角落。

    杰尔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你想到哪去了?我像是那种人吗?”

    “那、那为什么你只开了一个房间……”

    “因为钱不够啊!”

    “诶?”

    杰尔把干瘪的钱袋扔了过去,可可伸手一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凄凉地躺着两枚金币。

    “怎么就剩这么点了?”

    “刚才付了房钱,就只剩这么点钱了。你以为住宿费很便宜吗?”杰尔坐了下来,挠着头道:“看来,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弄点钱了,现在都快吃不起饭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