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铭苍出,叶凉至

    <content>

    似未料到王颜涵竟然会这般对待沈君,那苏府众人微微一愣后,其的苏宏峰率先踏出,呵斥道:“王颜涵,你这个畜生,老夫人待你不薄。() !”

    “现在,你竟然恩将仇报,如此对她。”

    他周身玄力瞬间腾绕而起,怒然道:“我要杀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说着,他倒是当真踏步而出,对着王颜涵厮杀而去。

    “大胆,在本将面前,亦想动手杀人!”

    那本还欣赏着这有趣之景的肖猛,眼眸一凛,怒然挥手:“给我将他拿下。”

    唰唰...

    伴随着肖猛这一语的吐出,那地间站于最前方的两名将领,快速拔刀出鞘,对着那苏宏峰厮杀而去,似欲将其诛杀。

    “出尔反尔,无耻小贼。”

    眼看得苏宏峰和那两名将领厮杀于一处,那一直安静站着的十七,冷语一言后。

    他手轻剑出鞘,对着那两名将领便是厮杀而去,以助那被杀得险象环生的苏宏峰。

    看得此景,那苏婉婷手轻剑显现,怒然娇喝:“肖猛等人出尔反尔,欲杀我苏府之人,我等身为苏府子弟,又如何能忍?”

    “说的对,叶鸿和肖猛他们没真的打算放过我们,我们和他们拼了,救老夫人离开。”一名模样略显沉稳的苏府年男子,附和喝语。

    “对,和他们拼了。”

    有了男子和苏婉婷的带头,那苏府之人尽皆响应,欲朝着那些将领和王颜涵,冲杀而去。

    “哼,一群不识好歹的家伙。”肖猛看得那已然暴动的苏婉婷等人,冷哼透煞。

    “我早说过了,苏府的人和叶凉那小畜生一样,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无耻卑劣,要相信他们会乖乖范,那还不如信世间万千,颠倒转换来的可信些。”

    叶鸿淡漠的一抬手,道:“动手吧,把苏府之人尽皆擒下,若有死抗者,地格杀。”

    “诺!”

    有了他这一语,那地间的将士,和苍穹之的一部分将士,终是未有犹疑,对着那暴动的苏府众人,冲杀而去。

    一旁,肖猛看得再度战戈起的场景,非但不生气,反倒面颊之浮现一抹戏虐的笑容:“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越来越欣赏叶凉那家伙了。”

    “卑鄙无耻,出尔反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

    他瞥了眼叶鸿那断臂,邪笑道:“连自己亲人都下得去杀手,当真和本将军有那么几分相似。”

    “怎么,你还想和他交朋友?”叶鸿神态淡漠。

    “不。”

    肖猛那嘴角挑起一抹贪婪的笑容,眼眸透散着兽光:“我只是在想,这样的人,如果把他杀了的话,那种感觉,一定很爽吧。”

    犹豫,他们地处偏远,所以,到得现在,他们亦只知道叶凉于虎云涧之前的事情,之后的事情是半点不知。

    而对于虎云涧的事,肖猛亦和之前的许多人一样,并不相信是叶凉一人所为。

    所以,他并未将叶凉放于眼。

    “你最好小心些,这小子诡异妖孽的很。”

    虽然叶鸿觉得,相别一载不到的时辰,叶凉不会那么妖孽从玄君跨入元君,但是,他可不会忘了叶凉那躯体内,有着九敖。

    在不清楚,那九敖究竟还活不活,还帮不帮叶凉的情况下,他对叶凉,始终是有那么几分忌惮的。

    “哈哈,叶鸿兄无需害怕。”

    肖猛朗笑一语后,他嘴角弧度翘起,眼眸透散着贪婪的兽芒:“只要那叶凉敢来,我一定将他撕成两半,替叶鸿兄报这断臂之仇。”

    面对他这一语,叶鸿正欲开口,那眼看的众人厮杀成一处的庚天金,终是忍不住,掠空而起,与肖猛对峙般沉语道:“肖猛,你难道,忘了刚才你于沈老夫人的言语了么?”

    “还不快快住手。”

    “哈哈,言语我自然没忘,所以...”

    肖猛看向那被王颜涵一直使命按着,按入水之的沈君,戏虐道:“我这不没动手,等着那老太婆死了,将那誓言一起带去黄泉嘛。”

    那话语亦是在说:只要沈君死了,人不在了,那誓言亦一并消失了,我亦算仁至义尽了。

    “肖猛,你这是要出尔反尔!”庚天金听出端倪,脸色一沉。

    感受到了庚天金话语之的斥责之意,肖猛亦是脸面微沉,道:“庚天金,我看在南祁皇族的面子,已经对你一忍再忍。”

    “今天这事,你若还要多管闲事,那...”

    他猛地一拂手,拂出一道玄火,将那水缸之下的木材,点燃后,对着那色变的庚天金,一语双关的怒然威吓道:“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肖猛,你竟然当真敢对沈君下毒手!”

    叱喝一语,庚天金半点都未在乎肖猛的威胁之意,周身玄力腾绕而出,便是对着那肖猛镇杀而去:“我若不杀你,岂对得起本将良心。”

    显然,他是打定了主意,要与苏府共存亡,所以,打算擒贼先擒王,看看能否擒下肖猛,解此死局。

    “哼,不识好歹的东西。”

    肖猛冷哼一语,厉色浮现于眸:“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

    话落,他周身玄力席卷而出,对着庚天金便是憾杀而去。

    嘭嘭...

    一时间,两道身影亦是于那半空之,胶着无的硬战于一处。

    而随着肖猛和庚天金的动手,那一直未动手,站队于苏府的那些势力头领,终是未再犹豫,纷纷带着手下,加入战局,与那些将士厮杀而起。

    与此同时,叶鸿身后的那万千将士,亦是呐喊着祭出兵器,对着那些苏府众人,厮杀而去,以欲镇杀苏府众人。

    只一瞬,金戈四起、鲜血四溅,杀声阵阵彻苍穹。

    嘭...

    如此激斗了不知多久,当得一道震响响起,那肖猛在不知何时加入战局的叶鸿帮衬下,将那早已被打得伤痕累累的庚天金,轰得倒飞而出。

    与那半空之,退出了极长的一段距离后,才是稳落身形。

    而后,那肖猛看得那浑身染血,气息萎靡,胸膛因呼吸不稳而起伏的极为明显,整个人狼狈不堪的庚天金,不屑吐语:“哼,不败金罗庚天金,原来也...”

    “不过如此。”

    从一次他与叶鸿联手打败庚天金开始,他便未将庚天金放于眼,眼下再挫庚天金,他自是更看不起庚天金了。

    “肖猛!!”

    庚天金气怒。

    在他看来,若非受伤,他又怎会败于肖猛之手。

    想及此,他擦拭去嘴角流淌的血迹,便欲再掠而,和肖猛死战。

    只不过,在庚天金欲搏杀而去时,他却是听得了下方那哀嚎以及各种喊语,旋即,他下意识的朝下看去,亦是看得他下意识的面色一变,瞳孔骤然一缩。

    只见得,在那地间,苏府的众人被那些将领、兵士,杀的节节败退,苏婉婷、苏宏峰等,乃至于锦瑜、十七的丫鬟、仆从,都是身负重伤,被杀压的避于一角。

    而在那大水缸处,水缸里的水已渐渐开始潮热,里面的沈君更是被王颜涵如把玩老鼠般,偶尔给她透口气的,再死死按下去。

    折腾她那老命,少了大半条,近乎濒死。

    “不好,沈老夫人有危险。”

    看得此,庚天金望着那面色煞白,已然有些抗持不住的沈君,心头不由惊忧一语后。

    他便欲出手相助。

    唰...

    然而,他正欲动手,那肖猛便是拦在了他的身前,对其冷笑道:“不败金罗,我看你还是想想你自己能不能活,再去考虑别人吧。”

    与此同时,那地间的一名将领,似是察觉到了那四方动静的愈演愈烈,其快速来到那还在戏耍沈君的王颜涵身旁,沉语道:“别玩了,快点把这老太婆弄死。”

    “处理完这些余孽。”

    显然,他是认为只要沈君一死,苏府众人主心骨没有,相救的目标也没有,人心必散,到时再击溃便简单多了。

    一语至此,他看向那王颜涵,道:“把她提起来,让本将一刀了解了她。”

    似知晓此人是叶鸿得力手下李淳固,王颜涵为了拉拢其关系,倒是无半点犹疑,当真将那沈君给提了起来。

    令其脖颈尽皆暴露于李淳固的视野之。

    看得此景,李淳固手染血寒刀举起,面露狠色:“老太婆,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怪你的这些后辈,要不知死活,与我等作对。”

    “所以,你只能死。”

    说着,他便欲对着那沈君的脖颈挥去,得以快速取下沈君的头颅。

    唰...噗嗤...

    然而,这将领的寒刀还未当真挥砍而下,那远方天际陡然有着一道寒光,裹挟着幽煞厉芒,彷如流星一般,袭掠而来,并瞬间洞穿了他的躯体。

    带着那淋漓的鲜血,直直的刺在了李淳固身后平台的木板之。

    铛...

    枪尖入木、木屑四溅,斑驳的鲜血浊染一地。

    “这是...”

    那半空之的叶鸿、肖猛等人,看得那随着玄光渐渐散去,而显露出的,有着诡异铭环绕,周身透着幽寒戾气的银色长枪,面色一变,失声吐语:“铭苍枪!”

    当得他们这话语的落下,这忽然寂静的此地空,陡然有着一道身影,裹挟着滕涛玄光,由远方疾掠而来,停落而下。

    而后,一道着银色长袍,身形看似单薄,却透散着睥睨天下之气的身影,于玄光之,显现而出。

    紧接着,这道身影煌煌金眸,凌冽如刀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后,瞬间便锁定了那手还提着沈君的王颜涵。

    轰!

    浩荡的玄力瞬间暴涌而出,他金眸含煞,杀气直冲斗牛的注视着王颜涵,咬牙切齿道:“毒妇,害我祖母...”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着,他瞬间袭掠至王颜涵的身旁,并一把扣住了她的脖颈,将其高高举起后,他杀机四溢的扫过在场所有人,一字一顿道:“今天,你们一个都休想活着离开...”

    “我要将尔等,尽皆埋葬于此!”</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