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不同道

    陆道人有时都觉得自己像个反派。

    他教了东方修炼者封禁魔法之术,这对于西方的魔法师来说,是种巨大的灾难。

    想必未来有学魔法者,听着魔法师前辈痛不欲生说那个大魔王的可恶事情,定会下定决心,奋斗生,绞尽脑汁打破大魔王的封禁,最后和终极魔王——陆道人来干架。

    封禁了别人,就注定要被别人打破,尤其是……主角。

    不过如今的主角还是辰南,他并没有修行魔法,也对陆道人很是恭敬,不存在任何想要对立的可能。

    “你们继续,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小辈的神通术法。”

    陆道人站立虚空之中,悠悠开口。

    几个年轻高手微微怔,听着这位前辈前边的话,根本不想斗法。

    不过听着前辈后边的话,他们决定使出自己最为强大的力量,万……被前辈看上了呢,传个招二式?

    便有正邪两派干青年俊杰打了起来。

    最引人注目的是两个女人打架。

    个梦可儿,个南宫仙儿,两人皆是白衣,皆具有倾城倾国之色,不过个圣洁无比,如九天仙子,另个颠倒众生,如天骄魔女,两个绝色美人,两种截然不同的的气质。

    白衣飘飘,绝色倾城,正邪两大圣地的女子动虽然曼妙无比,但却蕴藏无限杀机,莲瓣飞旋,剑气纵横,两个国色天香的美女纷飞舞动,将场外众多修炼者的眼神牢牢的吸引住。

    的确,美人打架,这是所有人最喜欢看的事情了,尤其……她们打架的动还是那么美。

    空中两大美人翩翩起舞,生死相搏的同时,地面几个正邪圣地传人的大战越越来越激烈,绝情道的传人齐腾对上紫霄宫的传人王辉,**道的传人南宫吟对上小林寺的传人玄奘。

    绝情咒乃是位列修炼界天功宝典之列的绝学,已经传承数千年,威震寰宇。齐腾为绝情道数百年来少有的天才,在没有师长指点的情况下,硬是窥得其中奥秘,初步成就绝情身。

    “绝情道,听起来没有什么意思。除非修炼到与心灵之道个境界,否则终究灭杀只是念之间。”

    陆道人点评着场中修行了绝情**的齐腾,摇了摇头。

    这世间,总有些人觉得绝情绝意似乎最强,因此追求什么绝情之道,但即便是绝情之道,依旧是种感情,受陆道人心灵大道压制。

    只要他说句:“以你绝情之性为源,焚你五脏六腑,元神肉身”,这修炼了绝情道的,依旧会挂了。

    绝情,依旧是七情六欲,自然为心灵之道所克制!

    齐腾的对手,是紫霄宫的传人王辉,面对绝情道的传人,并没有露出丝毫惧色。紫霄宫所传下的玄功名为“浩然正气”,原本为玄道绝学,不过经过数百年前的位天才武者改创之后,已经渐渐趋向于王道绝学。

    修习者必须有股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才能够将这改良过的浩然正气修炼到极至境界。王辉显然就是这种人,在这刻他透发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面对初成绝情身的齐腾,他毫无惧色,道道紫气缭绕在他的周围,他每打出道掌力,整片天地都仿佛为之震荡下。

    “浩然正气?果然正道的神通还是有可取之处。”

    个绝情绝性,个浩然正气。两种不同的道理,陆道人更喜欢后者。

    孟圣人曾经说“吾善养浩然之气”,这浩然之气,正是王道功法,人道神通。

    那些大儒,读书读的多了,养口浩然之气,即便是鬼神,也得退避三舍。

    个国家,这样的大儒若是多了,必能镇守国运,让国家长治久安。

    武圣大儒,国之柱石……

    另方,**道传人南宫吟与小林寺的青年圣僧玄奘战的难解难分。

    南宫吟身白衣飘飘,宛如神仙中人般,动似行云流水,异常潇洒。细看,可以观察到,他的周围弥漫着股淡淡的红雾,这乃是**道厉害之极的情雾,如若沾身,立时会欲火焚身。

    “个绝情道,个**道。所谓的邪道,听上去便让人觉得他是邪的。”

    陆道人点评了几句。

    这些邪道的青年俊杰,还需要好好努力。否则,再如何修行,依旧被个心灵之道克制……

    心灵之道,包罗万象,不仅有绝情绝义,其他的诸多心思,都在囊括之中。

    不将那种修炼到最高境界,难以与心灵之道匹敌……

    陆道人点评之时,地上两对,空中对,六位青年强者战的难解难分,六人皆乃实力高绝之辈,不仅是正邪两道圣地的最强青年高手,也是东大陆的顶峰青年强者,这是场巅峰对决。

    今日这战意义重大无比,算是这代正邪两道圣地的第次大碰撞。观战的数万人狂呼不断,像这样的青年顶峰之战近年来罕见。毫无疑问,这六人皆有资格入主东大陆的“青年十大”,今日战,恐怕现有的十大将会被彻底改写。

    可是就在这时,声长笑破空传来,声震整个中央广场。

    “哈哈哈哈……”

    条黑影快速飞临中央广场上空,所有人皆忍不住抬头仰望,只见个身黑衣的青年男子脚踩头飞鸟在高空不断盘旋。

    黑衣男子双目似冷电般灿然有神,看就是功力高绝之辈,不过整个人却透发着股邪气,给人股难言的压抑感。

    他脚下的飞鸟非常奇特,竟然覆有层着铁甲,只有双眼透发着死灰色的光芒,其余部分皆在铁甲之内。这只怪鸟只有两米多长,但在套有铁甲的情况下,却能稳稳的将黑衣男子托浮于空中,实在让人惊异不已。

    空中的黑衣青年嘿嘿笑道:“今日真是热……”

    “赶尸派么,我不喜欢。”

    黑衣青年正要做个开场白,告诉世人他来了,陆道人淡淡说了这么句话。

    他的大鸟被灰飞烟灭了。

    他自己也从空中掉了下来。

    ,请 appxsyd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